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5267|回复: 9
收起左侧

[文斗] 2016年5月作业题目:刘贺被废后成为海昏侯的时光(情景再造)【结果已出炉】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6-20 09:12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44

    主题

    181

    帖子

    7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841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8 14: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匪圣 于 2016-6-18 07:23 编辑

    投票地址:http://www.newwenyan.com/thread-669-1-1.html

    题目:刘贺被废后成为海昏侯的时光(情景再造)
    要求:请根据刘贺的生平材料,通过想象以文言文再构造他被废位回封地后的情节,情节可在合理的情况下随意构造,字数要求最少300字。
    奖励:所有参与本期群作业活动的朋友,均可获得“新文言”论坛电子名片一张(须向文普提供联系方式)。第一名奖励高档高尔夫T恤一件。
    时限:请在5月31日晚24点前提交结果。
    本期组织者:匪圣QQ597429895,邮箱597429895@qq.com

    作业提交办法:作业需私发本期组织者,或者在本帖以回帖的方式提交作业。


    海昏侯生平事迹参见下面网页:
    http://www.guoxuedashi.com/a/54h/145316z.html
    http://newsmth.net/nForum/#!article/GuoJiXue/165625
    http://news.ifeng.com/a/20160330/48261322_0.shtml


    作业活动规则:
    1 活动参与者须在限定时间内将作品以私密方式(如QQ小窗)提交给当期组织者。组织者将作业糊名后,放在论坛的当期作业帖子下。
    2.作业收集完成后,网友在作业贴内对所有提交的作品进行不记名投票,选出自己认为最好的1篇。投票的同时建议附上对该文章的评论。注:但严禁作者拉票行为。
    3.  每月月初,上月作业活动组织者选取3位未写作业的主群成员,成立“月作业临时评委会”,对上月作业进行评价。评委分别选出自己认为最佳的作品。
    4. 投票和评委会评价周期为1星期。
    5. 评委的一个最佳推荐,相当于1/5的论坛所有作品获得投票总量。即作业若被n个评委认定最佳作品时:
    作品所得票数 = 该作品在论坛获投票数+(所有作品获得投票总数/5)*n
    6.每月的第二周公布上月作业的评价情况,并为优秀作业颁奖。
    7. 当作业量超过10篇时,可根据当前规则适当扩大获奖面。
    8. 完成评价后,组织者在论坛和群内公布所有作品的作者信息和评分情况,但须对评分人信息保密。
    9. 优秀作业将获得活动奖品。活动组织者在奖品颁发后,须在群内张贴证据说明(奖品照片、购物记录,快递存根等)。
    10. 所有作业提交者在评分结果出来之前不得透露作业内容。

    2016年5月新文言作业评价结果

    总体评价
      
    编号
      
    作者
    论坛票数
    文言文吧票数
    国学吧票数
    微信票数
    评委推荐票数
    总票数
    1
    一花一世界
    3
    4
    0
    3
    2
    10+28.4*2=76.8
    2
    瞎话灿烂(论坛)
    0
    0
    0
    1
    1
    3
    酉屠
    0
    0
    0
    0
    0
    4
    文玄君(临渊)
    1
    0
    0
    1
    2
    5
    无忌
    2
    0
    0
    1
    3+14.2=17.2
    6
    六月雪
    1
    0
    0
    3
    4
    7
    司空敏慧
    1
    0
    0
    0
    1
    8
    蒲衣子
    0
    0
    0
    1
    1
    9
    青衣女
    1
    0
    0
    1
    2
    10
    叶子
    1
    2
    1
    3
    7
    11
    白衣卿相
    4
    1
    1
    41
    2
    47+28.4*2=103.8
    12
    萧萧水音
    2
    1
    0
    56
    1
    59+28.4=87.4
    13
    石修
    0
    0
    0
    0
    0
    14
    文普
    1
    1
    0
    2
    4
    15
    文普
    0
    1
    0
    0
    1

    网络投票总数:142



    作品编号1海昏侯别传
    作者:一花一世界
      昌邑王贺逊位就国,好为淫乐长夜之饮,沈湎不治,醉中往往谩骂大将军光。时郎中令龚遂髡为城旦,敝衣间步之邸,谏曰:“昌邑群臣坐亡辅导之谊,陷王于不道,为大将军所诛,死者二百余人,唯臣与中尉王阳以数谏争得减死。今臣不敢隐忠,愿进危亡之戒,惟大王察焉!”贺泣曰:“贺愚戆不任汉事,自毁废后,诸客皆去。先生不以贺为不肖,必有幸教于贺也。”遂言曰:“大王自度雄略孰于先帝?”贺曰:“贺也焉敢望先帝?”遂曰:“大王自度亲信孰于左将军桀?”贺曰:“亦不若也。”遂曰:“大将军任事,非先帝雄才难驭也。昔上官见信亲密于大将军,少失其意,父子伏诛。大王才略不及先帝,亲信未若上官,今以废放之身,不思悔过,而昼夜使酒谩骂大臣,此取祸之道也。愿王勿行倒逆,内自揆度,谨自爱也。”贺谢曰:“微先生,贺几死矣!”乃绝宾客,罢长夜之饮,日诵《诗》三百五篇,口不言政事。大将军闻之,遂不复虑也。
      后六岁,大将军卒。贺两手加额曰:“可以无忧矣!”遂曰:“不然。以淮南厉王于孝文帝之亲近,犹且见忌。大王无淮南之亲,今上犹存孝文之忌。大王欲求自全,当刻意自毁,行污于庶人,终王之身,绝交宾客,或可避嫌也。”贺曰:“善。贺知所为矣。”于是复起长夜之饮,嬖於妇人。奴婢在中者百八十三人,闭大门,开小门,廉吏一人为领钱物市买,它不得出入。
       宣帝疑之,遣山阳太守张敞觇其所居。敞入昌邑王邸,时贺年二十六七,为人青黑色,小目,鼻末锐卑,少须眉,身体长大,疾痿,行步不便。衣短衣大绔,冠惠文冠,佩玉环,簪笔持牍趋谒。敞与坐语中庭,遍阅贺妻子奴婢。敞欲动观其意,即以恶鸟感之,曰:“昌邑多枭。”贺应曰:“然。前贺西至长安,殊无枭。复来,东至济阳,乃复闻枭声。”敞阅至子女持辔,贺跪曰:“持辔母,严长孙女也。”故执金吾严延年字长孙,女罗紨,前为昌邑王妻。贺妻十六人,子二十二人,其十一人男,十一人女,贺奏名籍及奴婢财物簿。敞前书言:“昌邑哀王歌舞者张修等十人,无子,又非姬,但良人,无官名,王薨当罢归。太傅豹等擅留,以为哀王园中人,所不当得为,请罢归。”贺闻之曰:“中人守园,疾者当勿治,相杀伤者当勿法,欲令亟死,太守奈何而欲罢之?”畅归,奏言:“昌邑王衣服言语跪起,清狂不惠。且天资喜由乱亡,终不见仁义,诚不足忌也。”于是上意稍怠。
       其明年春,或上书发龚遂谏昌邑王阴事。上怒曰:“吾固知昌邑之智不及此!”于是征遂为渤海太守,且诏昌邑王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就国豫章。
    居数岁,上复使豫章太守卒史孙万世阴于贺交通。万世尝从容问曰:“前见废时,何不坚守毋出宫,斩大将军,而听人夺玺绶乎?”贺曰:“然!失之。”万世又以贺且王豫章,不久为列侯。贺曰:“且然,非所宜言。”万世具奏有司请逮捕。上曰:“削户三千。”贺知为万世所卖,叹曰:“恨不从龚少卿之言!”于是愤懑而薨。贺死,子充国嗣;充国死,弟奉亲嗣;奉亲复死,国除。元帝即位,复封贺子代宗为海昏侯。
       论曰:废放之人,存难亡易,海昏侯处嫌疑之地,以清狂不惠自全,而思防不足以自卫,卒见削户。若夫招祸取咎,无不自己也,宜深察焉。


