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乡土散记(持续更新中)

2016-4-10 00:33| 发布者: 汉上谪仙| 查看: 2352| 评论: 12|原作者: 一花一世界

摘要: 散记序 古之地志,言不及县以下,是以行事多遗,稽考靡据。然则乡村百年而降,必有茶饭之资,其信凿者稍可补正史官志之阙,而轶事传闻、民风俚语,亦可以文属世,存其信而正其谬,不复因讹传讹也。若乃一县之志, ...
散记序
      古之地志,言不及县以下,是以行事多遗,稽考靡据。然则乡村百年而降,必有茶饭之资,其信凿者稍可补正史官志之阙,而轶事传闻、民风俚语,亦可以文属世,存其信而正其谬,不复因讹传讹也。若乃一县之志,夐乎弗可及也;一乡之志,亦非拙陋之敢妄述焉。而山川道里之更易,亭榭池台之兴废,时势制度之变迁,乡贤闾佐之往来,诚非一域之私也。予生长徐北,念周边可志可稽之事夥矣,而书契之载多有不及,是以今之人不得识于百年前者,犹百年后之人亦无从知于今也,顾年代荒邈,弗可得详。予以闲逸之身,不遑继往垂后,亦不忍废乡土文献,倘于其中稍能拾补一二,予心甚为得也。故弗揣愚妄,不囿于镇域区划,值心到兴起,率意存以所次所闻,犹详诸乡村始末、地名变迁,以及山河湖泉名称方位、地产奇异并风俗所由,不载事,不纪人,不歌盛世之德,不存牧民之功,聊备茶资而已矣,是为记。
6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6 09:53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0 14:14 编辑

潘安湖记
      徐东北四十里有潘安湖者,号州府后花园,盖市政三重一大之盛举也。予平生颇留意于乡土事物,而地隔咫尺,直未能乘暇一顾。今乃值春煦景和,从三五知交炊于湖畔,极尽耳目之愉。此间有湿地万顷,绿襦竞荣,俨如天地所设也,而游人络绎于途,犹为景致增色。案旧府县志,地本无此湖,盖前数岁乃权台矿塌陷区所成之也。又九里湖、贾汪小南湖者,亦成之于塌陷区。台岛名流张晓风尝过此,有“一潭碧水,人力做作,挽正人工之失”者云云,信不谬矣。此湖之所由来也。
      然则湖何以名潘安者,人多疑焉。或引碑记曰:晋潘安游赏彭城山水,尝留连于此,湖因名之。予闻而一笑,甚不值也。若夫安仁之践徐土,其事不可知矣,且两晋地理亦渺不可考。而所见之世详于所闻,方十年前,地乃麦田弥望,曾无淋潦之迹,何能买醉安仁耶?又或谓湖东北有小村名潘安者,旧作潘家庵,后以其鄙俚改易今名,而湖之名实由此得之,无涉安仁也。
      予嗟夫近世景胜之后起者,必攀附以名流,始谓之有灵。如此者夥矣,岂独一潘安湖哉?又此去东北四十里有大洞山者,旧名茱萸山,屡见称于旧志,而碑记附以王摩诘九月九日“遥知兄弟登高处”于此间,虽予一人之哂也,幸有万千人之不疑。今区区一潘安湖名,而予艰拆如此,有识者闻之,得无厌予为迂乎?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6 09:54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0 14:14 编辑

