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181|回复: 4
收起左侧

[文斗] 2016年6月作业:与高考有关的故事【评价完毕,奖品已发放】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7-2 21:18
  • 签到天数: 56 天

    [LV.5]常住雅士I

    24

    主题

    190

    帖子

    5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416

    文群长老

    QQ
    发表于 2016-6-11 09: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00-500.jpg
    一、题目:
    围绕高考这个主题写一篇文言文故事,标题自拟。
    二、要求:
    题目是开放的,您可以描写自身经历,可以虚构他人事迹,还可以想象穿越到古代的科举生活场景中,抑或其他种种可能……总之,就高考这一体制对自身、历史或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随意构造故事情节均可。字数须300字以上。
    三、奖励:
    (一)第一名,以下三类奖品中,价格300元以内的任选一种:
    1.紫竹箫、葫芦丝/巴乌、竹笛等乐器之一,由羌迪民族乐器厂提供,网址:https://mssjp.taobao.com/
    2. 2016新茶特级汉中仙毫一斤,由陕南汉源羌韵茶业有限公司提供,网址:http://b.mashort.cn/h.HIzmn
    3.高档精美餐具一套。
    注:获奖者自愿选择奖品类型,选中1、2类则在对应网店自行选择款式。
    (二)若投稿作品达到10篇以上,则前三名是“新文言”论坛注册会员的,第一名授予“状元”头衔标识;第二名授予“榜眼”头衔标识;第三名授予“探花”头衔标识;若投稿作品不到10篇,则只授予获奖得主“状元”头衔标识。
    (三)所有参与本期群作业活动的朋友,均可获得“新文言”论坛电子名片一张(须向文普提供联系方式)。
    四、投稿渠道及时限:
    请在6月30日晚24点前提交作品至本期组织者,或直接在本帖中回复贴出,格式为标题、作者、正文。
    五、本期组织者:
    汉上谪仙,446374122@ qq.com;文普,15152903@qq.com
    六、投稿作品注意事项:
    (一)提交作品必须原创,内容上不能与先前所投作品雷同,即使同一作者提交多篇也不能相互雷同,否则后贴作品视为抄袭。
    (二)若组织者参赛,其作品可获得正常的投票和评价,但自动取消获奖资格,奖品颁发对象向后顺延。
    七、作者须知
    为了切磋促进,共同提高,我们鼓励针对作品的相互批评,只要是诚恳的评论,哪怕篇评论中有偏颇的地方,也值得肯定。所以,在交流时候,一不要迷信别人的意见,二不要因为别人的意见有谬误,忽视了他的其他建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只有相互批评,才能砥砺相长!





    作品编号1:二范应试记
    作者:一花一世界
    1. 作业编号1:二范应试记
    2. 或谓国朝之事,其最为公正无私者,莫逾于科场取士也。自戊午复考以来,俗世以进取为心,学子以入彀为荣,于是野无遗才,人尽其用,咸以为善政佳事。然白头衔恨者,亦不乏人。乡邑有严师范金龙,工数理,羁于文史会考,久无缘入于闱场,阅四岁始得志,是年及第。肄业后施教乡学中,颇有令名,时人许以砺志楷模。后数岁,复有生曰范云伟,矢志名校,凡五举不第,或劝曰:“可以退求其次矣。”范不应,苦读不辍。然数奇命蹇,屡不获志,失常者三,自弃者再,后竟与予同窗。其年稍长,不事边幅,绝意交游,同学诸人皆忘其本名,呼以范清华,且为谚曰:“临考必覆范清华”。值夏闱前数月,范忽染恙,医者嘱以今后勿复为学,因辍归。督学蔡某尝训我辈曰:“志非不能求高远也,然当量力行事。我偏荒之校,久处末流,何敢望清华之必出!”复喟曰:“古有范进,今有范金龙、范云伟者,是何范氏子之多耶?”即今十余岁矣,范金龙仍在庠中,云伟不知所终。每岁同学聚饮,言及二范故事,未尝不嘘唏长叹。然则金龙以达显,云伟以恨终,时人许金龙而不值云伟者,固俗世成败目之,不足论也。而云伟行止,亦不为同学者所齿,何哉?盖生民资质高下有分,凡事量力则可,何必循蝼蚁之必欲攀于泰山,燕雀之必欲翱于青冥也乎?由是观之,成败取舍之端,系所自为也。其事小而旨远,故为之记,用告后来,所以为戒也。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先抑后扬,欲论先褒,二范之事,确为典型,“成败取舍之端,系所自为也。”而不在高考如何,似与三号作品有相同之意,然三号未有点睛之笔,全文文辞流畅,无懈可击。
    • 其事信,其理显,其情真。主络承题,述陈有序,词句或堪灵妙、或尚拙朴,可混一而精进也。
    • 颇有《儒林外史》之遗意。盖以知止为贵也。
    • 肄业:当为毕业。文笔通畅质实,故事引人深省,有古人笔记体风骨。
    • 开篇一正,叙高考之善,复以二范事为一反。二范中,先范能成其功,其事简;后范乃终不能振其志,而其事繁。前之反、后之结,虽与开篇之论为转折,而亦非率尔论高考大政之非,措语有当。逻辑简单有章法,层层自然推出,谋篇布局,诚为佳制。然措语稍嫌烦冗,若“最为公正无私者”“善政佳事”“阅四岁始得志,是年及第”之类,皆似词费。后范之事,有《聊斋》小说之致,而行文未能见其奇,亦未能自然生出惋惜之意,殊为可惜。





