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388|回复: 1
收起左侧

[学语法] 文言文何時走向復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1-8 10:1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

    主题

    6

    帖子

    2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2583
    QQ
    发表于 2016-3-27 21: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廢掉文言文,動機很無知

    五四革命家的政治標準:衡量一切東西,都要看它是否屬於民眾。

    看上去令人振奮,這可是民主傾向啊。

    真那麼搞,中國怕是早已變成民主國家了。

    但時至今日,中國民主了嗎?

    中國人的最大特點,就是狡詐,說一套、做另一套。

    哪個貪官在事發之前沒高喊過反腐敗?可實際上,他們這邊高喊,一轉身,就去那邊收黑錢。

    這樣的事例太多。

    中國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民主只是個幌子。頂著民主的高帽,幹的是獨裁勾當。

    無知民眾被忽悠得一愣一愣,被賣了還在幫著數錢。

    好了,“衡量一切的標準,是看它是否屬於民眾”,白話文屬於民眾,提倡;文言文不是,推翻。

    還有更無知的。

    西方比中國強,那就什麼都跟著學。連語言也是。

    俄語、英語都有古代、現代之分,漢語就當然也要有。

    所以文言文成了古漢語,跟古英語、古俄語、古拉丁文一樣屬“死了的語言”。

    照葫蘆畫瓢,這就是我們至今仍崇拜的那些大師們的水準。

    我總說,中國人的民族性格,一直是很矛盾的。

    都認為廢掉文言是正確的,卻又都對大師們的文言素養崇拜得不行。

    為什麼一直對他們很崇拜?

    因為我們覺得已經無法超越他們。

    為什麼無法超越?

    沒人思考這個問題。

    我來告訴你,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祖先的文化精髓之後,就把中國文化的脈絡給掐了。我們再沒有那樣的學習環境和社會氛圍了。所以,超越他們,已無可能。

    他們都已擠上了公共汽車,然後把門一關,讓我們在地上奔跑著去追他們。

    怎能追得上?

    胡適曾說,古學大師漸漸死完了,新起的學者還不曾有什麼大的成績表現出來。

    廢話,氛圍都讓你們鼓搗沒了,我們上哪兒學去?能表現什麼成績?

    讓你在中國人堆裡自學英語,你能去英格蘭跟土生土長的英國佬PK英語?

    照搬西方拼音語言的發展史,拿中國的象形文字去依樣畫瓢。

    這就是國學大師們當年的救亡水準。

    結果,“人活著哩,錢沒了。”

    所以,撇開民族文化精髓的擁有,那些國學大師,其實一錢不值。

    除了那幾個古字,他們還懂什麼?論思維水準,不一定比咱們強。

    .文言文不能被白話文取代

    救亡圖存當然是對的。

    那是個政治概念。政治概念一旦強化泛化,科學概念、歷史概念就會被偷換。

    如今很多人已完全不懂當初文白之爭的實質,以為說文言文仍有價值就是想復古。

    文言文沒落,是不顧歷史事實、硬套外國理論的惡果。

    文言文被廢,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文言文廢得了嗎?

    貌似廢了。其實還頑強地活著,在我們今天的血管裡,依還流有它們的血。雖然濃度在慢慢變淡。

    文言文不能被白話文取代,也不可能取代。

    譬如,你想形容自己創業艱難,我估計你會寫“我們篳路藍縷,艱苦創業”。

    篳路藍縷什麼意思?

    架著柴車,穿著破舊衣服。

    那你就寫錯了,你應該寫“我們架著柴車,穿著破舊衣服,艱苦創業”。對不對?

    還有,那些唐詩宋詞,你是背誦原文、還是背誦翻譯後的白話文?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又錯了,你應該背成“要想看得更遠一些,我們就要再爬一層樓”。對不對?