檀山记
      徐北四十里有檀山,地当茅村、柳泉二镇之交,南北横亘十余里,望之童然。案檀山之名,详诸《同治府志》《民国县志》,然无事可附。迨今《徐地录》兴焉,谓昔者夫子尝过此山,与弟子习礼檀树下,观宋司马桓魋役夫为石椁,三年而不成,乃愀然曰:“若是其靡也,死不如速圬之愈。”桓魋闻之怒,求夫子不得,乃焚其树。其后土人怀夫子德音,遂以檀山名焉。予不知《徐地录》所云何据,检视典籍,桓魋事具《孔子世家》《曲礼》,谓夫子习礼大树下,桓魋伐之,与此说稍异也,皆未详方位之所在。若《徐地录》者,言多不稽,难为信史,不免附会云尔。然则南去此山十余里,桓魋墓今犹在焉。《水经注》曰:“泗水南迳宋大夫桓魋冢西,山枕泗水,西上尽石,凿而为冢,今人谓之石椁者也。”明周耽有诗曰:“愚哉宋司马,仲尼安可轻?欲害其如何,不知天所生。此山昔葬骨,废穴尚留名。宿土消饭含,飘风散精灵。日中狐兔集,夜半鸱鸮鸣。当其始建时,久远劳经营。荷锸万夫集,石椁三年成。讵知百世下,牧竖来纵横。君看孔林树,千古犹青青。”盖春秋时,彭城为宋之大邑,司马桓魋或居焉。倘以是推之,则桓魋之攻夫子也,必在此间。又史载哀公三年,夫子去曹适宋,自北南来,亦或当取道于兹。至于驻车习礼,非必在此也,而檀山能睹夫子车驾,亦与荣焉。予为土人,生长于山阴,今闻此事,宁信其有也,而不疑其非。呜呼!何桓魋之幸也,遇夫子而名坠千古,流连坡翁亦为之登临题记;何檀山之不幸也,于今湮没无闻,矧予之不为记,又将待谁耶?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7 11:48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0 14:13 编辑

乾隆行宫轶事
      清高宗皇帝乾隆三十年,帝南巡过徐州,驻跸檀山湖畔。是湖也,方十数里,群山四抱,有溪自西北注其中。帝乃携亲卫数人,溯行步其源,得一泉,名之“皇帝泉”。其后乡民成聚,村亦以泉名之。《民国县志》谓之“黄道泉”,今乃讹为“黄泉”也。时帝遇父老数人,遍问山名,父老指曰:“湖东有山曰青龙,西相峙为白虎山。”帝大悦,谓左右曰:“当于此间择一高爽平坦之地,就便一宿为妙也!”于是行宫起焉,湖乃易名行宫湖。自得均旨以来,大小官吏悉心竭力,督饬工匠,未敢少懈。行宫方数百亩,一仿故宫格局,午朝门外有玉石雕栏、龙壁屏风,巍然壮观,三年乃竟其功。或谓行宫既成,帝止驻一宿;又或谓三日也。盖前有梅山,后临龙潭,帝甚恶之,所谓“穷山恶水”“泼妇刁民”之讽,今犹传乡间。又传曰行宫之将成,门前石狮苦不得料,匠人遍访诸山,未果。一日,行至我前亭西山下,此山之石青白分明,亦未有中料者。时有一叟,两鬓苍白,面如赤铜,指一石谓曰:“此料可用!”又步十余武,复指一石曰:“是亦堪用!”匠者质曰:“焉知其足用耶?”叟曰:“鲁班爷为我言也!”言讫不见。众大惊,始知师爷点化,遂焚香鸣炮祭之,然后鑱土取石。数日,石出,长数丈,色青无间,正合为用。传曰起石之时,前亭某户畜一水牛,腾跃嘶鸣不已,或谓曰:“盍不助力运石,以杀其锐?”牛主许之。石既出,牛竟力竭而毙。众叹曰:“莫非生以为此任乎?”此山遂名水牛山。石去后,居户常闻牛鸣,数夜不止,其声凄苦,盖阉割之痛也。乡民传曰:石狮高五米四分,重可数千斤,狮口能容小儿盘卧,两狮相距十一米,雄壮仿佛太和殿前铜狮。当文革之岁,并为张家林人所毁,今无存迹。又曰:石狮之作,吾村前亭南岗之匠人与有力焉。予闻之,不胜有荣焉!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8 10:48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0 14:13 编辑