    作品编号2:因人制宜,短者用其短,长者用其长
    作者:石修
    1. 作品编号2:因人制宜,短者用其短,长者用其长。
    2. 舜用鯀治水,不效而诛,余颇病之。或曰:费财耗力,经年无功,妄用掩塞之法,使垄亩毁于激流,人畜溺于洪涛,其罪合死也。而余窃以为,舜之过大于鯀矣。何耶?夫鯀竭能御水,倘有力所不逮,思虑失缜,致天下不果于河晏之求,非无能乎?而舜不明察,轻任其短,徒许却水开泰之志,此非咎乎?而若任其长,或可帅旅,或可司农,焉有必死之罪耶?
    3. 自丁巳复闱战而降,连年大比,亿兆学子,豁然再见前程,百姓知重于教育,遂屡鞭子女,谋于他年。余自幼智昏,故常腆面于课业,每放学则惧还家,如是十年,止于大比。然术业有专攻,余虽百无一是,而偏长于丹青也。三年习大家,四年见小成,然后毁于父母不察,察而不重也。
    4. 若乃诸生临考,其劳甚矣,其乏甚矣,其迫甚矣。至闱中则心如杵击,攥笔惶惶,稍有疏漏,辄失甲第。而后父责母怪,见慢于乡里。既失升太学之机,始知谋其他之道,而十载寒暑,然荻映雪,履霜践露,明目成近视,天性见屈桡,将何处之?岂非年华枉度,费力徒劳哉?而若先察其长,养以致用,使工丹青者为丹青,工文字者为文字,安有十年之废哉?不然则如使武大扣篮,姚明钻穴,其可得乎?
    5. 若夫天生树木,株叶皆材。根梢事爨,直茎削毂,曲干輮辋,各尽其用。
    6. 世有良匠以规成圆,以矩成方,操技非止于绳墨,然万千父母师长,称良匠者几人哉?以中绳识于曲木,欲为取方,方小而病木,大谬不然也。
    7. 呜呼,每思之愈悲于大比也。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以鲧治水而发论,继而以己例,再以诸生为例,文笔畅达,论据有理,然其文末,似有未尽之言;且为议论文,非故事,有跑题之嫌。
    • 开篇比兴,发舜鲧新说,所谓“校短量长,宰相之方”也。后复有树材良匠之辨,榫卯相接,渐引深论,服人以理,足见长于博喻。
    • 论高考之弊,言述充实,例证详切。昔百里奚在虞则虞亡,在秦则秦霸。使其它者铨选天下之士,先以虞亡者,未必无秦霸之日也。
    • 余窃以为:错误用法,当删“余”字,与“窃” 义重复。评:引典得当,思路明晰,行文老道,服人以理。
    • 因人制宜,短者用其短,长者用其长。鲧之治水,乃四岳荐之于尧,尧咈之而四岳可之,然后用之,不干舜事。夫高考以抡才大政,优于取全才,拙于取偏才,诚不免吞舟之漏。然十五六之小儿女,亦安能必其偏长于某术乎?论者所说,盖与高考为两畸。然世上庸常者多,偏至者寡,与其遗庸才,毋宁遗偏才。作者之言,未为笃论。然遣词造句,吾党之俊彦,无可论者。且天下工于论事者多,工于文言者寡,吾党论文,先史而后野。




    作品编号3:无题
    作者:南风(临渊群网友)
    1. 作品编号3:《无题》
    2. 余尝游于某“高复班”,见有“光荣榜”者,立于班之耀目处。余近而视之,乃历届以“高考”入名校者。自上而下观之,所识者十之二三;居榜首者,乃予好友之友任玉儿也。其与余同期应试,以高分见邀于“北大”。余览榜未毕,适有二学子谈笑而过之,睹其榜,一曰: “任玉儿固学霸也,羡之甚矣,圆梦北大。”其一曰:“其肄业既数年,必荣耀于京都矣。吾辈无有匹之者矣。”余闻二学子之言,忆其遭遇,喟然太息!
    3. 曩者,玉儿聪慧过人,且又好学勤恳,师时赞其有易安之才,言其前程,未可量也。诚为人之所羡焉。
    4. 适值“高考”,玉儿无愧于师训,终学于京。然及肄业之际,忽染疾,数月愈笃,是以未尝肄业。期年犹未愈也,无已乃辍学庠序。其固有志,欲学于美利坚,归而展其才也。然祸福不可期,竟囿于疾病,独居于闺阁,终日以汤药为伴矣。
    5. 呜呼!昔天之骄子,今枯槁于斯,而谁人知之耶?人惟知其聪慧,羡其负笈“北大”,言其以“高考”而荣;而吾辈庸人,与其今时之境,孰有幸也欤!于“光荣榜”下仰望之学子,若知其遭遇,犹羡之乎?
    6. 余乃触景生情,不知所云。夫若问余所论者何,余亦不知也已。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章短小,于1.2作品之后,文章格局、或遣词造句皆略逊之。然确为“高考故事”,且令人之唏嘘也。
    • 叙记平直,略失承转,亦鲜申论,尤一憾也。
    • 此文盖以外物我为旨,然以任玉儿为论,诚所不宜。何者?任玉儿早遘疢疾,固当哀其不幸。然折桂北大,足以为一时甲第。且非德业卑陋、智术浅拙,后虽淹蹇不偶,亦可稍显于朋辈间矣。斯文似以无恙为荣,以寝瘵为耻,良非通古之的论也。况寿夭前定,观夫闾巷钟鼎之间,早从夜台游者岂尽高分之徒乎?故据奇而论,殆失于正也。奇正之间,惜不能各兼其善。诚然,与其千年曳尾,何若鹏飞一时,所问者殊则所趋者必有异也。信无以俯首于斯论也。
    • 肄业:当为毕业。评:行文欠练达,语感稍逊。
    • 此盖以个人之命蹇,见高考虽重,而不足为人生第一要务。作者自谓不知所论者何,盖谦词耳。然若“好友之友”“以高分见邀于北大”“圆梦”“赞其有易安之才,言其前程未可量也”“学于京”之类,盖措辞尚有未安者。