    评价收集:
    :文章畅达,字句镕炼。然情节多出原典,自创盖少,结篇申论,有似蛇足。
    :行文流畅,文笔老辣,结构严谨,有史家之风。
    :有些句子属于直接搬古文,例如“好为淫乐长夜之饮,沈湎不治”,有的属于现代用法,例如“醉中往往谩骂大将军光”。
    :字句中正平实。事迹尽在情理之中。不足:1.字句繁冗,或有可削删之处。2.墨守陈规,缺乏异想深构之笔。3.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4.霍光是历史名人,固然广为人知,但作为独立文章,初次出现时理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2:海昏墓吟
    作者:瞎话灿烂(论坛)
      豫章旧郡,洪都新府,龙兴见故,南昌始封。西汉之废帝,城都出品;海昏之就侯,群墓遗迹。兵车化俑,随阎罗而号令;舞伎伴偶,奏冥乐以笙箫。钟罄鸣音,夙脱胎以漆器;锣鼓喧天,辇堪舆以椁棺。
    昭陵之遗德,案牍劳役;宣询之雅量,简竹累学。棹舟浮水,至赣江而慨口;御驾巡疆,临鄱阳以招摇。瓦磬覆矢,龚逐阿谀之谗;西阶蝇营,病已南柯一梦。
      礼崩乐坏,帝日二十又一;钟鸣鼎盛,邑食四千有数。普天之女,莫非王嫔;率土之滨,莫非家犬。淫靡之乱,罄竹难尽;民膏东流,书恶无穷。迷惑荒诞,失帝王之朝仪;负嘉系狱,乱大汉之法度。
    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诸桐宫;废帝罪过千余,霍光逐之昌邑。废少立献,董卓之弄权;挟上令下,曹操之野望。故国不堪回首,李煜之月明;涯山望断忠贞,赵昺之贤臣。
      嗟乎!南阳鞠躬,感武侯之尽瘁;悲哉!西蜀安乐,哀白帝之遗衷。
    评价收集:
    :隔句缀乎妙处,则延声景而摅神思。倘通篇隔句,则害文意,而有气短之累。篇末博引而无当,或恐炫才所致。
    :文字生硬,全文拼凑牵强,可以看出作者文言阅读量有限,且没有“情景再造”
    :码字多不明其意所托。
    :文辞看似华丽多彩,实则废话连篇,言之无物。历史、地理、人物,随意调配,扯东拉西,不着边际,全然不见主人公废之后之行迹。






    作品编号3:刘贺的下半生
    作者:酉屠
      元平元年,六月,帝东狩,晦,幸新郑,致祭于黄帝轩辕氏之陵,感鼎湖之遇,决意修玄。谕大将军光,愿归潜邸以神器让之。
      七月,禅位,号昌邑王。阳武侯践帝位。
      王既归,令廉吏采买良家子充斥掖庭,得九九之数,又延养气祷祝之士,以为师友,至是于房中日夜操演。
      比及三年,术稍成。方士谏曰:椒房性燥,久之如火上烹油,过犹不及。王弗听。夜卧,忽觉室内生光,疑是仙人乘鹤来,谓王曰:刚柔相济,往蹇来贞。以麈尾拂王项。王惊觉,问左右,皆云不见。方士闻之,言:刚柔者,宜服散,滋养则和,和则中正。往蹇者,利南面。王迺有南去炼丹意。
      地节二年春,王请移江南,上许之,而终不成。王怒,遣宫人谢光曰:毋拂上意。三月,大司马大将军光薨。
      王依方士炼丹,赤质流光,与玉精同服,身体转轻,渐断谷,然终不脱俗。凡五年,忽忆仙人语,遂南下。
      元康三年,王之豫章,止。王尝游湖中,彭蠡有龙,时见之。
    上目王神仙,欲从之,拒之数四。
    五年,上改元神爵。
      三年,上欲诣王,王叹曰:去矣!不以有终,非人力可浼。倏忽不知所在,如蝉蜕也。上大懊悔,殡其衣冠,礼极致隆。
    评价收集:
    :颇得左氏笔法,遣词稍显浅白,亦不称瑕,良可寄望乎来日也。
    :文字古奥简练,然情节略显简单,有交代不清之处。
    : “刚柔者,宜服散,滋养则和,和则中正。往蹇者,利南面。”这段解释“刚柔相济,往蹇来贞”不通,有故弄玄虚之嫌。作者对道术和文言不是了解差不多。
    :字句简洁精雅,史笔传神。想象玄奇,构思特别,亦能合乎古人常理,深味废帝之心境。不足:1.修玄,似生造词,意义不明确。2.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3.霍光是历史名人,固然广为人知,但作为独立文章,文中初次出现时理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4:海昏侯遗录
    作者:瞎话灿烂(论坛)
      昌邑故土,豫章新国。及帝贺废,方始迁焉。昔帝贺,父髆武帝子也,及昭帝崩,无子。群臣议立,光不安,时人上书考周之旧典,曰太王废太伯立季,文王舍伯邑考立发,唯帝宜者是也。光即以丞相诸人,承皇太后诏,迎昌邑王贺也。及帝贺淫乱,而光等奉皇太后诏以废,迎宣帝奉宗庙也。
      豫章之内,贺立身殿前,念未尊大统时,昌邑车马宴客不绝于庭,及昭帝崩,大将军迎立,征典丧,阿谀之徒百里可闻其声,然吾未素食,无悲哀,车载女子,游猎未绝,及立太子,更私买鸡豚以食,及受玺,与从官二百人嬉戏宫廷,至废矣。
      贺忆前事,悔不该从龚遂之言矣,然事至于斯,已然休矣。贺思及生来,方省悟也,平生承王业,寡德而少仁,至大位,而淫乱宫廷,弄彘斗虎,呜呼,废帝者非大将军实孤也。
      犹记地节四年九月,太守敞至,谓孤昌邑多枭,孤何不知其志也。孤示以清狂不敏,乃安帝心。未知,故扬州太守卒史孙与孤交通知于外人耳,帝乃削户三千。
      孤心斯矣,念及前生后惠敏,岂知是祸福也哉。神爵三年,海昏侯贺故,朝廷去爵,及初元三年,方始复焉。
    评价收集:
    :文尚灰璞,无有特奇精奥之处。
    :全文拼凑生硬。“车马络绎不绝于庭”庭当为“门”,“悔不该”等处有泛白。“孤心斯矣”不明所指。
    :开头就是无意义的码字“昌邑故土,豫章新国。”之后详述废立过程,对于文章主旨被废以后的生活,属于多余的前戏。另外有今文的用法,如“悔不该从龚遂之言矣”,这里“不该”多余,“矣”错误。多处行文不通顺。
    :文从字顺。不足:1.句读多有未确断之处。2.多见于史籍陈言,缺少自我发挥。3.霍光是历史名人,固然广为人知,但作为独立文章,第一次出现时理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5:列仙传卷三.海昏侯
    作者:无忌
      海昏侯者,故昌邑王贺也,少聪颖,好神仙之说。元平间,大将军霍光擅权用事,太后诏归王昌邑,赐汤沐邑二千户。王受命,与太后别,垂涕出未央宫,百姓聚而观之,故老或歔欷流涕,祝王曰:“愿后身不复生帝王家!”
    王既入故宫,乃学辟谷,导引轻身。未数岁,须眉渐脱,颜色青黑,鼻末锐卑,身体疾痿,行步不便。宣帝遣山阳太守张敞往慰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如此乎!”王不得已,强听而食。
      忽一日,芝草生殿前,王大惊,敕左右隐而不宣,乃上昌邑王玺绶,亟请填居江淮间。有诏不许,王心内不安,为之辍食,毁瘠骨立。上不忍,乃听其所择焉。王曰:“愿居鄱阳彭蠡之滨,从赤松子游。”于是诏昌邑王为海昏侯,增邑四千户,就国豫章,并赐几杖,许不朝请。上每岁手札赏赐,仍称昌邑王。
       时,上方有事于西域,王请捐户三千以助军资。上嘉许之,赐金千斤。既而神雀五色翔集于庭。是夜,王梦一白衣人,项有日光,飞行殿庭。复见一木,高二三十丈。白衣谓曰:“此蛮荒之树焉,名曰如何。三百岁作花,九百岁作实。实有核,形如瓜子,味如饴,金刀剖之则酸,芦刀剖之则辛。食之者地仙,不畏水火,不畏兵刃。”乃与之一枚。王既寤,俨然在握,乃择吉日服食之,是日仙去。既殡,尸不臭,而香闻十余里。上哀悼之,又疑其非常人,乃发冢开视,棺空无尸,惟一金瓜籽存焉。民为祠祀之,四时不绝。
    评价收集:
    :裁选有慧,假灵思于鬼神;谋篇不群,赚青眼于风闻。
    :文字流畅自如,故事详实,虽为杜撰,令人信服。然有虎头蛇尾之嫌。
    :【故老或歔欷流涕,祝王曰:“愿后身不复生帝王家!”】这种祝愿很特别,应该自己祝。“王既入故宫”、“敕左右隐而不宣”,宫、敕貌似都是僭越找死的用法。通篇文字尚可。
    :字句典雅精当,隽永无穷。想象奇异,构思精巧,亦能合乎神话史传,自成一体,自圆其说。




