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493|回复: 1
收起左侧

[文斗] 南洋风雲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2-2 13:20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59

    主题

    178

    帖子

    6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287
    发表于 2016-1-14 15: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司空敏慧 于 2016-1-14 22:32 编辑

       
               南洋風雲
              /司空敏慧

    第一回:女特首之战

      南丫島榕樹灣,漁家陳氏有女,名嘉,字嘉冕。

      家住榕樹灣九巷。其家之東南,有一大榕樹,高五丈余,遙望之,童童如車蓋。相者雲:「此家必出貴人。」

      陳嘉少時,與島中小兒戲於樹下,曰:「我為特首,當乘此車蓋。」

      堂兄陳百堂奇其言,曰:「此女非常人也!」因見其家貧,常資給之。

      年十五歲,母使遊學,嘗師事哈弗院,與希拉里為友。

    西曆2017年,天朝允香府浦选,一時,全港十八路諸侯,爭相逐鹿,陳嘉務於振民派副掌教職,得派內提名,為候選者其一也。

      是年秋,引本部諸將,拉票於西貢將軍澳,適逢民住派候選人文普引兵至,相拒於鯉魚門。

      但見文普陣中衝出一車,車上端坐一人,陣前叫囂,陳嘉揮袍曰:「何人欲建首功?」

      話音未落,但見帳下女將越障而出,陣前怒斥曰:「某乃振民派副掌教,陳嘉冕帳下幕僚,夏侯恩娜是也!來將何人?」

      對曰:「汝不過競選辦一會計而已,安敢出陣?今且教汝敗得瞑目!某乃民住掌教文普 帳下祭酒軍師白卿相是也!」

      言罷,直取夏侯恩娜。

      不數合,夏侯不敵,敗陣而歸,復有悍將聶榮添出,白卿相大喝一聲:「哪裡來的傻必?且報上名來!」

      嚇得聶榮添倒吸冷氣,曰:「某乃大嶼山聶榮添是也!」戰不數合,大敗而歸。

      文普見機不可失,大吼一聲:「敵已潰不成軍!乘勝追擊!」
      
      陳軍丟盔棄甲,去者半數,陳嘉引隨從數十人,殺出一條血路,望調景嶺去了,因曰:「白相匹夫欺我太甚,可惜吾儿,子晴,子朗遠赴澳洲,但得一人在此,何懼之有?!」
      
      言未畢,白卿相引兵復至,大呼曰:「陳賊哪裡走?」

      陳嘉大驚曰:「今番!吾命休也!」

      是時,有摩托車爬山倒樹而至,大呼曰:「母親大人休驚!孩兒來也!」
      
      畢竟!來者何人,且待下回分解。



      
      
      
      
      


    113304528_副本_副本.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2-2 13:20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59

    主题

    178

    帖子

    6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287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15: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空敏慧 于 2016-1-14 22:38 编辑

             南洋风云

    /司空敏慧

    第二回:女特首之女

      上回言及,陈嘉冕兵败将军澳,至调景岭,文普令白卿相引兵并进,困敌于岭,陈军数欲突围而不得。
      
      越三日,陈军人困马乏,士气不振,文普乃遣将歼敌,及白卿相马到,先斩
    执旗将,陈嘉冕见势欲走。

      夏侯恩娜开路,聂荣添断后,正欲白卿相,挺枪跃马,直取夏侯。战不数合,夏侯不敌而败。

      白卿相单骑直入,左冲右
    突,如入无人之境,陈军大败。
      
      及文普引中军至,笑曰:“陈嘉冕!一介妇孺,无能之辈!今日败于我手,何不弃权退选?”
      
      陈嘉冕席地而坐,叹息不语,夏侯恩娜持手机曰:“我们干嘛不报警?现在是选特首哎!又不是选黑社会老大!”

      聂荣添夺机掷地曰:“傻逼!那样能精彩吗?遵守游戏规则吧!”
      
      由是诸将环坐,曰:“焚我残躯,熊熊烈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我振民.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殉我振民派!”

      文普怒曰:“冥顽不灵!格杀勿论!”
      
      正说间,忽有摩托小将出曰:“贼人休伤我母!陈子晴在此!”话音落处,已然连刺数人,观之,乃陈嘉冕次女,陈子晴是也!众军皆走,陈嘉冕见势,大喜,挥军夹攻。
      
      白卿相以为伏军至,慌对文普曰:“主公且入狗洞躲避!”
      
    文普大怒曰:“选具素非选政纲,不过选人耳!大丈夫愿临阵斗死,焉有弃袍泽而求存乎?!来将骁勇,非一人可敌,汝等当善之!”

      白卿相从其言,引部将郑桓合攻陈子晴,丁字厮杀。

      陈子晴冲突不入,是时,文普部将蘧庐赶至,拼死救得文普,望将军澳去了,余者尽皆奔命,白卿相,郑桓二者夺路而逃。
      
      陈嘉冕于军中呼:“来将莫非我儿陈子晴乎?”

      陈子晴见了陈嘉,滚鞍下马,拜伏道旁:“女儿来迟!母亲大人无恙乎?”
      
      陈嘉引部下相见,问其何由至此。

      晴曰:“孩儿自别母亲,尝师事于美国牛津,不想师质平平,澳洲墨尔本院,屡欲招晴,乃投,日前毕业方归,闻母亲受困于此,故而相驰!”
      
      陈嘉相扶曰:“至天朝允浦选,全港十八区,大至派系掌教。小至诸区议员,纷纷逐鹿,余者皆不足为道,唯民住派文普者,兵精粮足,屡屡败我,今得我儿来归!可无忧也!”

      晴曰:“儿今毕业,奔走四方,择主而事,母亲从政法,非儿之所长也!昔日习艺澳洲,星岛报社掌教亲临,已然归之麾下也!”

      陈嘉叹息曰:“我儿助贼不助我!如之奈何?”

      晴慰曰:“母亲此言差矣!儿所投报社非贼也!报社者揭疮露疾,儿之所愿,今兄长于悉尼院艺成归港,其治国之术,统兵之道,盖儿百倍,母亲何不揽之?”

      众将皆符言。

      陈嘉冕太息曰:“嗟乎!吾故知大儿胸有韬略,然此子风流不羁,行事别具异格,为旁人所不解,恐贻误军机也!今且归!待吾重振声望!”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9-8-20 03:13 , Processed in 0.15768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