    作品编号4: 高考三人行!我来自贵州
    作者:司空敏慧
    1. 作品编号4:高考三人行!我来自贵州
    2. 夫三人者,张三、李四、王二盖当高考之歧,至于今,十载也。夫十载之中,考生之列,官运亨通、名扬天下者甚蕃,较之,则三人亦不过草野无闻之辈耳!然则,比来高考之音,充塞天地,或闻高堂摇扇于榻,或曰毁书堆积如雪,或有老农长叹考生之苦,更甚者,娼妓被逮,则有缇骑相护,后究其责。呜呼!亦盛矣哉。余自幼家贫,无缘高考,特拟三人,以行此文、张三、既余也。
    3.   余犹记舞勺之年,在丙戌年(2006)六月,兄长相继成家,各居一屋,余惟共高堂一室。忽一日,于寐中惊醒,矫首遐观,庭垣狼藉,余甚惑,不知四壁之间,何来巨资供教,后数日,亦不知何故,家人之间,多有不睦,即今思之,犹甚惑。
    4.     即别同窗,以初一之文凭,溷迹于粤。初临鹏城,闻某公纳员,趋往见之,公持我证,侈辞曰:“汝既为夜郎人士,岂不闻黔豫免进乎?”余甚惑,答曰:“公擎工坊,造福苍生,何故独拒黔豫之士焉?余虽不敏,尚有刷子两把!”公怒曰:“观小子之貌,其有文凭乎?”
    5.    立有间,则见其纳之员,尽皆二本之士,然则貌寝语拙,朝九晚五,虚度光阴,不过尔尔,余所乏者,不过一纸之凭耳!自忖曰:果如某生所言,自设高考,野无遗贤也!
    6.   即别某公,独行于市,征召之声不绝于耳,蘧往观之,则遍书曰:“应届优先,黔豫勿扰”。呜呼!西装白领之梦,自此休也!复观囊中,钱已尽矣,忽见柳巷之滨,有酒肆纳员,即访东家,其遇虽薄,然则吃住具有,更兼不以学历论人,遂从之。翌日,则左持草席衣架,右携脸盆口杯,乘公车往赴,时有美妇携子来,余为草席所累,让座不及。妇睨之,久而不去,谓其子曰:“我儿当勤学!不然,他朝长而入世,即与此子无异也!”余闻之,呕血数十两,鼠窜而逃。
    7.      即归,自有公车之辱,匿于酒肆,终日弗出,勤修疱艺,以为他朝创业之阶。时逢西装白领之士,长腿短裙之姝,亦只望而啧啧。倏忽间,数载也。会旧疾日甚,转而从商。及乙未归乡度岁,会李四、王二于市。李四者,屠夫之子也,据闻高考失常,欲复考,父不从,而后以其所学,畜牧养殖,颇攒余资。嗟乎!致用也! 王二者,父为商,家富资,闻其高考差分,父耗巨财俾其入庠序,后屡触校纪,校乃除其名也。无何则以巨资入行伍,越三年,以例而归,日沉于网游,一日,竟以十万金邀网红×聊,其父闻而大怒,断其金卡,焚其手机,令往乡省亲,并寄食乡中俾其自省也。然有乡人谆谆教诲之,其必嚣嚣然曰:“我为学士,且有军衔,尔等匹夫匹妇,尚不明高考之为何也,安敢轻我哉?”
    8.     呜呼!为学之本,在于明道,明道之实,在于致用,而致用之途,岂惟一高考哉?得之原不足喜,失之亦不足悲,审能尽人事,不失为本心,又何必汲汲于成败得失乎?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章故事尚可,然文字功底较差,若“高考之歧”歧,似不确,“以行此文”行,似不确。 “充塞天地”之后的四个句子,似与文章连贯性不够。“余虽不敏,尚有两把刷子”观之于此,作者可知之矣。
    • 斯篇皆营生求职之事,虽结处言诸高考之用,盖离题远矣。
    • 此篇立意与3较同,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其罗举者皆世之德能卑薄而窃以高考阶进于世也。较3篇之举玉儿遘疾,颇循于雅正。固当右此而左彼也。
    • “夫三人者,张三、李四、王二盖当高考之歧,至于今,十载也。”此为病句,当改为:“夫三人者,张三、李四、王二也。盖当高考之歧,至于今,十载也。”
    • 比来高考之音:音建议改为声
    • 堆积如雪:当为 堆积如山
    • 更甚者,娼妓被逮,则有缇骑相护,后究其责:此句置文中使人不知所以。
    • 以行此文、张三、既余也:当为:以行此文。张三者,即余也。
    • 即别:当为 既别
    • 蘧往观之:当为 遽往观之
    • 忽见柳巷之滨:滨字不当
    • 评:错误较多,语感有待提高,内容偏离主题。
    • 此盖司空君之作乎?阅历极富,语事有神,气势矫矫欲出,诚可艳羡。然高考特见一时之学力,不足概人一生之成才与否,过于揄扬则不可,一概斥之亦无谓。字句小有不佳,若蘧、疱则误字,略有可摘。