    作品编号6:谁悲失路之人
    作者:六月雪
      神爵二年中秋,日暮天垂,海昏候贺独坐牖前,举樽览月,婵娟如练,倾宇而下,醺然视之,似有美人逡巡,贺熟视之,恍然而失。黯然销魂者,其别以已?岂非思耶?
    “红衣,卿安否?”其望中天,喃喃而言,涕下涟涟,不能自已。忆曩昔,念红衣,践其血而履至尊也,何其痛哉?
      复举樽对月而叹曰:“今形只影单,忍辱而生,非学蝼蚁之苟且。昔者,卿亡我生,吾若刎颈,诚负卿全我之心。然今时,贺病日笃,恐不久于人世,适此佳节,盼与卿共醉也。红衣,吾将至矣,卿不孤矣!”
       语罢,一樽而尽,复击剑而歌,曰:
      君不见,杯空樽竭无圣贤,志消愁散入眠浓。
    一往莫弃盗泉水,一去莫厌祸事盅。
    荷担非有功名物,独与囊橐负匏觵。
    此身不念消复长,半醒半醉是平生。
      歌已,心肠百转,忆及前人,念如已者,唯少卿尔。遂策马扬鞭,之花城湖。屹立李陵碑前,见其碑倾斜,似有感怀,乃喟然长叹曰:“呜呼,君之与我,俱失路之人,生未同时,死后或可共饮,诚能如是,当浮一大白也!”
    神爵三年,病愈笃,延医,医者曰:“公之病,乃情郁不畅,心绪不宁所致,非药石可解也。”居无何,薨。
      海昏候既薨,后数月,门庭尘积,风沙影乱,拂书落笺,上书数语,曰:
    少卿乃失路之人,破家亡亲,声颓身丧。人知其降而不知其所以降,但甚诟其行而不究其始末,但欹其碑而示其节亏。吾在位二十有七日,光陈吾之罪千余条,废余帝位。后赐余以汤沐邑,此宦官女流之封,辱之甚矣!度后世之人,必亦以史之书为据,深是其言,则吾之辜,尽伐其竹,难以遍书。既已矣,吾与少卿一也。
    评价收集:
    红粉佳人,智勇犹耽也,传主亦且寄意乎?文内专情以忘命,非史所谓风流骋欲者也,于是油然生趣。
    文章有古风味道,文字清新,从刘贺而至李陵,作者何钟少卿如是之重耶?呵呵。
    “黯然销魂者,其别以已?岂非思耶? ”不知如何解。“杯空樽竭无圣贤,志消愁散入眠浓。一往莫弃盗泉水,一去莫厌祸事盅。 荷担非有功名物,独与囊橐负匏觵。  此身不念消复长,半醒半醉是平生。”汉时没这体裁的诗吧?“屹立李陵碑前”,跑太远了。“后赐余以汤沐邑,此宦官女流之封,辱之甚矣!”这段言不符实。
    字句中正平实。题好一半文,标题非常给力。构思奇特,富于异想,怀人以自比,遗墨而自哀,发挥合理、合情、合身。不足:1.句读或有未确断之处。2.个别地方行文逻辑尚可斟酌。3.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4.霍光是历史名人,固然广为人知,但作为独立文章,初次出现时理当全名交代。5.诗词引入不当,意义与主题很不相干,有煞风景。6.海昏候,当为海昏侯。




    作品编号7:刘贺答专家书
    作者:司空敏慧
    专家足下:
      博览群书,通古达今,畅晓诸事。既掘我墓,必剖我腹,既剖我腹,当明我志也。世之成王败寇,亘古有之。余之脾性,生而不羁,不尊繁文之缛节,不分上下之尊卑。是固不为贵族所器,不得史笔之奉承,推至万世而后,则必负垢名,高端黑也!然鄙谚曰:“宁为卑微之尘土,不作扭曲之蛆虫。”伏望专家明鉴。
    元平元年,余值弱冠,即登极位,福临之期何其骤然。既掌极权,惟感人生苦短,遂携王吉、龚遂二人,急施变法。然不得天时地利,旬内即止。吉曰:“我王之志天地可鉴,今既失势,不若去也!”余从其言,遂诏曰:“乾坤甚广,欲往观之!”
    自从初废,朝野不容,会宣帝临位,赐爵于我。即临豫章,心犹憋闷,宅而不出,倏忽间载余也。时逢烽烟四起,有项氏一族,聚寇为乱。余遂提兵清绞,困敌于井冈山,敌遣将来迎,蹙而观之,其貌甚佳,乃女将项霓裳,昔楚项、虞之后也。余屡战不胜。遂从军师言,弃甲披巾,暗藏古龙水,作玉面风流状,夜探敌营。及至敌营,会女将把盏弄弦,余闻其音,情不能禁,即作歌相附……此处省略一万字。
      余既凯旋,又闻翁孙新败,蘧归属地,举国兴师,更练精兵。奈霍光多疑,以为反谋,既遣绣衣赐酒,曰:“君候建功,特刺御酒。”余遂不疑,其酒入腹,体无完肤,恶臭难忍,余者皆远之。无何,则又调精兵来伐。嗟乎!报国之心,不蒙明察,遂引亲兵突围。时至乌江之汾,随从尽散,唯霓裳仍从,会渡船将倚,遂急招之。船家曰:“君以为霸王乎?今有西域香瓜一枚,食之则体臭尽消……”言未毕浪栧急去。
    转而霍光引兵亲至……
          
    一条蟒龙鞭,一匹乌騅马,一驱天子剑。
    凄凄泪双下,能舍去三千子弟,唯有一人最牵挂。
    吓得乾坤倒转,卷起长河尘沙。
    碧血长天谁知怕?怕只怕红颜冷月眉锁萧杀。
    一把三弦琴,一缕青丝发,一轮月当空,切切照白纱。
    能舍去红尘繁华,唯独丟不了君候一句情话。
    唱得云歇雁落,舞得铁树开花。
    红香做泥谁说怕?怕只怕残阳西下奈何独跨。
    一切青史都做假,唯有与你天上人间算佳话。
    评价收集:
    述物浅通,更备散曲,翩翩然小说家!然本固书信,当合式范,又捐而异爨,以致文体驳杂。虽有杰思,不可药也。
    整体文章风格杂乱,从书信到古风,有些文字用法错误,如“特刺御酒”当为“赐” “乌江之汾”当为“濆”,且颇显白,最后古风曲很有趣。
    “博览群书,通古达今,畅晓诸事。”这几句太突然。“既掘我墓,必剖我腹,既剖我腹,……”只剩骨头都朽了,怎么剖腹?通篇文字尚可,想象不错,唯末尾一节长短句,似乎不适合汉代。
    字句精准流利,读之畅快自如。构思奇异,别出心裁,古今相契,非常应景。不足:虎头蛇尾,有始无终,开篇先声夺人,而后不明所以。文末之古风体嵌入不当,于前文典雅庄重之风很不相称,大煞风景。