    古文大家林紓在文白之爭中敗下陣來時說:“古文者,白話之根柢,無古文安有白話?”“吾輩已老,不能正其非;悠悠百年,自有能辨之者。”

    可惜,因為民族的集體偏執,怕是再無“能辨之者”了。

    很多大師惋惜過。

    章太炎說,白話文不能完全捨棄文言。

    周汝昌歎,白話文欠缺表現力。

    我們不是總說香港沒文化嗎?人家卻說,內地文人的整體文字面貌越來越直白,越來越粗俗,越來越痞氣,失去了純粹、古雅、潔淨、樸素。

    的確,尤其在大陸,我們的確沒好好繼承自己的祖先。

    推廣白話文,擴大廣義的文化受眾,提高民族的整體素質,是對的。

    卻因此廢掉了文言文傳統,直接威脅到文化傳承。就危險了。

    世界上惟一延續數千年的中華文明,已經發生斷裂。

    中國人,正在走出古典文明的燦爛,正在遠離輝煌的古典文學所薰陶出來的優美文筆、高雅談吐以及端莊舉止。

    .五四後,新文化運動不再是文化運動

    新文化運動給當時的青年注入了個人主義思想,這很有價值。

    因為這確實是老大帝國一直欠缺的東西,也是導致近代中國積貧積弱的深層動因。

    但五四把它搞變向了,救亡呼聲淹沒了啟蒙呐喊,革命衝動取代了冷靜思索。變得不再是文學風格的轉型,而是一種語言推翻另一種語言的政治暴動。

    林紓、吳宓、梅光迪這些古文大家,一直跟人爭論的,是文言與白話到底哪個更適宜于文學表達。不愧是學究,真是可愛。

    人家直接要革你“命”了,你還傻不拉嘰拽著人家談文學。

    五四之後的新文化運動,已成政治運動。

    幹革命,必須有人。

    而且人要多,跟打群架似的,越多越好,人多勢眾。

    人最多的是哪些?老百姓。

    老百姓們沒讀書,愚昧,容易忽悠。

    怎麼忽悠?喊口號,說我們是為你們幹革命的,我們代表你們的根本利益。

    口號不能用文言文喊,文言文他們聽不懂。

    那就大白話。

    等只懂大白話的人佔據革命隊伍大多數了,懂文言的就只好跟著也說白話了。

    等只懂大白話的人成領導階級了,懂文言的就只有靠邊站了。

    最終,大白話取代了知識精英語言,成了統治語言。

    .五四“啟蒙民眾”的後果是“鳩占雀巢”

    愚昧的民眾是需要啟蒙,但新文化運動的啟蒙方式,一開始就錯了。

    他們丟掉了自己作為知識精英的底線,一味迎合無知大眾。

    所以越往後來,越變味。

    後來連救亡圖存都不是了,都是在為各自的黨派爭利。

    你要啟蒙,就得給他這個民族一以貫之的優良傳統。

    你有知識,你是老師,別忘了。

    他們無知,他們是學生,是你要給他們知識。

    那就不能讓他們反過來支配你,不能讓“外行領導內行”。

    讓一群無知的人什麼都不懂一上來就當家作主,這很可怕。

    後來的文革中,狗屁不通的紅衛兵,把學富五車的專家教授拽出來批鬥,是更鮮明的例證。

    無知民眾沒讀過書,歷經千年壓迫,他們的貧窮不僅僅是物質上的。

    他們仇富,是把富人殺了把錢搶過來自己花;他們仇官,是把官僚殺了自己當官去整別人;他們滿腔仇怨、沒有國家理念,他們不懂建設、只會瞎搞破壞。

    這種人再怎麼苦大仇深,也不能作為一個健康國家的主導力量。

    農民起義隔幾百年搞一次,中國進步了嗎?

    我的兒子,只要不叫他搞學習,他就非常快樂;一叫他去讀書寫字,他就痛苦。

    我應該迎合他?跟他一起去玩?去瘋?瘋到他18歲?