    作品编号5: 还我今生
    作者:司空敏慧
    1. 作品编号5:还我今生
    2. 邑县窭人屈志强,幼聪颖,少怀任事之能。志强生十年,双亲外出谋生,强即以长子之故,且顾胞弟五人,且读与私塾。
    3. 越八载,高考在即也,又逢双亲来归,强甚喜,遂携弟共迎 ,方归,则闻双亲离异之讯。究其离异之故,盖因其父、弃糟糠而藏新欢也。志强闻之,泪不能禁。其母宽而曰:“徒悲无益,幸天之不绝于人!我儿万勿以父辈之恩仇、而误高考矣!”言未必,则又扼腕作揖,念念曰:“愿天佑我儿!高考得尝,不求青云平步,惟愿读书以明志,勿复其父之过也!”
    4. 居三日,强将赴考,父曰:“我儿将赴考!我且待之,然则,儿当思之,至高考毕,则分而居也,我儿何往?当思之,若随我,则迁往京中,随汝母,则惟躬耕僻土耳!”强闻之,心犹不安,恍惚间,试毕铃响,惟以白卷呈堂。
    5. 即落榜归乡,父即以分居论曰:“愿携三子赴京,至于去留取舍,则但凭自愿。”强欲留之侍母,其母闻之,摆手不已,窃而私语曰:“汝父无德,新居之败亡,只在旦夕耳!我儿少而能担大事,今当随父!以顾其余二弟也!”强固不从,其母又曰:“我儿勿忧!今随父往,不过权益之计耳!我儿岂不闻无间道乎?但至新居,遇事不决,则传信于我!”强乃从之,泣曰:“既为细作,萱堂大人亦当善保儿之资料,万勿相忘矣!”
    6. 不日,即抵新居,强既落榜,欲复考之,其父嚣嚣然曰:“我有家财万贯!资财甚夥,我儿勿忧!且弃文从商可以!”强固不从,后母潘氏曰:“小子休狂!汝父所言之产业,皆为我物,万勿相侵!复读可矣!”
    7. 翌年,复考在即,强将往之,会潘氏夜归而跌,胎死腹中,怒而杖责其弟,强无奈,惟携其弟,归乡投母,即父归,则又往京中,当此时也,已越考期旬日,惟又待复考焉。
    8. 居三日,潘氏不悦,其父遂携往港澳漫游。七日而归,手足具残,债务傫然,不日,则双双自刎也!家既败亡,强随携弟归乡,转而谋职供教。待其胞弟尽皆入世,则又见母病危,观其一众胞弟,或入世未深,不及攒资,或自顾恋情,更有幼弟流亡于黑道,强惟独负其责,奔走于工坊之间,不敢作他想。后至母亡,其自谓从此可以无事矣,然则后数岁,胞弟数人,或将成家,或欲从贾,索贷无厌。苦一身之力难以遍给,诸弟阴相猜忌,以为不均,竟至不相往来,悲夫!
    9. 余识屈生,在丙申年三月之望。方其时也,强已年越半百,更兼操劳之故,又不得亲友之问切,故其人虽未及花甲,亦有垂死之状焉,余观之悯然,遂谓其夙愿,强叹而曰:“余之夙愿!高考也!”言罢乃亡。
    10. 呜呼!今闻考生迫于压力而碎纸焚书,甚者嫖娼吸毒,每至高考,则倍受恩宠。敢问诸君,较之屈生几何?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字功底较差,颇泛白,故事有记账之嫌,文字诸多不确。如:“且读与私塾”与当为于;“扼腕作揖”不确;“强随携弟归乡”随当为遂。
    • 虽强假高考为线索,以就长幅,然天伦之变、分荆之衅,似无关乎高考。
    • 历述沧桑,曲折生动,讽喻一如《儒林外史》,然词近今体,不能细炼其字,苟更求精绝,则《聊斋》当退揖北面矣。
    • 评:文笔欠练达,语感稍逊,有过别讹字,内容偏离主题。
    • 屈生生平,堪入《聊斋》之传。唯此文既以高考为题,则细述其平生梗概,似属无谓。若取其与高考相关者述及之,撮其大意,稍作论赞,或可更佳。