    作品编号8:海昏祭月
    作者:蒲衣子
      [驾引内官提灯上][仙吕][点绛唇]身在江南,脚跟无线,如蓬转。望眼连天,日近长安远。[云]孤海昏侯是也,自逊位后谪处豫章,藜藿粗茶,以泪洗面。恨霍光那厮擅权用事,数孤大罪三千,教我受苦一世。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今幸有晋人匪圣一片菩萨心肠,为孤正名。再造之恩,无以为谢。孤惟拜月亭下焚香一柱,遥祝匪君身体康健,才冠京华,聊致感激之情也呵。
      [驾唱][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白]孤非贪恋尊贵之人,争奈乱贼称伊尹,奸臣是霍光,可怜聪明主,不得莅朝堂。[潇湘怨]离我昌邑故国,卜居彭蠡之泽。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白]好生伤感人也么呵!
      [内官报科,云]回王爷,拜月亭到也![驾焚香拜月状][湘中竹]一支清香炉内焚,跪在尘埃告神灵,海昏原非清狂者,自怜身世太飘零。遭不幸国事多艰难,梦醉歌舞心不宁。幸蒙匪君明大义,沉冤昭雪似再生。近日里,常见喜鹊枝头叫,猫儿洗面舞娉婷。莫不是,为了临渊群作业,匪圣他,春风化雨正视听。孤有心赠他金百镒,只不过,关河遥远路难行。心焦急,意彷徨,无奈何,独对明月诉衷情。[驾作三叩状]
      [驾起][彩腔]喔呀!贼霍光,乱天常,高声骂,乱臣贼子背生疮。恨满朝文武他眇目,骂历代史官他双瞎,缘何地平白无故毁咱家?[梅花折]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洒落多少行人泪?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蝶恋花]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终究归尘土。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贵显无凭据,费尽心机,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白]遥想长安五陵公子墓,如今都化作了灰土,焉知后世得无发我冢墓之人也?既发我冢,必剖我腹;既剖我腹,当明我心。讵奈后世摸金者尽多宵小之徒,但爱银钱而已,未有如匪圣之我知也。生我者父母,知我着匪君也!
      [内官云]更深天寒,王爷早生归府歇息也![驾徘徊状][白]可怜孤沈腰潘鬓消磨尽,拜月亭下泪纷纷,愿后身甘作闾阎百姓,再不生帝王家也呵![驾引内官下]
    评价收集:
    散曲句法,杂剧演绎,固笔者艺高业谙所就也。刘贺自诉,良为妙思,品甘揣兴,其味不尽。
    此曲妙趣横生,每读至“喔呀!贼霍光,乱天常,高声骂,乱臣贼子背生疮。”有一唱三叹之感,委实刻画出了一个被废帝王的忧郁生活。然为元曲,叹叹。
    元曲吧,非古文。
    元曲体裁,独具一格。文辞流畅,字句通俗,韵律词牌运用自如,虽非文言文,亦颇有可读之处。


    作品编号9:穿越南齐
    作者:青衣女
      贺既见废,终日惶惶然,犹恐行有所失而获罪。后宣帝立,徙为海昏候,神爵三年某夜,风雨大作,天玄地暗。贺敛声屏气,茕茕然拥衾围炉而坐,忽风卷檐窗,荧光乍现,贺惊愕觳觫,口不能言,遂昏厥。
      逮其醒,则未知身处于何,惟见堤岸绿烟红雾,朦胧恍惚,其歌吹成风,粉汗为雨,罗纨之盛,多于堤柳畔花,艳冶至极。贺乃目炫神乱,口呆意痴。
      循路而行,月景清绝,花态柳情,莺歌燕舞,甚嘉矣哉。行至一桥,有“西泠”二字,桥下有一草阁,乃苏阁也。上书一联,云:“闭阁藏新月,开窗放野云。”寻路而至,有女子临窗抚琴,望月轻歌。贺痴然伫立,观之良久。忽弦住声停,女见人至,启窗莞尔而笑曰:“公子,何至于此?”贺乃惊觉,讷讷然而曰:“余以琴声妙绝,遂止于兹,若唐突佳人,勿以为怪也。”女答曰:“即为琴所住,当解其意,妾愿闻教于公子也?”答曰:“初则曲折含蓄,幽咽往复,如秋叶聚散,浮云无定;继而飘洒飞扬,长风吹林,万壑临海;赓乃渺渺茫茫,若有还无,倾心中郁郁之情,欲泣还诉!”佳人曰:“解妾琴意者,亦必沦落江湖之人尔。是以敢问公子名姓?”贺以亡其所在,遂隐姓名,乃曰:“余阮郁也。”
      佳人遂邀其入阁,斟酒抚琴,言笑晏晏。后数日,二人相携而入,挽手而出,欣欣然若鱼戏于水,百鸟啼春,不知今夕何夕也。
      时,海昏候府上下无措,延医数人未解其症,遂请巫作法,还其魂魄。其年秋某日,时子,贺方寤,怅然若失,神色无光,人问其故,卒弗能言。居无何,乃薨。人惟言曰:以公见废被辱,遂至终日恍惚,神魄颠倒,乃凄然而逝。
      时至西泠,苏阁惨淡,琴断音绝,佳人玉殒,唯有一笺置于几案,上书一词曰:
      一水音隔,两月心惊。西泠处,琴语惊鸿。朝来夕往,春去秋零。盼青丝绾,红丝系,雨丝停。
      弦弦思乱,曲曲心倾。笑而今,何事萦萦?蓬莱一梦,锦瑟空鸣。问千重山,万重水,几重情?

    (注:词为《行香子》,新韵,文中夹作,仓促而成,不可细究。)
    评价收集:
    谁道人间失魄,原是梦里留情!然情节窠俗,章句拖滞,可期进益。
    文章整体清新,篇末《行香子》更佳。然主题不够鲜明。
    穿越倒是好办法。文字通顺,惜古味略不足。
    文辞绮丽,富于情采。构思别致,造境唯美,有聊斋之风。不足:1.文不对题,文中西泠不直接与南齐相关,而是宋代苏小小。西泠,乃名妓苏小小魂断处。2.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3.海昏候,当为海昏侯。


