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683|回复: 16
收起左侧

[文斗] 老王——杨绛(大家散文翻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6-20 09:12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44

    主题

    181

    帖子

    7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841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25 16: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匪圣 于 2016-5-25 16:20 编辑

    出题人:匪圣
    要求:请认领下文任何一段或多段并翻译成文言。请跟贴说出所选编号。认领翻译者按先到先选原则认领,可多选,但不接受多人选同一段。要求散体。




    【1】在我们周围,有一些像老王这样生活艰难的人。他们不被人重视,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你体悟到这些人的善良了吗?你是怎样对待他们的?读一读这篇课文吧,也许你会有不少感触。
      我常坐老王的三轮。他蹬,我坐,一路上我们说着闲话。
      据老王自己讲:北京解放后,蹬三轮的都组织起来,那时候他“脑袋慢”“没绕过来”“晚了一步”,就“进不去了”,他感叹自己“人老了,没用了”。老王常有失群落伍的惶恐,因为他是单干户。他靠着活命的只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有个哥哥,死了,有两个侄儿,“没出息”,此外就没什么亲人。
      



    【2】老王只有一只眼,另一只是“田螺眼”,瞎的。乘客不愿坐他的车,怕他看不清,撞了什么。有人说,这老光棍大约年轻时不老实,害了什么恶病,瞎掉了一只眼。他那只好眼也有病,天黑了就看不见。有一次,他撞在电杆上,撞得半面肿胀,又青又紫。那时候我们在干校,我女儿说他是夜盲症,给他吃了大瓶的鱼肝油,晚上就看得见了。他也许是从小营养不良而瞎了一眼,也许是得了恶病,反正同是不幸,而后者该是更深的不幸。
      有一天傍晚,我们夫妇散步,经过一个荒僻的小胡同,看见一个破破落落的大院,里面有几间塌败的小屋;老王正蹬着他那辆三轮进大院去。后来我在坐着老王的车和他闲聊的时候,问起那里是不是他的家。他说,住那儿多年了。
     



    【3】有一年夏天,老王给我们楼下人家送冰,愿意给我们家带送,车费减半。我们当然不要他减半收费。每天清晨,老王抱着冰上三楼,代我们放入冰箱。他送的冰比他前任送的大一倍,冰价相等。胡同口蹬三轮的我们大多熟识,老王是其中最老实的。他从没看透我们是好欺负的主顾,他大概压根儿没想到这点。
      “文化大革命”开始,默存(1)不知怎么的一条腿走不得路了。我代他请了假,烦老王送他上医院。我自己不敢乘三轮,挤公共汽车到医院门口等待。老王帮我把默存扶下车,却坚决不肯拿钱。他说:“我送钱先生看病,不要钱。”我一定要给他钱,他哑着嗓子悄悄问我:“你还有钱吗?”我笑着说有钱,他拿了钱却还不大放心。




    【4】我们从干校(2)回来,载客三轮都取缔了。老王只好把他那辆三轮改成运货的平板三轮。他并没有力气运送什么货物。幸亏有一位老先生愿把自己降格为“货”,让老王运送。老王欣然在三轮平板的周围装上半寸高的边缘,好像有了这半寸边缘,乘客就围住了不会掉落。我问老王凭这位主顾,是否能维持生活,他说可以凑合。可是过些时老王病了,不知什么病,花钱吃了不知什么药,总不见好。开始几个月他还能扶病到我家来,以后只好托他同院的老李来代他传话了。
    有一天,我在家听到打门,开门看见老王直僵僵地镶嵌在门框里。往常他坐在蹬三轮的座上,或抱着冰伛着身子进我家来,不显得那么高。也许他平时不那么瘦,也不那么直僵僵的。他面如死灰,两只眼上都结着一层翳,分不清哪一只瞎,哪一只不瞎。说得可笑些,他简直像棺材里倒出来的,就像我想像里的僵尸,骷髅上绷着一层枯黄的干皮,打上一棍就会散成一堆白骨。我吃惊地说:“啊呀,老王,你好些了吗?”