    作业编号6:高考取士赋
    作者:蒲衣子
    1. 作业编号6:高考取士赋
    2. 国以取士,科教为先;高考是作,选能任贤。我天朝承前世徽猷,家有恒守之业;人主重庠序之学,民无失教之愆。其后奸宄乱政,稍有止歇;武皇开边,无事篇翰。暨自丁巳冬闱,爝火复燃;太宗皇帝出长策,赚取英雄泪洏涟。岂值朱门柴扉,标榜之风渐起;固亦白身布衣,利禄之途通天。爰见天之骄子,雏凤初鸣,学压今古,世称才英。一色杏花十里,天鼓东堂试衣;白马嘶风得意,争夸宝甲题名。司马青衫,昨宵有泪;朝耕垄亩,暮对大庭。于是芸芸砺志,万众倾心,诚国朝之善政而士庶之殊荣也。乃知凌霄图上,应羞雁塔;钟陵筵中,愧见云英。范生矢志,忍辱不移;梁灏屡挫,大器自持。班侯有悔投笔,枫桥空闻乌啼;万般沉沦下品,不及登科第一。继而圣恩普降,扩招用张,兴贤育才,遍艺群芳。既滋兰之九畹,又树蕙之百塘;顾用力之如此,必收效之无疆。何以知之,在高考也;谁与归之,亦高考也。猗欤盛矣,英杰若星汉之闪耀矣!皇哉大矣,吾是知天朝之有教也!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取青妃白,骈俪以构,借明用事,涉阅以显。然字白而不炼,辞旷而不雄,或乏原心之句,而有凑韵之嫌矣。
    • 劝讽相兼,卒其章始得察其意。对仗工切,反用故实,讽寓劝中,谏出言外,洵为赋中上品。
    • 评:于赋体而言,用字欠巧妙,文体勉强,欲骈而类犬,未长于赋体而强为之。
    • 建国以来之社会教育,诚亘古以来所未有者,虽大同之世,诸国共有,然盛赞之文,何可无之?然高考之与科举,究为不同。高考之得中,与科举之得中亦相去甚远。所举数事,止于得志与否,盖非妙旨。且高考亦教育之一端,故“何以知之,在高考也;谁与归之,亦高考也”之语,似非其宜。文用骈俪,措辞较工稳,于本期诸文中,盖为特出者。




    作品编号7:杀三宥三记 . 览坡公高考掌故之随笔也
    作者:天天向上
    1. 作品编号7:杀三宥三记 . 览坡公高考掌故之随笔也
    2.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详其取号之所自,盖所居邪僻倾侧,故号坡焉。荆公尝作字说,解坡之词曰,坡乃土之皮,恐其微言的指,诮坡之学流于浮华耳。然其才智过人,省试著刑赏忠厚之策,蒙欧阳公法眼垂青,擢为高第。榜后召谒,问云,子之论文,某实服膺,然杀三宥三之语,未审所自,子为言之。坡公记问未精,卒难应对,逞慧而辩曰,曹孟德问孔北海,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出何典,答曰以今准古想当然耳。似此者,可谓浮华巧慧之大端也。欧阳公叹其机变,亦颇蒙其眩惑焉。荆公学问大不如是,其所目之书,一过不忘,所治之学,穷其颠末,操履确实,不尚黠慧。明月黄犬,惕厉二过,千秋传美。洎乎当国,多所更革,坡公虽非分庭相直,然意不多与焉,故有旁敲侧击之讪谤,以助温公。荆公有黄花之诗,言秋菊之落瓣,坡公见之,意荆公之无知,辄遗诗诮之,有秋华不比春华落之句。荆公见而笑其浅陋。然不彼与论焉,贬之黄州,适可赏菊耳。坡公至而见黄州秋菊之落瓣,乃大叹服。然其学相沿,非止一验。如识尽天下之字,读尽人间之书,亦其少之雅迹耳。坡公著志林,论史记高祖踞厕见卫青,辄云卫青独合舐痔耳。其意谓踞厕者,踞之圊厕之中也。贵为天子,虽大度不拘,可如是乎。厕乃侧之意,恐公未留意焉。噫,如坡公者,尚不可轻忽而全知,后之学者,可不勉与。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故事以东坡为例,颇有意味;然作者文字功底较差,若“坡公著志林,论史记高祖踞厕见卫青。”高祖当为武帝。
    • 用苏公之故实,审今世之取法,所录三事,妙趣横生。
    • 明识掌故,晓畅前贤之迹。以古况今,卒章显志,劝励后来,我辈当益黾勉于学。
    • 评:行文高雅,深得古风,私心深推许焉,惜与主题要求乖违。
    • 所言诸事,皆非奇谈,谓之学术随笔则未也,与高考关联亦较远。且述原事笔墨过多,所论亦止于斥其浅陋而已,无他见。且“三杀三宥”之事,盖用《礼记?文王世子》典,虽有矫饰,亦非生造。踞厕云云,谓之有异说则可,而难为的论。卫青为武帝妻舅,又家奴出身,狎之暱之,又奚足怪。“解坡之词”,当谓“坡字”,词盖语助之谓也。“不彼与论”,彼为指示代词,可如人称代词用如此否?