    作品编号10:白衣子讽谏海昏侯
    作者:叶子
      霍氏既败亡,后数年,废帝乃就国海昏。自度难已,居有容与之色,卧无反侧之思,惕厉之心日弛。
    白衣子乃谓海昏侯曰:“今臣有一版之舟,胶木以成,将浮于彭蠡之泽,可乎?”侯笑曰:“是渐乎水而自解者也,不可。”曰:“然则危乎?”侯曰:“固危矣。”又问曰:“设非胶舟,然以此区区泛于东海之波,逆扶摇而不之避,将何如?”侯曰:“必覆。”曰:“然则危乎?”侯曰:“甚于前者。敢问何说?”
    对曰:“君侯遭因革之艰,惴惴不敢忘前事。画矩摹规,曾不少逾,存履冰之兢兢,乃得建侯于南国也。今以少安,辄去翼敬,弛戒心,是知胶舟之危,而不知巨波之危者也!夫海昏之立,有过而无功,庶以上之一辞而得之,宁不可以上之一辞而失之邪?再失,岂有三乎?将求免身而不得,其奈宗庙何!今日之势,有甚于东海之波矣。鄙谚云:‘鱼游釜镬,何以乐为?’处危不觉,祸其不远也。愿君侯熟察!”侯兴,避席而揖之曰:“贺,无德之人,天之所厌。幸子不吾弃,教以敬慎之道。贺虽愚劣,谨受教。”
    乃罢燕乐,绝交游,治诗书,砥砺言行,常怀戒惧,而以敬慎自勉。后虽有削户之变,终无口耳之实,是以国存焉。
    评价收集
    :文句练达,足可媲古。对策中矩,讽喻合诠,混同史籍,不能辨也。
    :遣词用句精准,行文流畅无阻,谋篇布局亦是老手,谏言论据有理。如“甚于前者。敢问何说?”充分表现出刘贺的不耐烦之情。
    :“自度难已”在此不太达意,或意义不明。“乃谓海昏侯曰”,谓,用讽好些。这篇文字较流畅,构思新颖,好文。
    字句简练精准,文思通达流畅,富于思辨性。不足:1.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2.霍光是历史名人,固然广为人知,但作为独立文章,初次出现时理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11:海昏侯遁隐事传
    作者:白衣卿相
      汉元康三年,海昏侯贺历万水南来就藩,途次彭蠡之泽,见冷月寒水,涣澜银鳞,沙欧鸣空,四隅点萃,乃忘远涉之劳,命具炉煮酒。忆登极未几,而沦落于江湖,其中浮沉几度,使醇醪欺于愁肠,数盏而涕泗。
      忽而云涌风急,蹙浪摧波,琼轮敛光,鱼鸟惊窜。雕舸之右,有水柱抟扶摇而上,不知其高几许。涛摇舟荡,几至于覆,贺因醉意消散,与舸中侍人俱骇号无措。俄而,水柱之颠有飞仙徐降云阶。观其容,温颜悦色,白髯霜鬓,仰手成云,垂臂生烟,乘硕龟,执羽扇,虽自水出,而不浥半点湿痕。贺等不知祥祸,伏不敢声。但闻飞仙缓色曰:“昌邑王且起。”贺亟言之曰:“上仙尊前,岂敢称王!况蜷处江湖,不过僻野之人耳。上仙降价临贱,不知何示耶?”飞仙谓:“吾闻君侯万里就藩,途次鄙境,及声泪俱下,不忍闻悲,至而为君侯宽勉耳。”贺称谢不已。飞仙又谓:“吾久居水宫,不与尘俗染,且与归游碧波,何如?”贺诺然.
      于是飞仙扬袖拂涛,水径成架,道通湖底。贺随架踏浪,见澄澈之中,螭蛟成行,蟹蚌灯引。及至水宫,虽星月不至,而楼台流丽,草木生辉,珍馔玉液,金瓯银箸,盖人间所无毕集,靡能殚述矣。贺纵览人间之物华,而未见如眼前者,遂有枉度韶华之感,以为当日未央宫所陈者,不过敝履耳。既而主客分座,则琉璃为几,昆石为凭。见仙姬弄琴,侍婢递盏,不禁意马无系,游目难收。三巡酒过,飞仙谓:“君侯诚人中龙凤也,何以舸中独悲。”
      贺具言道:“前以帝胄御极,以为探囊天下,不意为权臣所害,一旦见废,其后王而侯,远去故国,饱尝霜风,萍踪南来,及至贵境,见星月高悬,湖色无边,是以离人触景,乃增人之悲感。岂意上仙见悯,慰以温言,又设宴延饮,诚不胜铭感也。”
       飞仙谓:“君侯以为大丈夫当何立世?”贺少思乃对:“当临高凌下,淹有万邦。”飞仙又谓:“君侯以为天下孰与身贵?”对曰:“天下者,诚万有也,得天下即兼而有之。”飞仙又谓:“君侯以为天下孰与水宫贵?”贺闻言,复环视周察,有天津通于凌霄,水洞通于浩瀚,珍宝如山,仙姬如云,无冗务萦身,奸宄当权,对曰:“诚水宫贵于天下也。”
       飞仙讪曰:“谬矣哉!君侯所见水宫之贵者十一而已,请为言之。昔者,女娲氏见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于是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天地是以固分。后共工氏与颛顼争,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辰星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彭蠡泽者,即水所归而九江出焉。万年以下,湖平如鉴,吸日精月魄,故有今日之水宫。吾领水伯之命,司此久矣。君侯者,世间之人也,诚贵之,以前所不闻之故耳。然品物流形,其用不同,人以蒙眛,强分贵贱,是以淫欲生焉。所谓中河失舟,一壶千金,贵贱无常,时使物然,此之谓也。今君侯见而贵之,是不闻更有贵者也,人以花贵于草,以金贵于石,以天下贵于藩国,以水宫贵以天下,而不知复有贵于水宫者。”
      贺问曰:“请言贵于水宫者。”飞仙正冠掸衣,恭言曰:“难以言传。”贺懵然不知其所以,问曰:“请细言之。”
      贺言毕,忽感天覆地陟,首足颠倒,继而水盈潜流,靡靡渺渺。及窹,则见日悬中天,水色漫漫漭漭,而身在舸中也。因谓侍人曰:“何至此?”侍人言:“昨宵君侯酩酊失觉,命驻湖中。”贺复问:“可曾遇事?”侍人曰:“湖水如鉴,清凉爽意,并无遇事。”
      贺骇然长思,以为梦也。见雕舸之后,更有雕舸十数,其载之宝,皆自故宫携来,倾国难易,可足千世之用。思及所遇之事,若有所悟。时有渔父过,请问其地。渔父曰:“此地碧波万顷,乡谚谓湖中有女娲彩石,故能恩泽四方,万世无浪。”贺闻之立而无语,但沉吟不应。有倾,乃召随驾人等,告以归隐,并尽散所携之宝,各自欢离。
      宣帝闻贺遁迹江湖,以为大虑,乃发千兵南下追搜,数年不绝,然终不得其踪。
    评价收集:
    灵性骋才,彩笔生芝,翰词葩句,俯拾皆是。更有仙口述道、寓言隐深,捭阖张弛,目不遑胜。观瞻反复,可释书而成诵矣!
    借飞仙言遁隐事,以“人以花贵于草,以金贵于石,以天下贵于藩国,以水宫贵于天下,而不知复有贵于水宫者。”点题,颇有庄子《秋水篇》的韵味。然遣词用句或有一二可精确处,如“历万水南来就藩”等。
    “命具炉煮酒”,炉字可去,“命具”即可。“浮沉几度”,一浮沉耳。全文通顺,有唐代传奇之风。惜古韵不足。
    文辞奢华,才思奇妙,读之酣畅直下。幻境离奇而合乎常理,描摹生动逼真,如临其境。不足: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12:为海昏侯拟谢上表
    作者:萧萧水音
      贺既见废,宣帝立,乃徙为海昏侯。贺就国豫章。数年,扬州刺史柯,奏贺与故太守卒史孙万世交通阴事,请有司捕之。制下,削户三千。贺欲上表谢罪,乃书曰:
    南藩海昏侯臣贺,谨伏拜于皇帝陛下:   
    臣素戆愚疏狂,未识礼度,是以谤议政事,言有不敬,以至获罪。臣意必伏刀斧,虽万死莫赎其愆。然陛下念高祖之亲,不忍弃臣于市。故屈刑委章,削户三千,恕臣戆愚,使臣待罪南藩。既免诛罚,依锡衣食,圣眷弘大,天地莫匹。臣虽陨首刳心,岂足为谢?臣贺惶恐死罪,顿首顿首。
    伏惟臣愚,转动触忤,进退失矩,故弗能亲趋阙前,得奉辇下。然上弗责臣愚,使臣屏于南藩。自叨天恩,初至豫章,始觉纵情适性,负罪之人,弗宜为此。污面毁肌,以省其辜,不为是者,是愈增其辜也。然亦明夫朽木不可以为梁,砾石不可以为玉也。
    臣自至豫章,乃与天子之氓为邻。尝闻于彼曰:“方今陛下天纵圣聪,仁慈光被,至于海隅苍生,罔有微贱,无分远迩,悉皆覆之。使各得其位,安其居。虽有一善,矜而嘉之,虽有一恶,教而宥之。虽民氓之人,亦得以悠游于畎亩之间,安老于户牖之下。三皇五帝,无过于斯。微贱之人,惟兢兢然从于事,庶几以报上之万一。”贺闻及此,未尝不赧赧而惟曰:“虽为氓夫,亦思欲报于陛下,况逾于氓者乎?”
    呜呼!臣少疾痿,比来愈甚于前,且智衰意迟,面目青黑,是以旦夕惟卧于席,恐来之日短。欲为陛下一介氓夫,效微薄之力,以答天恩,其可得乎?呜呼,念之于兹,臣未尝一日辍泣也。
    今臣贺又以戆愚获罪,陛下再锡圣眷,使臣得以俟大命于山野之间,虽万死不足以报陛下天恩。臣惟泣血叩首,遥拜阙下,谨陈表谢罪,委牛马之身,听命阙前。臣贺惶恐顿首,死罪死罪。
    然表未上,贺即薨。有梁上君子过其府,环顾无所获,唯一椟置于几案。谚曰:盗不取空。遂取而归之,至家,启视之,无金块珠砾,惟简上书数语。盗怒而掷之,适击墙外儒生,拾而视之,叹为观止,遂传之于世也。
    评价收集:
    代拟绝笔,言颇切直,非宿儒不能为之。踧踖而自贱,凄凄然陈王之表也。然文末传世云云,无碍前文,似可弃之。
    文章语感较强,然内容平平,似未尽其情。且最后一段有画蛇添足之感。“戆愚”过多。
    首荐之作。郁郁乎文哉。
    文辞中正。体裁别致。不足:1.字句不练,文气不畅。2.书信囿于陈规,了无新意,且谋篇、逻辑不够清晰恰当。3.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13:佛法真是伟大啊
    作者:石修
       贺既废,迁于海昏。素无事,好畋猎。神爵元年,贺携众舍于彭泽之畔。旦泛舟以娱渔,夜佐酒而炙雉,怡然若神仙之乐也。   
       一日,至夜中,贺罢饮遣众,蹒跚至剑架之下,以手抚剑,喟然长叹曰:“千金斗酒不足论,英才无计宝剑沉。倘御貔貅能百万,柏梁台上气雄浑。”吟罢,抽剑而舞,襟袖生风,剑气如虹,骤然锵锵击柱,数声而止,乃掷剑于席,踽踽出帐而去,步数十,止于堤上。是时月照如昼,清风徐来。贺乃俯身攘袂,掬水而饮,已则栖于丘上,作箕踞状,盱目远睎,久而不知其所视也。