    貪玩是一個孩子的天性,不是他故意。

    但如果讓他就這麼玩下去,就是我失職。

    如果我讓他反過來領著我去玩,那就只能表明:我神經了。

    啟蒙民眾,不能是迎合。

    漢族文化的精英在哪兒,只能在文言文裡。

    文言文,是中國的歷史命脈。

    孔子當年統一中國書面語,是對那些不能相互通融的典籍進行整理。

    注意,是典籍;而非民間哩語。

    這就表明,文言文是一種精英語言。

    任何一個孩子(除非啞巴)長到兩三歲都會說的那種大白話,是我們作為一種生物的交流工具。

    讓它去取代文言文,去負載這個民族的千年文明,不太保險。

    更何況,文言文已曆千年,已經爐火純青。

    而五四之後的新文化運動,為了反對封建敵人,用喝毒藥解渴那樣的著急方式去啟蒙民眾,不顧原則地自廢武功,讓活得跟動物一樣的可憐民眾,去爆發那種原生態的可怕蠻力,帶給這個民族的,就只能是個可悲的結局。

    那不叫“啟蒙”,那叫“打開監獄”。

    五四的“啟蒙”,到後來,就變成了一個滿腹經綸的老師,去教一群頑皮的孩子,卻讓頑皮孩子成了主導,老師居然屁顛屁顛跟著孩子們跑,去一起大白天掏出雞雞屙尿和泥巴,糊牆玩。

    .沒有實例證明“民眾可以被啟蒙”

    必須校正“啟蒙”的準確含義。

    我教我兒子認字,那不叫“啟蒙”,那是教他學用一種工具。

    我教我兒子1+1=2,也不叫“啟蒙”,那是教他掌握一門技能。

    因為“蒙”的意思是“無知”,所以“啟蒙”必須跟思想相聯。

    能寫很多字,並不表明他有深邃的思想。

    掌握再多技能,也可能仍是個愚昧的人。

    就像我們當年讀書,有人字詞句等基礎知識非常扎實,寫出來的作文卻仍無見地。

    曹雪芹筆下的薛璠,富家子弟,絕對讀過私塾,絕對背過四書五經受過精英教育,卻仍只能寫出“女兒愁,洞房鑽出大馬猴”、“女兒樂,一根雞巴往裡戳”這樣的詩。

    這樣的人你怎麼去啟蒙?

    你指望這樣的人能領導我們去開闢怎樣的新天地?