    作业编号8:高考钉子户(复读狂魔)
    作者:文普
    1. 作业编号8:高考钉子户(复读狂魔)
    2. 使寒士布衣一朝龙飞豹变者,古有科举,今则高考。每六七月间,洋洋乎千万人伏卷鏖战,夫奇闻也多矣。
    3. 梁实,成都人也。改革初,赴高考,五年不中。遂去家求食巴蜀间,事业之余,读书备考不辍。文战连年,榜上无名,而家财积百万。暇日益多,读书益勤。人称之“高考钉子户”。西元二零一一年,实与子同入选场,誓曰:“年齿四十四,文闱十五秋,今不中,不复来矣。”榜出,不中。明年夏,实食其言。又战艺数岁,皆北。二零一六年,实四十九矣,毅然横笔,折冲文场。榜下,中二本。实弱冠及今,凡二十考,以此为最。邻人贺焉,问所填报,答:“无所填报,吾志在一本也。”
    4. 余闻其事,慨然有所思也。昔于县庠时,有吴生负笈来,唯复读是求。师曰:“虽大神不弃,奈庙小何?”逐之。吴生者,修晳羸瘦,微发谢顶。闻师言,昂然赴他所。余怪之,问诸师兄,答:“奇人也!年三十余矣。战艺十三载,高不能及,低则不就。尝入某二本,轻之,期月而回。惜二本不再,三本亦不可得矣。”后数年,余与友联网畅话,偶言吴生事,答:“教材变换,考制将改,不得已,赴某师专矣。”又,同乡牛生,余识之时,累考已六七年。家贫,父欲其归农,不从。遍借亲友,弗成束脩。牛生攘臂驾辕,强粜家中口粮,裹资赴学。乡闾皆侧目。问所止,谓与吴生归同校。
    5. 梁、吴、牛三者,皆笃志能守之辈也。梁实五年不中,乃事于外,业余备考,不累其家,是守志而莫失其仁者也。吴、牛则不然。於戏!余多梁实而小吴、牛也。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遣词用句无可挑剔,且能做到尽量精炼。文章以三“复读狂魔” 为例,叙述详略得当,褒贬明确。开篇以“夫奇闻也多矣”,继而述奇闻,承接得当。然文末唯臧否人物,似未与开篇未有所应和。
    • 此篇梁实事迹,系化于时闻,而后吴、牛者,笔者自见也。虽附申释,所恨未深,故兼叙三事,未若详录一事也。
    • 阐述生动,议论精绝。三人其迹虽同,而德之厚卑可得即见也。昔有先捧檄而后投簪者,盖父母与所志俱两全方为上善也。苟偏绌其一,何足为孝夫志士耶?
    • 评:殊胜于用字,言语质实,裁减适度,有史风。
    • “慨然有所思”下乃忆旧事,白话常见,文言中稍嫌错愕。三事皆小说之材,而稍欠描绘摹状,三人三事若无别焉。




    作业编号9:看图说话
    作者:蘧庐
    QQ截图20160628180542.jpg

    1. 作业编号9:看图说话
    2. 丙申大比之期,余律身私室,拟战公闱。设科下,旦暮嚣嚣网路间。启卷视,漫画也。乃伏案信笔。始若游刃,俄而滞,复大窘,汗涔涔下。至笔堕神失,恍非人代矣。
    3. 方痴坐间,闻空中语作:“尔何人哉,胡为至此?”其声若来三千界外,乃入耳虺虺,作奔雷响。余战慄惶悚,不敢仰瞻。顾左右二童,其一持簿,口不能言,其一掌印,耳不能听。乃恍然惊:此非天聋地哑耶?然则空中语者,岂非文昌帝君乎!更不遑审,乃稽首上白:”下界逐名凡夫,偶事雕虫,覃思极虑,神游至此,不意冒犯仙府,上渎天严。“
    4. 告曰:“人天悬隔,非念力坚深,必不逾此。今下方秋战,攘臂思奋者,固在其宜。然汝之旧闱,岁去已久,奈何矢意至今,不肯灰退?汝可俱白。”
    5. 余闻声泫若,抚膺凄然:“仙尊大力,虽蚍蜉蚁子,不出垂照之外。猥以朴樕凡根,不能自知,上承威神,剖心以告。昔应铨闱,父母望我,志在登龙,言必清华焉、北大焉,外此众庠,皆非度内也。一困场屋,三年蹇步。顾予齿增,亲亦渐老,不得已折就武大,宣言曰‘名高而擅胜者,舍此奚为’。而中心耿耿,翘思转甚。父母旧命,实未尝一日去于襟怀也。今少觑微机,能无踊跃?庶了此结,并申前愿也。
    6. “然笔砚飘零,虽无过望,而鸡虫得失,犹有悸余。今见此画,心始少安,盖其题旨非不明矣。
    7. “夫天之赋物,其性不一。圣人因材施教,力其学而不强其天,责其能而不责其不能。是以君子轻骐骥之一跃,而重驽马之十驾;慎持盈之小亏,而贵常材之寸进。何必胜人?求自胜耳。于是骋怀若马,走笔如龙。风檐寸晷,千言可下。
    8. “忽而自见我身。余测地步天,工徒是业,材本下中,强为力食而已。自想往者惕厉,孜孜矻矻,十岁积功,仅得‘61’之寸进。同人多我,不过志坚行苦。然去‘55’,亦何足道哉?而十载韶光,一梦逝空。余固彫文士也,强以一念之坚,争衡贲育之门。复视漫画,若皆刺我。是以辍笔踌躇,思深情苦也。
    9. “更观‘100’之人,偶或少却,犹拔我万仞。其在小亏,适增我大惭恧耳。况三千六百日风雨鸡窗,夜梦秋更,一旦而为眼前心上。其有胸之大喑呜者,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复有世之大垒块者,非酒可浇,非身可逭。使赍粮万里,转徙十方,犹不能脱此一寸之窟,则天上地下,孰有可逃?是余所以笔堕神虚,爽然若失者也!”
    10. 帝闻言而太息,徐宣音曰:“汝以文章之手,而求班匠之工,譬如以狸致鼠、以冰致绳,虽力何能?
    11. “盖天下无不材之士也。用其长,则为牧为风,为夔为契,为皋陶为后稷,为‘98’为‘100’,为天下一切英英、岳岳之伦。不用其长,则为央为鲧,为徽为钦,为共工为驩兜,为‘55’为‘61’,为天下一切茕茕、落落之士。
    12. “文章者,心之画也。心不可安,文章奚适?譬如决狱之吏,勘其乱而不能与其治;授业之师,传其道而不能与其德。世皆谓吾为文章之司命,夫司其文固不能与其文也。释氏云:因果通三世。三世之事,非尔所知,然而三时之事,庶可征也。盖前时因者,此时果也;此时果者,后时因也。随所作意,成所作事。汝其昭文,文胡不至?汝其立名,名孰不达?君子所患,知其穷而不通其变也。苟不自拔,谁可相拔?
    13. “天之道,赋其材也。人之道,明其赋也。今观下界之赴考者,千万其人。得意则龙飞而豹变,失意则鹢退而蠖伏。天之赋材,宁止一途?苟不自明,欲以肤寸而当人之百仞,虽有大勇,亦何能为哉?此吾所以不以‘55’之寸进为得,复不以‘100’之小亏为失者也。
    14. “然高考不必咎也。使天下四业百工,万方九有,同规矩而一绳尺,卒以一纸而为一身之荣辱、一世之进退者,是可咎也。此固非汝一子之伤矣。逝者如斯,汝其勉旃,去矣去矣!”
    15. 俄天大震,恍然寐惊。顾内子牵衣,将为米薪之计也。
    16. 二〇一六年夏五月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辞华丽流畅,故事有趣,说理透彻,且为高考题目,真佳作也。
    • 主客问答,大赋之裁也。援策契谐,合场递进,遣词精当,推叙娓然。俾人难于废书,阅未既而三击节矣!
    • 文雄旨诣,读之惊绝。然君言“使天下四业百工,万方九有,同规矩而一绳尺,卒以一纸而为一身之荣辱、一世之进退者,是可咎也。”此论初览之谓当尽善,盖言高考与昔之科举有以异乎?其实不然,使此论置乎先代、计划经济之时,则庶可不谬。昔世分四民,纵钱帛雄富可冠于今古,然终为末流,岂足与士大夫颉颃高骞哉?今则如何,使勇登蟾桂,足践清华哈佛,岂能尽有墨绶荣身者乎?若甫落孙山,年且未冠者言之亦差可矣。倘久去夏闱,长事劳止,迄足小康于时者言之,殆非确论也。何者?而今业有三百六十行,众作繁兴,市场经济大行于宇内。世有累举不第、屡困场屋,拜颡稽首以希纳于中专犹苦不得者,然室拥巨赀、富拟王侯,诚一时之素封,二千石犹且日与盘桓,用求稍助其GDP者,此以财雄也;又有潜心汗简,穷索曲肠,虽学历卑琐,而文章大行,使庶民仰止,莫不争求一睹颜范,冀能速新其作者,此以文荣也;外此者诚非鲜也。岂文战久北者悉为困沮蠖屈之徒哉?故曰今之高考与昔之科举,外似同而内实颇相大异也。
    • 评:构思巧妙,行文精到,文质彬彬,惜文气少亏,自然稍欠。
    • “天严”似当为“天颜”。构思、描述、议论、词句俱佳。惟分数直述,若于文言不甚合,然为看图说话,亦有无可如何之者。当为本期作品之首选。