       倏然中天金光耀下,及湖面有幅员十丈,间以鱼龙交涌,莲花丛放。未几金光止于贺前。贺奇之,以单足试践其上,触之如履青石,乃二足并践,跺蹬无殊于平地。贺循道而上,欲往鱼龙处,然行未五步,衣冠尽作齑粉飘飞,而后乾坤旋转,贺乃昏毙。及寤,耳侧梵音大作,贺茫然四顾,见幢柱如林,于中有一像,贺睹之不禁忪蒙流汗。盖此像者,乃骠骑将军昔年所获匈奴之祭天金人也,其为帝时,曾稍为一观,今复见于斯,岂不悚然。故以为天神,乃伏拜曰:“未知天神尊驾降临,贺冒渎之甚,望乞恕罪。”而后颤栗不已。倏然像裂,其罅有毫光外现,异香扑鼻。贺弗明其故,仓惶退于数幢之后。及像表尽褪,光华敛去,乃见一人,肌肤如玉,貌似男而类女,裼臂跣足,袒胸露乳,左执印,右持莲,乃一花和尚也。
       贺观其莞尔温和,似非凶人,乃稍释怵惕,并趋前曰:“天神何以引我于斯,欲辱教于不敏之人耶?”和尚答曰:“善哉,善哉,佛门广大,不渡无缘之人。君侯尝睹我于长安,此即缘生;我佛慈悲,以渡尘世苦难之人为修行,今我渡君,亦修行也。”
       贺曰:“仆素闻道法,任性无为,我之欲也。其佛门比之若何?”答曰:“初,佛在迦毗罗卫国为王子,然其弗恋富贵,为乞法而辞家去国,历百千万劫而成无上正果。君侯昔为天子,今处豫章,郁郁之情不言而昭也矣,假诸道而曰‘任性无为’,诚乃掩见废之窘也。”贺闻曰:“既然,佛门可有济拔之法。”曰:“人生一世,几无百年之永。自六精始开,则六欲生,而后五志日随,必有至极,至极则惊惑、悲笑、谚妄、癫狂。然后劳于五体,至极则筋脉失养、面色无华、齿摇发脱,壮年辞世,青丝夜白。凡此种种,皆红尘业障也。善哉我佛法无边,虽八风之劲不能切肌,五毒之烈不可沁心。然后庄严身躯,清净心地,无求一切身外,自可往生极乐,佛光永沐。不然,但使名利双丰,极登天下,莫非梦幻泡影,君侯何不释怀。”
       贺闻是言,怔忡良久,蓦然惊觉,倏然而释,惟觉生平见闻皆虚枉也。荣辱偕亡,心未如是之安,泰山崩前,亦弗能动之。乃合什言曰:“佛法诚宏大哉。”和尚拈花而笑,步履落拓,向西而去,贺亦随之。
       是时,天际有凤鸣,而后闻歌曰:醉酒掷千钱,九州日盘桓。重霄十浪子,我是逍遥仙。其声始则高邈,益近益宏,终如洪钟大吕,激荡虚空。俄而,有虹练自天而出,垂拱成桥,其上有仙女散花,九龙引驾,阵仗止则宝光散,始见一白衣道人。乃与和尚稽首曰:“昔日南海一别,已千年有余,思念之意,一言难述。然则今日之会诚不可令我开颜,上人何由渡我道家之门徒耶?”和尚不语。道人又问贺曰:“君侯弃得道法?”曰:“弃得。”“弃得富贵?”曰:“弃得。”“弃得妻儿?”贺闻言愕然无措,久而不语。道人又曰:“昔日,君侯携酒而游,假醉行乐,岂不快哉?且夫道法自然,素无束令,任意而为,礼节不累形骸,俗规不缚志意,且黄金可成,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君侯何乐而不为也?”贺闻言搔首,面漏难色。时和尚曰:“观君侯之意,似有踟蹰,我有一法可以两全,道长自携君侯归于朱门,我则摄取精魂一缕,往西天听法。十年为期,君侯自度轩轾。”贺合什曰:“唯此言是。”
       贺肉身既返,从道人言,依日服食。神爵三年,薨。时和尚于西天听佛说法,贺精魂坐其侧曰:诚哉佛法更伟大也。和尚闻言,则捏印念咒,度得其余精魄,贺乃全其神,笃信于佛也。
    评价收集:
    托为逸事,实则释道之争。文多专词,特彰笔者博识二教也。
    以刘贺而言及佛道相争,文章想象力谲诡。然整体略显繁琐拖沓,且 “依日服食”等处不确。
    “千金斗酒不足论,英才无计宝剑沉。倘御貔貅能百万,柏梁台上气雄浑。”七言诗,“醉酒掷千钱,九州日盘桓。重霄十浪子,我是逍遥仙”,五言诗,汉时无之,恐又穿越。亦有唐代传奇也。惜古韵不足。
    文辞流畅,字句通俗。构思迥异,独具特色。不足: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14:废帝修仙传
    作者:文普
    昌邑王贺在位二十七日,大将军霍光与群臣数其罪一千一百二十七,废之。贺曰:“朕有郑辰起,虽无道不失天下。”光虞其言《孝经》事也,斥之。
    贺怒,曰:“悔不用郑卿之言!乱臣辱我,今日不死,誓杀汝!”光嘿然,出则大索郑辰起,求购甚急。昌邑群臣皆系狱,诛杀两百余人,不得辰起。
    郑辰起者,荥阳人也。字玉衡,又字汉翔,行中节,貌清奇。幼孤,乞食为生。路遇方士,异之,携入终南山学道。十年不成。师曰:“吾观昌邑有天子气。今上无嗣,得无履祚者贺乎?汝可访之,此从龙之功也。他日破妄,再来修真。”辰起遂行。
    昌邑王贺,肢体昂藏,性狂纵,好游猎。尚在国时,一日畋归,遇虎。侧者急射之。矢尽,虎伤而狂,毙贺马。贺跌踣马下,虎扑贺,裂其襦。会辰起至,举铁矛刺虎,杀之。贺壮辰起,赐金玉及牛肉、酒、脯,固辞。旋拜卫尉。居期年,辰起乐富贵,不思道矣。然观贺肆欲无度,左右多宵小辈,屡谏,贺每称诺而行不改。辰起曰:“王可不用忠言,臣不可不尽忠命!”于是,贺复戏乐时,辰起必面刺之,逐挞群小。王至喟然罢,叹曰:“甚矣,郑卫尉善律人!”行乃稍敛。昌邑群臣相与言曰:“吾王有郑公,虽亡道不至于失也。”贺闻之,大笑,赐辰起牛肉五百斤,酒五石,庖宰二人。
    贺既废,群臣尽诛,唯中尉王吉、郎中令龚遂得减死,髡为城旦。而辰起以术脱,潜随贺归昌邑,隐姓名,改面目,侍护左右。贺曰:“吾闻子通道术,可为我取光首乎?”对曰:“可。然今上得位不正,光死,掣肘既去,所虑唯大王矣!若挥师入昌邑,臣之小术不堪敌也。”贺唯唯。有顷,又曰:“吾慕仙,欲学道。他日有成,光贼不足虑矣。子可荐我于真人乎?”辰起曰:“修道须清心,非坚毅辈不能也。”贺曰:“子安敢轻我!吾闻仙道也久矣。吾少时,好奇书,每览仙圣生平,未尝不慨然羡焉,故多识之。当其微时,或满门就戮于大恶,孤身雪恨;或文定见毁于薄情,忍辱奋发;或苦于暗疾,任人欺辱;或身陷绝境,辗转求生。其厄也愈深,其成也愈大!快意恩仇,悟道升仙。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其此之谓乎?嘻!吾尝为天子,富有四海,今潦倒落拓,食妇人之禄以自养。玉衡,四者孰与吾穷耶?”辰起曰:“不若大王。”复问:“可修仙乎?”答:“或可。”贺不悦。辰起伏地请曰:“臣敢以末技献大王,俟王有所成,真人必不请而至矣。”
    旦日,辰起授练气法。贺欣然习之,吐纳存诚,练气养精。止数刻,贺呼:“胫痹。”起蹈踏有间。又数刻,贺呼:“倦矣。”欲饮。辰曰:“静能养气,气可生津。”贺曰:“津不解渴,何如佳酿!”饮酒三爵。未几,数出更衣。辰起谏曰:“大王欲练气,须斩尽心猿,降伏意马。”贺诺诺,明日复如故。
    修行旬日,贺恹恹然,曰:“吾知练气矣。何不筑基?”辰起止之,曰:“大王性躁,不能静。未得练气之要也。”贺曰:“吾有真龙之体,练气于我何有哉!”强筑基。期月无所成。贺悒悒不乐。一日吐纳已,贺谓辰起曰:“子非良师也。”辰起闻言色变,避席稽首而谢曰:“臣所知,无不言;臣所能,无不授。视王有所困,恨不能以身代之。奈何臣智浅陋,不能使王进益。伏望大王鉴臣愚诚,恕臣万死。”贺曰:“智非浅陋也,技有所藏也。”辰起惶恐,曰:“下臣昧死输诚,岂敢藏私!”以额叩地,至于血出。贺怒,拍案责之,曰:“吾闻有双修之法,习之甚速,何不传我?”辰起涕泣膝行,谏曰:“大王玉体,岂能就淫邪之道!况大王练气未成,血弱体虚,妄行此法,必有大损!”贺不听,拂袖去,止乎宫墙之内,日夜不出。辰起屡请见,皆不纳。
    十余日,贺乃出,颜色憔悴,步履轻浮。见辰起而笑曰:“吾得双修之妙谛矣!”辰起大惊,问:“大王如何得之!”贺曰:“悬百金,自有仙师来献。”遂引辰起见一方士。辰起眦目尽裂,喝曰:“妖人!敢以邪术惑我王!”挥剑逐方士,陆地腾跃,颉颃百里,取其首级而回,呈之于贺,其血尚温。贺竟不怒,大笑指辰起曰:“吾今日知玉衡善妒人。贺虽不敏,岂能因新客而远旧臣?”赐金百镒,牛肉五百斤。辰起不受。后数日,贺双修如故。辰起强谏,不听。
    明年春,贺气虚,行不便。秋,疾痿焉,乃矫称足病,广求龙虎之药。辰起闻之,入宫直言曰:“大王以孱羸之躯,行极欲之事,至于玉体违和。苟能弃淫邪之道,恬淡无欲,养精爱气,则重振伟器不过期年而已。今赖药石,若抱薪救火,窃为大王不取也。”贺不喜,曰:“玉衡谬矣!吾闻夫双修,真源反复,有阴阳颠倒互用之机,可以超生死。惜吾求道迫急,不能守中,故有此患。岂能以小恙而捐大道?”辰起极谏,贺怒,逐之门外。辰起复争,贺以手杖掷之,中其面,辱骂不止。观者云集。
    辰起垂涕唏嘘不已,久无所对。卒乃再拜曰:“大王既闻大道,小子其归欤!”遂起,弹剑悲歌而行,径去昌邑,赴终南山。昌邑故老有闻其歌者,识其辞若“真龙类豚犬,富贵如浮云。”云云。
    元康二年,山阳太守张敞条奏贺居处,曰:“故昌邑王为人,青黑色,小目,鼻末锐卑,少须眉,身体长大,疾痿,行步不便。”又曰:“故王耽溺仙道,偏信方士,好房中术,体羸虚,不能举,日服药饵石散。”上乃知贺不足忌也。元康三年,诏封故昌邑王贺为海昏侯。
    神爵三年,贺薨。
    后四百年,有仙人祭海昏侯陵。野人睹之,求双修之术。仙人怒,地大震。豫章、海昏陷,鄱阳湖水没之。于是,海昏侯陵不复见矣。
    论曰:《孝经》录夫子语:“昔者,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贺有王吉、龚遂、郑辰起之属为争臣。不能用,何异于无哉!人先养其性,然后因其性而成其业。废帝贺,性狂颠,行不能自持。故为王而失德,为帝而见废,修道而陷淫邪。天予之三,庸人亦可成伟业也,贺具不能守,至于死之。其自取也。
    评价收集:
    修仙不忘宗经,劝言有应风雅,是假事而阐圣道也。事多而不杂,理精而足信,良为诫世佳作。
    文辞畅达,结构严谨,情节丰满生动,让人信服。
    好文堪称也。“食妇人之禄以自养”,不符实也。
    文辞流畅自如,字句精雅典范。构思精密,情节生动,于细微处能探其术,于高迈处能窥其思,富于哲理,而不失细节。不足:既然是以第三人称来写,而刘贺是主人公,则文中初次出现时应当全名交代。