    古今中外,“啟蒙民眾”一直是個忽悠人的口號。

    沒有任何實例可以佐證“民眾是可以被啟蒙的”這一結論。

    只有少數才智卓絕的人可以通過良好教育接近真理,大多數平庸之輩面對優秀的思想總是會顯得冥頑不化。哪怕他讀再多書。

    精英只能是極少數。

    指望4萬萬同胞都變成思想家,是一個災難性的想法。

    知識精英敘事可用文言文,說話時用大白話。

    無知大眾不管幹什麼,都只能是大白話。

    這就是區別。

    廢掉了文言文,就把知識精英和無知大眾裹到一塊兒去了。

    這個民族就開始了有知與無知的大聚會。

    .平庸佔據統治地位,優秀的人就會受傷害

    叔本華說:每一次聚會,一旦變得人多勢眾,平庸就會佔據統治地位,優秀的人就會受傷害。

    因為每個人都擁有了平等的權利,每個人對任何事情都會提出同等要求,儘管他們的才華參差不齊,但都要求別人承認他們對社會作出了同等貢獻。

    這就搞不好。

    人人生而平等,只在道義和法律地位上。

    現實生活中,人有等級。

    在泛民眾化的社會裡,人們只願承認某人在某方面的優勢,不願承認他在精神思想方面的優勢,甚至會抵制這個優勢。

    社會對優秀的人約束更多,要求他們對愚昧、無知、反常的人要有沒完沒了的耐性;而愚昧無知的人,總能無所顧忌地要求別人對他原諒,社會也要求你去原諒他。

    瘋子殺了人,可以不負刑事責任,下次再殺人,還是免罪。

    愚昧的人殺了人,該咋判咋判,人們不太關注。

    科學家只罵了一句你他媽的,就事大了,虧你還是教授,這麼沒修養。

    所以優秀的人都歷經雕琢,他是社會型的;無知的人可以光屁股上街,沒人說他,他是生物型的。

    任何地方,愚昧的人總占多數。所以,“聚會”時優秀的人只能將優秀隱起來。

    因為他們優秀,無意中會對愚昧的人構成傷害。

    愚昧的人會對他們迎頭還以另一種刻意的傷害。

    很多文化,就毀于這種“聚會”。

    因為優秀與愚昧一旦混雜,優秀無法呈現優秀本色,反而強迫自己去迎合愚昧而扭曲自己、萎縮自己。

    白話文運動,就像是一次這樣的“聚會”。

    晚年的陳獨秀和胡適,都認識到了這個嚴重後果。

    在健康、合理的社會,知識份子絕對應該是唯一的文化統治階級。

    但五四之後的中國不是,從那時起,中國的精神已由無知大眾在把持。

    這就是白話文運動帶來的後果。

    白話文運動的勝利,不只是一種語言類型的勝利,更是一個無知大眾階級的勝利。

    無知大眾取得了勝利,知識精英就被趕出了本由他們統治的語言聖殿。

    喪失了文化統治地位,知識份子就不再是個獨立的階級,只能變成附屬,這就是後來某領袖說的“知識份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

    .五四“民主”,因為盲目所以成災

    白話文運動的勝利,還是一種民主思潮的勝利。

    這一點,更是中國的悲哀。

    因為五四高喊的“民主”,屬於想當然。

    跟對待文言文一樣,他們學外國。外國讓“民”作主,他們也讓“民”作主。

    就沒看出來,西方的“民”跟中國的“民”,不是一個概念。

    西方的“民”是公民。公民是跟世襲貴族對立的,跟中產階級一個意思。所以西方的民主,是公民當家作主,是作為知識人的中產階級要求更多的政治權利。

    中國的“民”,是“愚民”。

    中國的政權,從來都對知識份子開放,只要讀了書,不管是舉孝廉還是科舉,通過了,就能躋身統治階級。

    世襲制度在中國,早已淡化,哪怕皇族。

    劉徹搞“推恩令”後,連開國皇帝的子孫,時間久了也跟平民無異,甚至還差些。

    所以,中國的“民”,是跟知識份子對立的,二者是有知與無知的關係。

    不要誤會,“愚民”是個相對概念,不是絕對的。你爺爺是文盲,那他就是愚民;你爹讀了書,哪怕才中個秀才,就不是愚民,是知識份子;你生性愚笨,讀不進書,跟你爺爺一樣是文盲,雖然仍可像寄生蟲一樣仗著你爹吃喝嫖賭,但你仍是愚民;你兒子天資聰慧,讀了書,還中了舉,那就不是愚民。

    中國的體制,跟西方不一樣。

    所以西方的民主,公民當家作主,以知識為後盾,成功了。

    民主必須建立在知識的基礎上,否則比專制還差些,甚至可怕。

    一群愚昧的人在一起,吵吵嚷嚷,互不買帳,能吵出什麼主張來?

    直至今天,這個影響還在。

    不信你環顧左右,都是什麼樣的人在要求民主?

    都是知識階層。

    無知大眾不懂民主,他們要麼盲從你,要麼跟你對著幹。

    白話文運動的勝利,就讓這樣一群愚民有了自由言說的權利。他們人多勢眾,肆無忌憚地發表愚昧見解而不懂得怕天譴,根據自己的低級趣味選擇庸俗的生活方式,並對真正優秀的思想說三道四,甚至對優秀的人殺之而後快。

    所以到今天,中國的文字已經不美。

    同樣是那幾樣元素,排列組合得好,是金剛石;排列組合得不好,是石墨。還是那樣的一點一橫一撇一捺,但喪失了祖先培育的千年神韻,不美了。

    沒有純正精神的文字,如何美得起來?

    白話文運動的勝利,充分彰顯了“相信群眾”的忽悠張力。

    這確實是幾千年來中國的最大忽悠。

    我們一直同情“群眾”。每個開國皇帝,都靠忽悠“群眾”把自己抬上龍椅,然後一眨眼就把“群眾”忘了,跟前朝皇帝一樣掐他們。再來個猛男造反,同樣,先忽悠“群眾”跟別人動刀子,然後他再對“群眾”動刀子。

    所以張養浩感歎: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但跟“愛情不能建立在同情基礎上”一樣,同情歸同情,說正事,咱得論理。

    真能“相信群眾”嗎?