柳泉行宫名考
      檀山东麓旧有行宫湖,今湮。案《民国县志》舆图,湖在店子村东,张家林牛山南麓,梅山宝林寺迆北,乾隆四十年曾设柳泉行宫于此。州府晨报亦谓曰:行宫在梅花山、檀山、小青龙山、广山之间,地方数百亩,门前石狮一对,取材前亭水牛山中。后值发捻作乱,宫玘,时当咸丰七年也。迨至光绪三十四年津浦铁轨铺成,又隔其址为东西。今存古柏数十株、假山石一处,余无踪迹矣。乡民谓之梅庄行宫是也。自晨报“柳泉境有行宫”之说既出,民多惑焉。
      予谓《同治府志》:“凤凰山有石刻二凤形,山南有泉,流入辛贾山鹅儿湖。下有黄嶰,旧为张氏别业,极水木亭馆之胜。”《民国志》注:“自乾隆四十年进奉为柳泉行宫。”盖柳泉之名,始自此说。而晨报采风者附会我柳泉镇,误之,实茅村镇也。乡人或谓其址近柳泉,故名,亦非是;又或谓彼时地属柳泉,亦非是也。盖行宫实因泉井得名也。
      案铜山旧志,此间名柳泉者凡三:一在镇域二郎山下,柳泉镇所由名也;一在江庄镇龙顾山南麓,湍流澄洁,无间寒暑,土人掬饮,味颇甘冽;一在此间凤凰山下,南注茅村河,即旧志所谓“山南有泉,流入辛贾山鹅儿湖”者也。
      旧志:“荆山口河上承微山湖,出蔺家山坝、张孤山闸下,名茅村河。”即今不老河西段。河水又东径荆山口,又东北径大黄山、大吴、紫庄、塔山、汴塘入于邳境。《道光县志》:“辛贾山在州府东北七十余里,山南有鹅儿湖。”今为不老河所没,《县志》所谓“荆山河所由分也”,即此。今塔山镇北有葛湖村,其地旧有大葛湖,或即《道光县志》之鹅儿湖也。
      辛贾山乃今之贾汪芦山、羊鼻山。《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徐州部汇考》:“在城东五十里,昔有辛、贾二姓居其下,因名,今子孙犹有存者。”《乾隆县志》谓在城东十余里;皆误。孙运锦作“城东北七十里”,此为得之。又据《职方典》:“鹅儿湖在城东五十里辛贾山下,稍北即圣龙山境,有普济桥、庙相桥。”此误同上,鹅儿湖即今之大葛湖也。
      又《民国县志》引嘉靖旧志:“城东北凤凰山南有柳泉桥”,亦此间也,今桥久玘。当知乾隆之世,凤凰山柳泉源流甚盛,乃至东北辛贾山下,是后荆山口河夺其道泄洪,遂成今日之不老河东段。而行宫之名柳泉者,实据此泉,无涉柳泉镇也。数百年而降,凤凰山易名牛山,而泉井枯涸,虽土人亦少知之者,故柳泉之名竟为众人所惑也。予本柳泉镇人,虽心向桑梓,然于故实不敢有所隐也,聊作数语,以俟有识者察焉。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8 10:57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0 14:12 编辑

龙须河源流考
      吾村向有龙须河,即乡志所谓前亭大沟者也。上游今为淮海水泥厂铁道大沟所夺,导源无考。或曰源起柳泉西山南麓,西南流里许,折而东去入于铁道大沟,又南径洋鬼林,是为上游。又或曰源起辛家小花山东北麓,北行里许,折而东南径北大荒村西南,有地曰破沟沿,是为上游,且辛家村亦有龙须沟名焉。今此二渠仍存乡间,而予较以其余沟河,皆导源高山之上,乘山洪之势冲杀而成,彼小花山、柳泉西山者,皆平而矮小,无此势也,纵有小沟,亦不过旁受支流而已。又按其西北地势,公鸡山所出之水皆西注于微山湖,难能东南折而上也。
      若铁道大沟者,起自淮海水泥厂,东北流径前象、辛家,又东流数里,自北大荒迆北入于津浦线,总流十余里,半因天然,半为人力,龙须河上流或当没其中矣。倘必从乡志所谓之“导源象山东麓”,则当自前象山而东入于铁道大沟,是为上游,然今地无沟渠明迹。故上游之说,尚待考焉。
      前亭大沟自破沟沿而下,渠迹明朗。东南流至后亭村迆北,又合水牛山泉河沿之水,东径铁轨、国道,入于龙须河生态园,园乃青山泉张庄人丁刚所置也。沟渠又折而东南,径石山驿村南,水流始盛,又东里许径张庄,又折而东南径前寺庄,又东南径耿庄、二道河沿入于屯头河。河在青山泉境者流长二十余里。
      《道光旧志》:石山驿村南官道上有广济桥,旧桥久废,道光九年知县崔志元重修。今为石桥,上有孔,南北跨龙须河上。又云:广济桥北有永济桥,久玘,亦道光九年崔志元重修。案永济桥当在柳泉镇域,且北去广济桥未远也,疑其地处驿路,南北跨柳泉河上,或当柳泉大沟与旧驿路之交汇,即今佛爷山西南也。
      龙须河地接前亭大沟下游,而前亭上游多干涸,无水可给,惟过石山驿迆南,备受诸泉流入,始成大河。予幼居此间,每按其导源,闻诸父老云:石山之北、广济桥西,旧有泉,方广数米,水踊跃出,其后举国学大寨,浚河时以黄沙湮之。又西里许内,处处皆小泉,井眼今仍可寻,是诸泉流皆在龙须河两岸也。又南里许,龙山北麓亦有泉曰龙泉,四时不竭。旧值干旱,村人辄遣嫠妇童女持炮仗扒龙眼祈雨。又或值霖潦,泉则泛滥淹没。予幼时数过其旁,尝掬饮其水。今则泉流渐弱,无复为害矣。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10 13:15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3 09:07 编辑