    作业编号10:心术
    作者:子玄
    1. 作业编号10:心术
    2. [一]高考者,抡材之大典也,而亦有重要于学者也。盖未考之时,温习其不断,模考其不绝,诵背其不停,而解题未尝一日休也。又数窥历年之陈墨,以贼今年之欲出。是以逆备不可不谓之周,前豫不可不谓之赡也。然至于考日,木立而束手,不复昔日之利,而失向时之智。及出榜,远去尝所模考者,而失人之望。何也?其必心术使然也。
    3. [二]或二人者,智力若,所预等,然相去甚远。则其必不以物,而信有以于心。夫心术沉静,则攸为如常,甚乎愈之。而心惶惶不能静者,纵其才智凌于众人,亦将屈乎人下。而才智虽有不如,倘俾心安,未必不能杰拔人上。
    4. [三]畴者,余之高考,初试语文。笔疾而不自知,心奋而不自禁。既毕,及出乃悟之。自忖必将不若常日。至于综合,心少安,尽吾力与备,以矫力周全。则虽不知分数,亦料无虞而可得高分。后验之,皆果。
    5. [四]《中庸》叙中和之理。既致中和,乃有以位天地;既得正位,乃有以育万物;既育万物,则一高考何足道焉?此余高考之得也。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章文辞流畅,心术之论,以己为例,然说理颇显干瘪,且有跑题之嫌。
    • 破题切直,继论心术之效,证以亲历,乱以《中庸》,不可谓不信也。又“贼”之一字,足见镕炼之功。
    • 论心虑之为用,似若随笔,复如扬子云之《法言》。
    • 评:论述得当,行文稍涩,然不失高古,惜最后一段蛇足。
    • 语简,而或难明其意。若“远去尝所模考者”何谓?“心术”又何谓?段[三]失之琐碎,且孤例不足以言理。