    理論上,“相信群眾”沒錯。

    只是,我們需要分析:相信什麼樣的“群眾”?

    .湖北高考“最牛作文”表明文言文確已死亡

    現在回說那篇獲得滿分的湖北高考“最牛作文”。

    我“堵得慌”,是因為它居然把一大幫語文閱卷老師忽悠得一愣一愣,給了滿分。

    單議那篇作文,我的感覺就4個字:很不規範。

    網上有古詩詞專家的具體點評,我不重複。你可去百度一下,有人說它該打零分。

    我一直沒批評、詆毀、挖苦那個考生。他還是個孩子。

    我很贊許他的勇氣,欣賞他對文言文和古詩詞的偏愛。

    我的感歎是另一層面,中國當今的語文教師,水準的低劣已是怎樣的驚人。

    上周去K歌,我鸚鵡學舌了一個京劇選段。

    不知是假意恭維還是真心贊許,滿堂喝彩。

    但我並不飄飄然,因為我知道,我那唱的根本就不能稱之為京劇。

    我那只是娛樂,跟真正的京劇藝術,毫無關係。

    如果哪個戲曲藝術家聽我那樣哼就給我滿分,破格錄我去中央戲劇學院,我要麼懷疑他有毛病,要麼就感歎這門藝術真的已快絕種了。

    高考“最牛作文”,表明的就是這個問題。

    文言文是真的已快絕種了。

    不要以為還有考生那樣寫作文就表明它還有希望。

    喪失了醇厚的文化土壤,單個的字詞句,只能長出怪異的變種。

    很不規範。

    不知明年高考還有沒有考生再寫那樣的文言或古詩詞作文。

    如果有,就是個騙子。

    跟改革開放之初一樣,只要留個大背頭、穿個花襯衫、憋個廣東話就能冒充港商到處騙錢。

    跟外國的小混混一樣,只要金髮碧眼,就能冒充跨國公司總裁,來中國住幾天星級酒店,拿結婚帶出國為誘餌,中國姑娘就爭相去投懷送抱。

    跟文懷沙一樣,本是個江湖騙子,編個假年齡、留把白鬍子,就能一直被人尊為國學大師。

    這都表明,文言文雖仍永遠活在我們心中,但它已經死去。

    當年它不該被廢,但它被廢了。

    等文言文徹底沒人再懂,或徹底變成四不像時,文化意義的漢族,就正式消亡。

    而這一切,都從五四就已開始。

    這是一篇傷逝文字。

    我很遺憾而且痛心,我對文言文的深情緬懷,只能用白話文來寫。

    跟我身邊人一樣,我對文言文也已不是很懂,古書看得相當吃力。我知道那是流芳千古的燦爛文化,但我讀得興味索然,瞌睡直掉。

    上周,我去買《資治通鑒》。繁字版的碼在書櫃的最上格,我仰頭望它,像是瞻仰我故去的祖先的遺容,直到脖子發酸。

    躑躅良久,權衡再三,我買了一套白話版的。

    我只能買白話版的。

    不由感歎,祖先們原汁原味的精妙文字,我已不配能去擁有。

    我想說我永遠是他們的後人,但我知道,這已越來越是個生物概念了。

    我們與祖先,漸行漸遠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润笔 +999 收起 理由
    白衣卿相 + 1 + 999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 茶韻飃香 和美女通宵读鲁迅,花费 5 润笔. 幸运榜 / 衰神榜
    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6-6 11:30
  • 签到天数: 50 天

    [LV.5]常住雅士I

    28

    主题

    359

    帖子

    6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579

    文群长老

    QQ
    发表于 2016-3-29 10: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好文,值得大家细细品味欣赏!很多说法都很认同!共勉
    或居人间洶洶之所,或处四野茫茫之丘,使平湖为镜清辉不减,物我为一,不为动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6-21 08:49 , Processed in 0.177841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