微山湖考记
      徐州之湖,大者曰微山湖,余皆莫堪其匹。微山湖一名南四湖,自北而南有南阳、独山、昭阳、微山之名,实则相通为一也。清咸丰间,周回七百里,方二千又五十五平方公里,是其最盛也;其后淤泥停沙搁浅,民国二十四年省府勘察,当洪峰时仅一千五百又三平方公里。今所谓微山湖者,是其南端下级湖也,其北以王楼、大捐为界,湖东有南庄、爱湖、郗山、山头、韩庄、黄山套、厉湾、套里、景山,又自沿湖西大堤而北,经永胜、微西、盐店、翁楼回闭,周长二百六十里,方五百三十一平方公里,最深处可三十米。
      微山湖水盛涨涸浅无恒时,自有史载以来,皆云属徐。最始《元和郡县志》载泗水郡有沛泽,《清史稿》犹云铜山县有微山湖焉。《民国铜山县志》:利国驿在微山湖东,由是而西至三界湾与滕、沛分界于湖中。同治七年铜山知县孙炳墀、沛县知县王荫福勘明以三界湾为界。据图:微山西南湖底有卫河故道,山西北故道南为三界湾,东北为滕,西为沛,南为铜界;湾西南为刘家楼,铜属也,迆北为铜、沛分界。
      迨入国朝以后,五二壬辰年设微山县,始属山东。一或谓水属山东,地属江苏,凡湖水所覆之处,皆为山东之水,退潮所出之地,尽为江苏之壤。我柳泉镇西临之湖,不过其东南一隅而已。案沿湖之村有九,自北而南曰塔山、北村、西村、山西杨、上马、望马、石佛山、后楼、小山子,湖里有小村有六,曰楼山子、梁套、祖套、杨套、王套、黄庄。近村之湖,地属柳泉。
      自微山湖划属山东后,苏鲁之民恒多械斗。《镇志》有八八戊辰年九月北村渔民为微山县火枪所伤之载,又九五乙亥年二月套里、上马渔民亦为微山县武装所袭。庙堂屡颁诏令,省府迭经交涉,《汪县志》曰:志成之日尚未有定论。
      微湖古名大泽、沛泽,微山之名,不详史册。《元和郡县志》:沛驿本秦旧县,泗水郡理此,盖取沛泽为名;《金史•地理志》亦言彭城有沛泽。自元于钦《齐乘》之后始有微山、昭阳诸湖名,皆《金史》以上所谓沛泽,亦即《汉书•高帝纪》所谓之大泽也。于钦为齐人,《齐乘》志鲁境,故取名多因乡土。《旧志》:湖与山东滕县及沛县接境,中有微山,故名,山属滕。东西四十里,南北八十里,与沛县昭阳湖通,为府北境巨浸。又谭其骧谓刘媪所息大泽之陂者,在丰县西,有泡水穿湖过焉;余家谟《县志》谓大泽当为微山湖,今二说并存。
      盖古者先有大泽,其后稍并郗山、吕孟、武家、黄山诸湖,乃成今日之势也。案武家湖在留城南,黄山湖在黄山东,余湖多近微山岛,渐次成于弘治、嘉靖间。《万历兖州府志•山水考》:微山在滕南一百里,其下为微山湖,黄沟水入焉,又东南为郗山,其下为郗山湖,又稍南为吕蒙山,其东南为吕孟湖。当朱衡开凿新渠,郗山、吕孟诸湖尚未相通,且西距去武家湖甚远。隆庆至万历间微山、郗山、吕孟三湖始为一也,统号吕孟湖。万历十九年河道尚书潘季驯开挖李家口河,自夏镇吕公堂迆西,转东南近微山岛,经龙塘至内华闸,以接新开镇口河,共一百里。据此,吕孟诸湖时至留城间尚未有湖。未几《河渠志》辄云李家口河因黄水冲射堤岸,胥圮于水。又留城没入微湖,吕孟、留地积水相汇为一。万历三十二年河决丰县,入昭阳湖,穿李家港口,南出镇口,郗山、吕孟、武家三湖始相通连。又《康熙滕县志》:顺治中废镇口河,专用泇河,微山、郗山、吕孟并昭阳诸湖汇而为一,李家口诸河故迹遂没。时郗吕诸湖北衔昭阳湖,东起韩庄,西至故留城,南抵垞城,东西四十里,南北八十里,即今南四湖水域也。
      当民国之初,景山、乌鸦山迆西仍为湖水所侵。其后水渐退,《县志》:民国二十六至三十四年连旱,湖中无水。鼎革后围湖军垦,涸出膏腴近千顷。《镇志》:六十八军所部尝军垦于湖东,今乌鸦山仍存营房旧址。又微山湖南、运河迆东有八一农场者,亦为军屯所出。
      《镇志》:倭战时,青山泉人韩广大尝落草微山湖中,志乘谓其所部为韩顽。又民国二十八年日军两洗套里岛,石佛山下小新庄即套里人劫后新建者也。予初闻铁道游击队轶事,每思忖难解,谓言湖面宽绰一览无余,如何能容百十人纵横其上,致皇军徒望而兴叹耶?其后过小山子、石佛山、塔山、石楼诸村,及身入芦苇丛中,见水道曲折,港汊繁多有如八阵之图,方悟向之识陋也。盖此河湖草莽间,天下大乱此先乱,天下臻治此犹难治也。旧时乡民谓匪为码子,微山湖中有湖码子,湖东群山迭嶂,有山码子,皆凭湖山之险,呼啸山林打家劫舍。又据《镇志》:更革以后,公安部厅尝曾目我柳泉为治安非正常区,盖亦临湖之故也。
      今沿湖旅游开发区兴焉,有环湖路之规创,自利国镇黄山村迆南至中石楼,接塔山村、山西杨、套里岛东、石佛山西、黄庄村北、小山子北,至柳新万亩方迆北接湖西大堤。其东线自黄山村至黄庄岛,长四十里许,南线自黄庄至湖堤长十里,湖堤至八段可二十里,依山就势,创设景观,迄今未闻动工之迹。乡府又有“一链七珠”之规,曰黄山岛之养生、楼山岛之颐年、套里岛之船趣、八段河之幻城、郑集河之水利、八一桥之农乐、后川湖之汉梦云云,是中三景在我境,皆为当来之世《镇志》所必载也。又有楼山岛风景区会所、大冯微山生态苑、套里渔船诸处土木,或已建或当建或未建,予尚未及详录也。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13 09:20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3 11:00 编辑