    作品编号15:番外篇《郑辰起传》
    作者:文普
    郑辰起者,荥阳人也。字玉衡,又字汉翔,行中节,貌清奇。幼孤,乞食为生。路遇方士,异之,携入终南山学道,十年不成。师曰:“吾观昌邑有天子气。今上无嗣,得无履祚者贺乎?汝可访之,此从龙之功也。他日破妄,再来修真。”辰起遂行。
    昌邑王贺,素狂纵,好游猎。一日畋归,遇虎,侧者急射之,矢尽,虎伤而狂,毙贺马,贺跌踣马下,虎扑贺,裂其襦。会辰起至,举铁矛刺虎,杀之。贺壮辰起,赐金玉及牛肉、酒、脯,固辞。旋拜卫尉。
    居期年,辰起乐富贵,不思道矣。然观贺肆欲无度,左右多宵小辈。屡谏,贺每称诺,俄复放纵如故。辰起每谏而见赐,合牛肉五千百斤、脯百束。郎中令山阳龚遂,美其有节,善之。尝设家宴邀辰起,言及王事,对漫案牛肉,垂泣吞声,再而三。辰起大动,曰:“吾王失道,奈何!弟略知法术,苟可用处,愿效犬马。”乃谋以祥谏贺。辰起先化狗头人,又作熊态,再过宫中,唯贺见之,大惊,问龚遂,遂对:“侧者尽狗辈,天戒之也。”贺不用其言。辰起谓遂曰:“王可不用忠言,臣不可不尽忠命!”于是,贺复戏乐时,辰起必面刺之,逐挞群小。王至喟然罢,叹曰:“甚矣,郑卫尉善律人!”行乃稍敛。昌邑群臣相与言曰:“吾王有郑公,虽亡道不至于失也。”贺闻之,大笑,赐辰起牛肉五百斤,酒五石,庖宰二人。
    元平元年,帝崩。大将军霍光欲立贺。及征书至,贺大喜,与嬖幸狂歌达旦,伤喉,药石无功。至于望长安东郭,嗌尚痛,不能哭。龚遂惧,急求辰起。适辰起于济阳行法除恶奴未至。方过未央宫东阙,辰起及,献符水,王饮而痊瘥,自是益重辰起。 王嚎啕哭,声震三舍,鸡犬仓皇,鸟雀乱投。惊大将军光马,疾驰十里,坠光于畎渎。大鸿胪代迎王入。光以是嫌贺。
    六月,丙寅,贺即帝位,行更无忌。辰起数极诤谏,王不听。乃化梦青蝇警之,亦不成。辰起能望气,时天久阴翳不雨,有黑气盘桓未央宫,辰起谓龚遂曰:“有乱臣将犯上!”急相携报贺。光禄大夫鲁国夏侯胜亦当舆前谏斯事,皆不用。未几,授辰起羽林中郎将,秩俸比二千石。
    昌邑王贺在位二十七日,霍光与群臣数其罪一千一百二十七,废之。贺曰:“朕有郑辰起,虽无道不失天下。”光虞其言《孝经》事也,以太后废帝诏斥之。
    贺怒,曰:“悔不用郑卿之言!乱臣辱我,今日不死,誓杀汝!”光嘿然,出则急索郑辰起,求购甚急。昌邑群臣皆系狱,诛杀两百余人,不得辰起。
    郑辰起潜归昌邑,传贺道法,后贺溺淫邪,逐辰起。事见《废帝修仙传》。辰起遂去昌邑,赴终南山。
    师见其归山,喝曰:“去红尘,忘富贵,汝今能持否?”答:“能持。”辰起由此太上忘情,修行不复有碍矣。某年月日,终得大道。
    东晋时,辰起御风过海昏,见贺陵,落云祭奠。野人睹之,求双修之术。辰起怒,地大震。豫章、海昏陷,鄱阳湖水没之。于是,海昏侯陵不复见矣。
    评价收集:
    系作品十四别传,补完脱处,不复作评。
    郑辰起者,诤臣七也。文笔畅达,与上文互证,可见作者为同一人。
    与上篇笔法同,疑出于一人。“乃谋以祥谏贺”,达意不明,疑有错漏。
    同14。



