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甜蜜蜜

2016-7-26 12:10| 发布者: 白衣卿相| 查看: 2226| 评论: 9|原作者: 司空敏慧

摘要: 甜蜜蜜 /司空敏慧 黔渝之间有梦里者,余幼时游学渝中,时过其地。以其偏僻,墓地傫然,故鲜有室于此者,唯豢蜂人居焉。然其来之于何,或室中尚有何人哉?余皆弗能知之。惟余与诸生每过于兹,则见一老妪携恶 ...
甜蜜蜜   
        /司空敏慧
    黔渝之间有梦里者,余幼时游学渝中,时过其地。以其偏僻,墓地傫然,故鲜有室于此者,唯豢蜂人居焉。然其来之于何,或室中尚有何人哉?余皆弗能知之。惟余与诸生每过于兹,则见一老妪携恶犬坐于门前,其状甚阴,诸生视之,无不掉栗,膝语蛇行,余是以谓其为怪妇也。
  已卯(1999)秋,余与诸生如庠,及过梦里,遥不闻犬吠,近不睹怪妇,乃谓诸生曰:“梦里无怪妇,蜂蜜可得,肥岁在即也。”遂往蜂巢盗蜜,不意为蜂所蛰,遂亡去。至日昳时,掩肿颊而归,之梦里,又见怪妇携犬至。余不敢前,妇曰:“竖子欲得蜜乎?”其声殊异于人,余闻而觳觫,弗敢作答,诸生皆散,唯余张三,李四滞而弗去。妇忽转笑,谓余曰:“今有书一封,竖子为妪读之,即贻汝蜂蜜,何如也?”余遂携二子入户。启观之,盖以古体书就;余弗能解其意,本欲辞行,然难抵蜂蜜之诱,遂转而语二子曰:“余观怪妇之色,此书必为其子之遗家书也,虽弗能解,今且权之,以蜂蜜故,当如是如是......”计定,余乃持书侈言曰:“不肖男某,跪禀萱堂大人金安......”余且诒且视其所应,覘其愈闻而悦之,中心乃稍可安也。既毕,老妪甚喜,欣然取蜜与我,且曰:“他日凡汝适渝地,若有犬子书来,即代吾取之,归而读与我,何如也?”余闻之大喜,遂从之。
  既出,张三、李四询余曰:“他日其子之书何来也?”余哂之,乃答曰:“甚矣,二子之愚也。怪妇既请于我,度其必不识字,以蜂蜜故,翌日持假书于兹可也。”言毕,余左持蜂蜜,右作握麦之状,奔而歌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蜂蜜这样甜蜜!”
   后数载,余以家贫故,无例银之用,然自诡书以来,余之童年可谓甜蜜蜜也。及丙戌春(2006),余辍学将入世,途经梦里,妇携余曰:“竖子将远行,虽无家书,可歌甜蜜蜜与我听否?”余未答焉。
逮甲午春(2014),余行商不畅,资财告急,颓然归乡度岁。又过梦里,唯见一碑矗于蜂户前,上书曰:“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余询于父,始知怪妇名徐氏也,以知青故,至于兹;后以眼疾,未反其邑中。及乙未春(1979),其夫越战殉国,而其子陆肆殉志也,呜呼,哀哉!
  时有讼师过余,谓曰:“君之契母徐氏,遗金三十万,兼遗书一封,君善藏之。”余甚惑,启视之,上书曰:“竖子善纂,今必有所为也。而老妪以子之故,得犬子殁后尚可甜蜜蜜数载也。”余观之泪下,伏地拜曰:“萱堂大人!余为母歌之!母听之!”歌曰:“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噢!在梦里。”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上一篇:《翁与犬》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白衣卿相 2016-7-25 23:35
本帖最后由 白衣卿相 于 2016-7-26 00:20 编辑