十八连城考
      乡土传闻微山湖有十八连城,或当宋、元之交,黄河夺泗过徐,淤沙阻断泗流,连城遂没入湖中,所谓水淹十八连城者,即此。又云北之薛城、南之诧城免于没顶。案十八连城之名,不见史册,惟历代父老口耳相传,或谓乃薛城至垞城间十八砦戍,又或谓彭、薛、丰、沛间十八村邑。予综列所见,得十八城之名,有彭城、留城、垞城、丰城、沛城、西固城、东固城、薛城、临城、韩城、窗城、石户城、城子故城,凡十三数,余阙待补。
      予谓十八连城者,或恐未必尽有其地,而彭城、丰城、沛城、临城、韩城、石户城今犹在也,且去湖甚远,何来淹没之说?又西固城、东固城未详所在。薛城在山东,今为大邑,非予职分所在也。今能详者,惟留城、垞城、城子故城、窗城而已。
      故留城久沦湖底,其遗迹去微山岛西南十二里,即今铜山柳新境;又传曰茅村镇留武湖者,留之南境也。《路史》:尧之子丹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一作镏,刘氏所自出,则留之封国当在有虞之时,传千余岁,为殷所灭。春秋时为宋邑,《左传•襄公元年》:楚子辛救郑,侵宋吕、留,即彭城郡之吕梁、留城也。秦置留县,属泗水郡。《汉书•张良传》:高祖以三万户封良,良不敢受,自愿封留足也,乃封良为留侯。唐时降为留城镇,是后不复置县。刘长卿《归沛县道中晚泊留侯城》诗曰:“访古此城下,子房安在哉?白云去不返,危堞空崔嵬。蔓草日已积,长松日已摧。功臣满青史,祠庙唯蒿莱。百里暮城远,孤舟川上回。进帆东风便,转岸山前来。”转岸山前来之句,山或即今微山岛也。