    滾動大圖.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

    帖子

    0

    精华

    新手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6-5-9 19: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昏赋
       豫章旧郡,洪都新府,龙兴见故,南昌始封。西汉之废帝,城都出品;海昏之就侯,群墓遗迹。兵车化俑,随阎罗而号令;舞伎伴偶,奏冥乐以笙箫。钟罄鸣音,夙脱胎以漆器;锣鼓喧天,辇堪舆以椁棺。
       昭陵之遗德,案牍劳役;宣询之雅量,简竹累学。棹舟浮水,至赣江而慨口;御驾巡疆,临鄱阳以招摇。瓦磬覆矢,龚逐阿谀之谗;西阶蝇营,病已南柯一梦。
       礼崩乐坏,帝日二十又一;钟鸣鼎盛,邑食四千有数。普天之女,莫非王嫔;率土之滨,莫非家犬。淫靡之乱,罄竹难尽;民膏东流,书恶无穷。迷惑荒诞,失帝王之朝仪;负嘉系狱,乱大汉之法度。
       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诸桐宫;废帝罪过千余,霍光逐之昌邑。废少立献,董卓之弄权;挟上令下,曹操之野望。故国不堪回首,李煜之月明;涯山望断忠贞,赵昺之贤臣。
       嗟乎!南阳鞠躬,感武侯之尽瘁;悲哉!西蜀安乐,哀白帝之遗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

    帖子

    0

    精华

    新手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6-5-10 06: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瞎话灿烂 发表于 2016-5-9 19:14
    海昏赋
       豫章旧郡,洪都新府,龙兴见故,南昌始封。西汉之废帝, ...

    题目换一个,改成《海昏墓咏》。仓促作文,并没有严格按照赋的韵律。
    [发帖际遇]: 瞎话灿烂 被天上落下的钱袋砸中膝盖,看病花了1 润笔.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

    帖子

    0

    精华

    新手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2016-5-10 08:49: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太好,我也不好打扰;学识尚浅,就是怕你割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9

    主题

    19

    帖子

    0

    精华

    悬河

    Rank: 6Rank: 6

    积分
    6818
    发表于 2016-6-3 00: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投作品编号6:《谁悲失路之人》一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

    帖子

    0

    精华

    新手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6-6-14 10: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作品二所谓专家的点评:提出以下看法,望专家斧正。
    1:“文辞看似华丽多彩,实则废话连篇,言之无物。历史、地理、人物,随意调配,扯东拉西,不着边际,全然不见主人公废之后之行迹。“
      昭陵之遗德,案牍劳役;宣询之雅量,简竹累学。棹舟浮水,至赣江而慨口;御驾巡疆,临鄱阳以招摇。瓦磬覆矢,龚逐阿谀之谗;西阶蝇营,病已南柯一梦。”
    这个是主人公被废后的行迹;所谓的评论者不妨多去看一下出土的文物新闻,以及昌邑王的生平,再评论,谢谢。
    2.:“文字生硬,全文拼凑牵强,可以看出作者文言阅读量有限,且没有“情景再造””
       评价者不妨看看是否都是昌邑王的出土物品,对出土的文物进行假设,回归到当时的状态,以及推敲这些文物殉葬的目的:比如昌邑王为什么会有书简和案牍,这都是前任和后任皇帝的雅量,赐予他的啊!又比如为什么又埋葬了编钟、锣鼓之类的乐器,这是为了冥间依然可以称王,取乐啊。这才是真正的“情景再造”。
    3:“码字多不明其意所托。”
      借用评价2的话,自己阅读量不够,建议评论者再提高阅读量。
    4.“隔句缀乎妙处,则延声景而摅神思。倘通篇隔句,则害文意,而有气短之累。篇末博引而无当,或恐炫才所致。”
      文末皆伊霍之臣,抑或亡国之君,与昌邑王心有戚戚焉,如何博引无当? 最后白帝之武侯,方为作者之所状也。此托物言志也!
    另作品十一可为最佳之作,而今不过次居其二,评论之事,不过耳耳。每多此辈妄议者,皆不足以承古儒之衣钵,又何必居高自傲?

    点评

    评价: 5.0
    评价: 5
    这里没有“专家”,大家都是爱好者 :)  发表于 2016-6-14 10: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

    帖子

    0

    精华

    新手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6-6-14 10: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瞎话灿烂 发表于 2016-6-14 10:25
    关于作品二所谓专家的点评:提出以下看法,望专家斧正。
    1:“文辞看似华丽多彩,实则废话连篇,言之无物。 ...

    另外,作品二的立意
    第一段:见到了南昌出土了昌邑的遗迹,以及出品的文物
    第二段:回忆到了当时昌邑王的意气风发
    第三段:被废的时光遗迹
    第四段:引史,抒发同病相怜
    结尾:言白帝托孤的志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7-21 10:27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雅士II

    93

    主题

    454

    帖子

    13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517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6-14 11: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瞎话灿烂 发表于 2016-6-14 10:25
    关于作品二所谓专家的点评:提出以下看法,望专家斧正。
    1:“文辞看似华丽多彩,实则废话连篇,言之无物。 ...

    作品不被人认可,有情绪是正常的。转发一句话:网站上鼓励相互批评,只要是诚恳的评论,哪怕篇评论中有偏颇的地方,也值得肯定。所以,在交流时候,一不要迷信别人的意见,二不要因为别人的意见有谬误,忽视了他的其他建议。只有相互批评,才能砥砺相长!
    对于作品的评选,我始终认为,对差作品的评选容易意见统一,如果在优秀作品中选择一篇最好的,这个就肯定会有很大争议了。
    作品11确实是第一啊?
    我猜测你说的是第二名作品12吧,12号作品整体还可以。你觉得该拿第一,也能理解。
    但正如我上面所说的,在优秀作品里,选择谁是第一,从来就是争议很大的事情。
    我本人认为10号作品才是最好的,可10号连投票的前三都没进入啊。
    但是,我尊重最后的结果。
    另外,你的这篇文,确实尚未入门。
    网站上鼓励相互批评,只要是诚恳的评论,哪怕篇评论中有偏颇的地方,也值得肯定。所以,在交流时候,一不要迷信别人的意见,二不要因为别人的意见有谬误,忽视了他的其他建议。只有相互批评,才能砥砺相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1-12 09:17
  •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3

    主题

    22

    帖子

    1

    精华

    悬河

    Rank: 6Rank: 6

    积分
    5263
    QQ
    发表于 2016-6-14 12: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瞎话灿烂 发表于 2016-6-14 10:35
    另外,作品二的立意
    第一段:见到了南昌出土了昌邑的遗迹,以及出品的文物
    第二段:回忆到了当时昌邑王 ...

    问好灿烂兄,蔽人这几天也是一肚子的牢骚要发,同为天涯沦落人,看到兄台一吐胸怀,大快人心,果然应了那句古话:德不孤必有邻,握手拥抱……虽说文章本身没有绝地的好坏之分,但是评委肯定有自己的观点和喜好,咱们的作品没被看上,只能说和评委的取向不同而已,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子曰:不患人不知己,患不知人。这个时候,作为读过圣贤之书的我们,应当退省自身,总结经验教训,而非一味地怨天尤人。很多时候,我们的文章立意或许是好的,但是我们写出来的文章没有准确地体现出这种立意,或者别人看后体会不出我们预设的立意,出现这种情况,只能从自身查找原因了。比如我们的本意是1,文章传达出的信息却是2,别人自然就认为这是2了。兄台的文章或许没评委说的那样不堪,但是放到这十几篇中,确实也没有特别出彩之处。当然,蔽人的那篇也是这样。能和文群这么多人同题作文,机会难得,我们应当借机多多学习,至于评选结果,平常心,平常心对待吧。
    狗狗三二:只为每个今天,要让自己快乐,欣赏美的一切,去爱去欣赏,相信我爱的人也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10-16 08:40 , Processed in 0.180783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