    【5】他“嗯”了一声,直着脚往里走,对我伸出两手。他一手提着个瓶子,一手提着一包东西。
      我忙去接。瓶子里是香油,包裹里是鸡蛋。我记不清是十个还是二十个,因为在我记忆里多得数不完。我也记不起他是怎么说的,反正意思很明白,那是他送我们的。
      我强笑说:“老王,这么新鲜的大鸡蛋,都给我们吃?”
      他只说:“我不吃。”
      我谢了他的好香油,谢了他的大鸡蛋,然后转身进屋去。他赶忙止住我说:“我不是要钱。”
      我也赶忙解释:“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免得托人捎了。”
      他也许觉得我这话有理,站着等我。
      我把他包鸡蛋的一方灰不灰、蓝不蓝的方格子破布叠好还他。他一手拿着布,一手攥着钱,滞笨地转过身子。我忙去给他开了门,站在楼梯口,看他直着脚一级一级下楼去,直担心他半楼梯摔倒。等到听不见脚步声,我回屋才感到抱歉,没请他坐坐喝口茶水。可是我害怕得糊涂了。那直僵僵的身体好像不能坐,稍一弯曲就会散成一堆骨头。我不能想像他是怎么回家的。





    【6】过了十多天,我碰见老王同院的老李。我问:“老王怎么了?好些没有?”
      “早埋了。”
      “呀,他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死的?就是到您那儿的第二天。”
      他还讲老王身上缠了多少尺全新的白布——因为老王是回民,埋在什么沟里。我也不懂,没多问。
      我回家看着还没动用的那瓶香油和没吃完的鸡蛋,一再追忆老王和我对答的话,捉摸他是否知道我领受他的谢意。我想他是知道的。但不知为什么,每想起老王,总觉得心上不安。因为吃了他的香油和鸡蛋?因为他来表示感谢,我却拿钱去侮辱他?都不是。几年过去了,我渐渐明白: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







    1 [默存]本文作者的丈夫钱钟书的字。钱钟书(1910—1998),江苏无锡人,学者、作家,著有小说《围城》和学术著作《谈艺录》《管锥编》等。
    2 [干校]这里指“五七干校”,“文化大革命”期间国家干部集体下放劳动锻炼的场所。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6-2 14: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人翻译,不揣冒昧,我再续一段吧:

    觀乎遐邇,窶艱類王叟者不鮮矣。其為人也,以身處微末,人不齒以禮,然其心也樸厚,猶赤金也,惟庸夫不之察耳。諸君或嘗临之,則每如之何耶?觀此文,或則有悟焉。
        王叟者,三輪蹬夫也,予常傭以代步。其力踏於前,予安坐於后,路話平素,娓娓無休。
        王叟述曰:“鼎革后,帝都蹬夫咸結為社,唯自愚鈍,不通機變,向前少遲,遂外之矣。”言次唏噓,自歎老朽。以獨支,常懷孤雁之恐。其賴飽口腹者,唯三輪敝輦一乘也。胞兄已故,遺二侄,皆不肖。更無他親。

        王叟獨左目了然,右則生螺旋,瞽也。客恐其弱視,誤觸禍己,多惡傭其輦。或竊議曰:“彼老鰥傖少壯行多不義,故罹惡疾而眇一目,此果報也。雖然,餘目亦殘,向晚則茫茫然也。”嘗行觸電桿,敗頰暴腫,赤青間雜。時予適受誡於吏校,小女斷其夜盲,遺以大瓶魚肝油令徐服之,藥盡乃瘥。予暗忖之,王叟失目,或幼乏營養,或罹惡疾,等蹇,後者則益甚矣哉!
        某日昏暮,予偕良人閑步,偶入僻巷,見一敞院,垝垣頹壁,堆物交錯,狀似雜居者。院陬矮屋數椽,殊失修葺。時一人蹬三輪適入院中,則王叟也。後復乘其輦,閑敘方知,彼屋其家也,居多年矣。
       
        某夏酷暑,王叟載冰售予樓下,適相遇,乃自言愿代舁冰,傭資取半。予不忍利其力。王遂朝朝懷冰登三樓,置予箱中乃去。其塊倍於往者,而價等。巷中蹬夫予多所識,而敦厚如王叟者,未之有也。吾輩為人易憫,而王叟未嘗覘而利之,或其向不知動斯念也。
        文革初,良人一股莫名罹疾,殊難行立。予乃代乞休沐,浼王叟舁院就醫。予憚乘三輪,乃肩摩踵立於公車,先至院而俟門外。及王叟至,共扶良人下車入院。酬之鈔,力排之曰:“吾載錢公醫,何求錢耶!”把手強與之,乃喑不成聲曰:“劫後尚遺乎?”予展顏曰:“然。”受之仍疑。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6-14 15: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普 于 2016-6-17 13:56 编辑