      当明季时,留城为湖水所湮。韩庄《刘氏族谱》:永乐二年八月十三日子时,尹河涨水,湮没留城。案《明史》永乐之后一百六十年间,留城仍在也。隆庆之后,始不复见书,《河渠志》改云垞城岁淤。盖斯时也,或因水患,或为地震之故,留城没于微湖。史载自黄河夺汴过徐以来,留城屡受水患,若《刘氏族谱》所载,或当为其一也。民间传谓留城或六十年一现,届时依稀可辨城墙街道人动旗摇,盖蜃景幻化也。又传曰留城复见,有好事者荡舟入城内,观街市贸易一如外间,惟人皆古装,不闻言语,乃购一钵汤而出。及归,汤温依旧,其味鲜美,因留作佐料。斯乃格致所谓之留影复现乎?
      留城迆南三十余里有垞城,亦属柳新,传曰地为殷商古崇侯国旧址。《元和郡县志》:在县北二十六里;《太平寰宇记》、《方舆纪要》:在州北三十里,西临泗水。兖州人谓实中城曰垞,盖南北朝时戍守处也。今谓之茶城,为运道所经。明嘉靖末,黄河北徙,城遂为漕、黄交会之冲,后河口东移,垞城乃为内险。《太平寰宇记》:垞城西南有崇侯虎庙,道沦遗爱,不知何因。
      案《路史》及《太平寰宇记》引《括地志》皆谓:彭城北三十里垞城,古崇国,城西南有崇侯虎庙。而《水经注》:垞城有崇侯虎庙,道沦遗爱,不知何因有此远图。是郦氏于庙且疑以为非也。《元和郡县志》或曰古崇侯虎国,亦疑词。《诗•崇墉》注:崇,在今京兆鄠县。以当日舆地揣之,文王所伐之崇,似不能至徐,附记备考。
      垞城东北未十里有城子故城,今属柳泉。地存古城残迹、关王庙故址。大凡地名寓城字者,多为古县镇。今不详其名,亦不知兴废。此间旧有城子湖,方广十余里,今湮。旧乡志谓光绪间黄河决口,城子湖并入微湖,后因淤泥又复隔开。案《同治府志》:象山下有城子湖,今并入微湖。则当光绪以前久入微湖也;又咸丰五年黄河北徙,而光绪间何来决口之说?合《乡志》所载有误也。又案民国十二年江苏省陆军测绘舆图,时城子湖尚存,其西北延入微山湖中,景山在西北,三面环水;梁山在西南,与景山南北相望三里许。今之梁山大沟东段者,在湖之南;城子大沟东段者,在湖之北。倘城子湖仍在,今当半属茅村,半属柳泉。
      城子故城东北十余里有柳泉北村钓鱼台,西入湖中里许,或谓即故窗城所在也。台去凤凰山北一里,东北接楼山岛,旧为山,旁有村落,后俱沦入湖中。初时尚出水十余米,成钓鱼之势。今则沉入水下数米,惟大旱水浅时或可一见。台上多文人书刻,东北有石长米许,上刻“醉卧石”三字,贡紫隐君徐松芳题;西北有“湖山胜景”之刻;复有 “升仙台”三字,全忠题、侣家训书;又偏西北诗刻曰:“隐士居林下,目睹石与泉,知音人未到,终日抱琴眠。”案贡紫隐君、侣家训、全忠之名今皆无考,或明清时文士也。
      高子观有诗曰:“微山湖水满微山,一望教人泪欲潸。连城旧梦醒何处,水自空流山自闲。”予亦口占一首,曰“微山湖畔苇青青,乍踊澜涛没日星。堞雉深沉巢蚌蟹,鳞光潋滟舞河灵。共工有悔襄陵怒,蔓藻何知彼黍零。今我凌波凭往迹,空弦绝响遣谁听”,惜乎意韵平平,屡吟不得安,姑附于此,俟他日更易新篇。