黔渝之间有梦里者,余幼时游学渝中,时过其地。以其偏僻,墓地傫然,故鲜有室(营居)于此者,唯豢蜂人居焉。然其来之于何,或室中尚有何人哉(然豢蜂人之所自与亲故者,)?余皆弗(改用不,不与弗有小区别,弗后面跟的动词一般是及物动词,且动词后不带宾语。如<礼记>: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能知之。惟(改为“时,”字)余与诸生每过于兹(每过此即可,于字可省),则见一老妪携恶犬坐于门前,其状甚阴(阴字在句中词义不明),诸生视之(“视之,“可删,与上面见字义重,不必要),无不掉栗,膝语蛇行,余是以谓其为(为字删)怪妇也。
    已卯(1999)秋,余与诸生如庠,及过梦里,遥不闻犬吠,近不睹怪妇,乃谓诸生曰:“梦里无怪妇,蜂蜜可得,肥岁在即也。”遂往蜂巢盗蜜,不意为蜂所蛰,遂亡去。至日昳时,掩肿颊而归,之梦里,又见怪妇携犬至。余不敢前,妇曰:“竖子欲得蜜乎?”其声殊异于人,余闻而觳觫,弗(不)敢作答,诸生皆散,唯余张三,李四滞而弗去。妇忽转笑,谓余曰:“今有书一封,竖子为妪读之,即贻汝蜂蜜,何如也?”余遂携二子入户。启观之,盖以古体书就;余弗(不)能解其意,本欲辞行,然难抵蜂蜜之诱,遂转而语二子曰:“余观怪妇之色,此书必为其子之遗家书也,虽弗能解,今且权之(权是名词,可改为,今且权计虚应之),以蜂蜜故,当如是如是......”计定,余乃持书侈言曰:“不肖男某,跪禀萱堂大人金安......”余且诒且(这是啥?)视其所应,覘其愈闻而悦之,中心乃稍可安也。既毕,老妪甚喜,欣然取蜜与我,且曰:“他日凡汝适渝地(他日但适渝地),若有犬子书来,即代吾(吾字删)取之,归而读与我,何如也?”余闻之大喜,遂从之。
  既出,张三、李四询余曰:“他日其子之书何来也?”余哂之,乃答曰:“甚矣,二子之愚也(!)。怪妇既请于我,度其必不识字,以蜂蜜故,翌日持假书于兹(于兹改为 来 )可也。”言毕,余左持蜂蜜,右作握麦之状,奔而歌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蜂蜜这样甜蜜!”
后数载,余以家贫故,无例银之用(囊空无遗),然自诡书以来,余之童年可谓甜蜜蜜也。及丙戌春(2006),余辍学将入世,途经梦里,妇携余曰:“竖子将远行,虽无家书,可歌甜蜜蜜与我听否?”余未答焉。
逮甲午春(2014),余行商不畅,资财告急,颓然归乡度岁。又过梦里,唯见一碑矗于蜂户前,上书曰:“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余询于父,始知怪妇名徐氏也,以知青故,至于兹;后以眼疾,未反其邑中(中字删)。及乙未春(1979),其夫越战殉国,而其子陆肆殉志也,呜呼,哀哉!
  时有讼师过余,谓曰:“君之契母徐氏,遗金三十万,兼遗书一封,君善藏之。”余甚惑,启视之,上书曰:“竖子善纂,今必有所为也。而老妪以子之故,得犬子殁后尚可甜蜜蜜数载也。”余观之泪下,伏地拜曰:“萱堂大人!余为母歌之!母(且)听之!”歌曰:“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噢!在梦里。”

故事很感人!
引用 学儒 2016-7-26 15:17
拜读了,好文章!
引用 司空敏慧 2016-7-26 19:35
学儒 发表于 2016-7-26 15:17
拜读了,好文章!

小作品拿不上台面,惭愧
引用 学儒 2016-7-26 22:17
文章贵在得道。寓真善美为一体,可谓得道。真者,情真意切,能感人;善者,去邪存诚,能化人;美者,藻耀高翔,能动人。此文感人矣。
引用 司空敏慧 2016-7-27 08:00
白衣卿相 发表于 2016-7-25 23:35
黔渝之间有梦里者,余幼时游学渝中,时过其地。以其偏僻,墓地傫然,故鲜有室(营居)于此者,唯豢蜂人居 ...

谢谢白老师指点,辛苦了!!!!
引用 司空敏慧 2016-7-27 08:01
学儒 发表于 2016-7-26 22:17
文章贵在得道。寓真善美为一体,可谓得道。真者,情真意切,能感人;善者,去邪存诚,能化人;美者,藻耀高 ...

学儒兄言之有理!涨姿势了
引用 长夜微凉 2016-9-23 08:26
敏慧兄,故事很感人,是真的吗?
引用 司空敏慧 2016-11-29 10:26
长夜微凉: 敏慧兄,故事很感人,是真的吗?
书曰竖子善攥,,,,,
引用 laoyue 2017-9-23 22:44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噢!在梦里。”——歌词亦以文言示之,岂不更妙?

查看全部评论(9)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12-12 14:20 , Processed in 0.11066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