    觀乎遐邇,窶艱類王叟者不鮮矣。其為人也,以身處微末,人常不齒以禮,然其心也樸厚,猶赤金也,惟庸夫不之察耳。諸君或嘗临之,則每如之何耶?觀此文,或則有悟焉。

    王叟者,三輪蹬夫也,予常傭以代步。其力踏於前,予安坐於后,路話平素,娓娓無休。

    嘗述曰:“鼎革后,帝都蹬夫咸結為社,唯自愚鈍,不通機變,向前少遲,遂外之矣。”言次唏噓,自歎老朽。以獨支,常懷孤雁之怖。其賴飽口腹者,唯三輪敝輦一乘也。胞兄已故,遺二侄,皆不肖。更無他親。

    其獨左目了然,右則生螺旋,瞽也。客恐其弱視,誤觸禍己,多惡傭其輦。或竊議曰:“彼老鰥傖少壯行多不義,故罹惡疾而眇一目,此果報也。雖然,餘目亦殘,向晚則茫茫然也。”嘗行觸電桿,敗頰暴腫,赤青間雜。時予適受誡於五七干校,小女斷其夜盲,遺以大瓶魚肝油,令徐服之,藥盡乃瘥。予暗忖之:王叟失目,或幼乏營衛,或罹惡疾,等蹇,後者則益甚矣哉!

    某日昏暮,予偕良人閑步,偶入僻巷,見一敞院,垝垣頹壁,堆物交錯,狀似雜居者。院陬矮屋數椽,殊失修葺。時一人蹬三輪適入院中,則王叟也。後復乘其輦,閑敘方知,彼屋其家也,居多年矣。

    某夏酷暑,王叟載冰售予樓下,適相遇,乃自言愿代舁冰,傭資取半。予何忍利其力?王遂朝朝懷冰登三樓,置予箱中乃去。其塊倍於往者,而價等。巷中蹬夫予多所識,而敦厚如王叟者,未之有也。吾輩為人易憫,而王叟未嘗覘而利之,或其向不知動斯念也。

    文革初,良人一股莫名罹疾,殊難行立。予乃代乞休沐,浼王叟舁院就醫。然以憚乘三輪,遂肩摩踵立於公車,先至院而俟門外。及王叟至,共扶良人下車入院。酬之鈔,力排之曰:“吾載錢公醫,何求錢耶!”把手強與之,乃喑不成聲曰:“劫後尚遺乎?”予展顏曰:“然。”受之仍疑。

    比予受誡返,帝都客輦咸已禁。王叟無已,乃去輦盖而變平板,假以運貨。然王叟羸弱,輦貨實難也。幸一老儒灑如,愿托身以货而傭之。王叟得之欣然,乃以條木裨板緣,高板半吋許,似恐客顛墮也。予詢之曰:“賴彼主顧可支用度乎?”叟答曰:“勉可也。”未幾,王叟忽疾,不知其由,亦不知購服何藥,不瘳竟痼矣。初尚力疾踵門來顧,後病篤,則假鄰老李致之。

    某日,忽聞撾戶聲,出室啓之,則王叟僵然立,似嵌框中者也。平素其踞蹬位,或躬身懷冰入室,予向未暏其身長如是也,或未暏其柴瘠僵直之貌故也。時其面如死灰,雙目覆翳,人莫辨其涇渭矣。良可笑者,絕類覆棺而傾出者,適合予心中之僵尸狀也:骷髏裹以枯皮,黃膚似欲層落,支離一觸必仆地為散骨矣。乃驚問曰:“叟貴恙少痊乎?”

    王叟應以聲,直足向予,雙臂前探,左一瓶,右一襆。予疾趨承之。瓶中香油,襆中雞卵也。今已忘其確數十或二十,唯憶甚夥,幾亂心算矣。亦忘其辭,然其意了了:此饋遺也。

    乃勉為笑曰:“叟不吝碩卵累累,胡盡食我?”

    王叟唯曰:“吾不噉也。”

    謝其厚遺,反转入室。王叟疾止曰:“錢則否。”

    予亦應聲釋曰:“忱意悉知矣,叟既至此,則予免走伻矣!”