引用 一花一世界 2016-4-18 10:17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2016-4-18 10:18 编辑

石户城考记
      柳泉镇有石户城废墟者,人莫详其所由来。案旁有小村曰石户城,《民国县志》谓作石佛城,或恐皆十户之讹也,今仍乡府之名。石户土城在前郁城山北麓,东西六百米,南北四百米,坐南朝北,依山而筑,南以城山为障,东北有壕,东南有井。而历代旧乘载不及此,何耶?
      予犹忆二十余载前,教科书有楚之蚁鼻钱图,而同学数人哂曰:“此吾家之鬼脸钱也,宁为宝乎?”后十余岁,州府始发掘之,迄今无定论。案城中出土旧物,上起楚蚁鼻钱,下迄汉五铢钱,又有三梭铜箭镞、陶瓦残片不计数也,则此城或兴于战国之末,圮毁于两汉之间。《管子•立政》: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都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近地利,故城廓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而石户城之营建合古制也。民间传谓此或微山湖十八连城之一,恐未必有据。
      吾意石户城者,或为楚之傅阳邑。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谓偪阳古国在山东台儿庄涧头集,东北去此八十余里。自楚顷襄王十一年灭宋后,改偪阳为傅阳,或恐当彼时南迁于此。其后秦设傅阳县,亦在此间。网路有傅阳或在涧头集、石户城、白集三说。白集东去此间二十里,今无城堞明迹;涧头集有偪阳故城方九里,规模倍于石户城。案《峄县志》:偪阳,妘姓国,颛顼之孙祝融氏后裔也,彭祖弟陆终第四子求言封此。《春秋》:襄公十年夏五月甲午,遂灭偪阳。《左传》:晋荀偃、士丐请伐偪阳,而封宋向戍焉。荀罃曰:偪阳城小而固,胜之不武,弗胜为笑。固请,乃合鲁、宋、卫、薛、滕六国共灭之。及向戍不受,城因属宋君。此涧头集之偪阳国也,所陈者多春秋器物而不及其后,吾恐当战国之世已不在此间也。方其时石户城兴焉,何必涧头集、白集更筑他城耶?此予一孔之见,尚不敢自信也。
      又《后汉书•陶谦传》:初平四年曹操击谦,破彭城、傅阳。谦退保郯,操攻之不能克,乃还。过拔取虑、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迹。或谓石户城当隳于斯时。自曹操屠城后,魏晋及刘宋亦有傅阳县治,则地不在此间矣。五县城保者,其余取虑在睢宁西;睢陵即睢宁;夏丘在铜北,疑贾汪之黄丘是也,一说在泗县。竟至无复行迹者,此诚吾民之浩劫也。吾师孙礼强尝作《诉衷情•石户城抒怀》,今附录于后。曰:两千年风月已逝,汉迹还留几,人去城无物空,唯留城墙筑迹。楚汉过,项刘飞,山水易。如今放眼,满目青绿,农家天地。
引用 雪域桃源 2017-1-6 14:54
这种写法很不错,支持
引用 laoyue 2017-9-23 22:06

您好!据我所知,东西固城旧址在铜山柳新的垞城西南不远处,今其名尚存。
引用 laoyue 2017-9-23 22:11

甚爱文言,苦无同道,今得矣!
引用 laoyue 2017-9-23 22:34

拜读大作,臆忖楼主乃吾老乡乎?

查看全部评论(12)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8-16 18:11 , Processed in 0.14141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