    王叟踟躕間,或又許之,乃立而待之。

    展其襆,質灰藍不辨,章约阡陌,疊而遞還之。王叟一手托襆,一手握鈔,滯转有顷,乃蹇然去。予疾代排闥,立梯口而望其直足階階,心甚憂其下踣於梯半。比無履聲,乃敢迴,始悔未挽坐一茶焉。此亦予恐懼至昏也,縱留之,其軀僵僵,何保其一躬不散骨乎?其返路之艱,誠不堪涉想也。

    后十馀日,予遇其鄰老李,問曰:“王叟何如,愈乎?”

    對曰:“攢瘞久矣。”

    曰:“然則卒於何時?”

    對曰:“君猶不之聞乎?向者渠造貴宅返,次日即為異物。”遂述王叟尸匝白練幾許——此王叟回回俗也,窀穸何地云云。概非予所涉,亦未再問。

    及歸,目及香油未暇啓瓶,雞卵未嘗盡用,乃憶曩之對語不已,揣斯人心智,可知予明其渥謝也否?或當知也。然每憶王叟,則莫名不安於心。以予享其饋遺乎?以其踵門惠謝而予辱之以銅臭乎?皆非也。又數年後,乃漸悟之,蓋僥得造化者而臨運蹇者,斯生愧恧也已矣。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6-6 11:30
  • 签到天数: 50 天

    [LV.5]常住雅士I

    28

    主题

    359

    帖子

    6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579

    文群长老

    QQ
    发表于 2016-5-25 22: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先认领 1、2段再说
    或居人间洶洶之所,或处四野茫茫之丘,使平湖为镜清辉不减,物我为一,不为动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6-20 09:12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44

    主题

    181

    帖子

    7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8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5-26 10:2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26 22: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认领第一段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27 00:12: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觀乎遐邇,窶艱類王叟者不鮮矣。其為人也,以身處微末,人不齒以禮,然其心也樸厚,猶赤金也,惟庸夫不之察耳。諸君嘗記何臨之否?觀此文,或則有悟焉。 王叟者,三輪蹬夫也,予常傭以代步。其力踏於前,予安坐於后,路話平素,娓娓無休。 王叟述曰:“鼎革后,帝都蹬夫咸結為社,唯自愚鈍,不通機變,向前少遲,遂外之矣。”言次唏噓,自歎老朽。以獨支,常懷孤雁之怖。其賴飽口腹者,唯三輪敝輦一乘也。胞兄已故,遺二侄,皆不肖。更無他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27 00:4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觀乎遐邇,窶艱類王叟者不鮮矣。其為人也,以身處微末,人不齒以禮,然其心也樸厚,猶赤金也,惟庸夫不之察耳。諸君或嘗臨之,则每如之何耶?觀此文,或則有悟焉。 王叟者,三輪蹬夫也,予常傭以代步。其力踏於前,予安坐於后,路話平素,娓娓無休。 王叟述曰:“鼎革后,帝都蹬夫咸結為社,唯自愚鈍,不通機變,向前少遲,遂外之矣。”言次唏噓,自歎老朽。以獨支,常懷孤雁之怖。其賴飽口腹者,唯三輪敝輦一乘也。胞兄已故,遺二侄,皆不肖。更無他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27 23: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译一段吧
        王叟獨目了然,右者則生螺旋,瞽也。客恐其弱視,誤觸禍己,多惡傭其輦。或竊議曰:“彼老鰥傖少壯行多不義,故罹惡疾而眇一目,此果報也。雖然,餘目亦殘,向晚則茫茫然也。”嘗行觸電桿,敗頰暴腫,赤青間雜。時予適受誡於吏校,小女斷其夜盲,遺以大瓶魚肝油令徐服之,藥盡乃瘥。予暗忖之,王叟失目,或幼乏營養,或罹惡疾,等蹇,後者則益甚矣哉!
        某日昏暮,予攜拙荊閑步,偶入僻巷,見一敞院,垝垣頹壁,堆物交錯,狀似雜居者。院陬矮屋數椽,殊失修葺。時一人蹬三輪適入院中,則王叟也。後復乘其輦,閑敘方知,彼屋其家也,居多年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9-28 12:47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23

    帖子

    1

    精华

    侃如

    Rank: 4

    积分
    3534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5-28 06: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结尾才意识到作者是女的,前面拙荆改了吧:予偕夫闲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5-24 08:23 , Processed in 0.166684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