    作业编号11:黄公翼
    作者:叶子
    1. 作业编号11:黄公翼
    2. 黄公翼,成都武侯人。未及冠,以亲殁投仲父,徙居渝地而游泮焉。
    3. 初至邑学,或未详其所自,以公质朴,目为田舍子,直呼曰“乡坝佬”。公为人讷而克己,亦弗为辩白,唯勉自勤学而已。有女名秦舒,业师子也,与公同学,好而知礼,称公则以名,使公必曰请,公奇而慕之。后尝共案受业,相知益深,遂为交好。及近大比,因互约:“若续同砚,当结丝萝。”
    4. 榜出,女不第。公见招于川大,不欲就,跪谢仲父曰:“不肖子翼,少失怙而乞养堂前,蒙仲父偏怜,甚于己出。翼思之辄涕零,常惟父事膝下以报纤末,诚不敢稍隐方寸。今所不欲就者,秦氏之故也。翼知其材,秦女而入蜀,实难矣。约誓在前,不忍废也;仲父之命,不敢违也。虽请复读以成事,亦唯钧裁是从。”仲父闻其言,默然良久,所持香烟毕燔,而烬不为坠。有顷,曰:“噫!秦氏有好女……”复而止,曰:“小子成人矣夫,伯氏其知之乎?勿以束脩为虑,然无再者,何如?”公唯唯。明年,皆中本科,重师并取之。既卒业,果得为夫妇。
    5. 复读之事,究其由也多焉,而类此者可谓鲜矣。得失也?讷辩也?论者以为难。《诗》曰:“造舟为梁,不显其光。”公岂非自为舟梁者邪?不然,室中人其为他属欤?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章结构严谨,故事丰满感人,“所持香烟毕燔,而烬不为坠。”画面感强烈,全文文辞流畅,确为佳作,故首荐之。
    • 其人栩栩,其事真真,传记上佳,足彰品性,亦明上天有媒妁之德。
    • 极善摹描,读之如在目前,文笔精当,然思想境界则显泛泛。
    • 文字佳。然事迹无奇,不足以为小说,亦不足以喻长理。



    作业编号12:高考福禄因果论
    作者:天天向上
    1. 作业编号12:高考福禄因果论
    2. 夫擢材经世,定国安邦,即预社稷之事 亦克修齐之功。然入彀有方,知人有术,规矩成而方圆可致,龙门越而鱼龙斯分。故科举荣身,先代所美,高考折桂,斯世堪矜。寒门贵胄,才情准此而分,严慈亲眷,谈说引是为荣。云玄多士之冠,曾高茔冢添光。马蹄超逸,笑孟子之轻狂,传胪下殿,颔邓氏之群英。古来佳话,何可尽谈。今朝胜遇,亦难卒论。然高考之等差,实非福禄之定分。历览先代,不乏及第而偃蹇;纵观近世,亦有见取而平庸。原夫才情之与福禄,非肯綮相属,如菽麦同植,而结实各异。虽在一身,兼善者希,故有文章命达之怨,春风众吊之悲。或有素封巨室,目不识丁,衣食盈溢,而赧论风骚。故圣人有富贵难求之叹,陈蔡绝粮之归,丧家累累之诮,望河兴叹之悲,此智上而福下之类也;而晋惠富拥天下,而痴騃不化,此福深慧寡之绝者也。殷鉴不远,人事可循。君子见机,达人知命,穷本溯源,莫兴渺冥之叹,修因感果,可施再造之功。袁了凡之改命,俞净意之回心,岂但登科,更得厚福。泉远而流长,本立而道生,行有不得,辄求诸己,怨天尤人,还同碌碌。善用其心,无所不臻。曩者范文正公寄寺读书,不为良相则为良医,其志脱乎芸芸之上,其福载于冥冥之中。义田润族,待臣举火,戢杀善劝,六丈称神。进忧其民,退忧其君,谥曰文正,名岂虚传。为士林之楷模,作道德之南针。千秋懿范,万古仁心。故其族也绵衍繁盛,兰桂芬芳,何可具载。故知福慧具足,辄高考何羁之有,匪特无忧高中,亦将福禄绵长,君子察夫所自,善属意焉。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文名为“论”,然其文体却为骈文,实不知所云。
    • 虽为论策,而选骈体。取青妃白之间,或引故实而锢思,或对隔句而乏义,体例害意之谓也。
    • 言以文远,盖此之谓也。通遍警句精练层出,语重心长,诲人谆谆,惜重结论而少论述,如举事例以成警言或可更进一步。
    • 文笔绝佳,可与9号角胜负。然今之世,高考之通否,其影响一人之福泽命数,似与科举之通否迥殊。且科举用文章,三年取数百人,通与不通,系乎座师一时之喜好。高考所取以万数,文章论辩,特其一端。连年无功,不可谓非战之罪也。然则就高考而论命数,论福禄因果,似有未安。




    作业编号13:孝廉举
    作者:乔木
    1. 作业编号13:孝廉举
    2. 江南自古为富庶之地,所赖平靖安流之所归也。而擢才等第者,往往多乎平顺之所卒业焉,托兴地之平裕,与风尚为主流。苏杭据江南之奇,山水环联,品物通亨,为世人之所向也。
    3. 唐某年,有张氏商贾自襄阳流徙苏州,眷其人文胜概,遂既安居。比邻有孙氏乃冠族,二姓行货往来,素有交契。张氏老有一子,与孙氏一族唤山者,年相仿,灯窗课读,咸相偕影。及长,入诸生,缘其所受不一,由是趋向截然,张生性僻静,为人蕴藉,进止涵养,文辞瑰丽,勤学有操,拔解为乡闾所信重,殊不类平流。孙生滑稽才子也,学负中流,华服韦带,放浪无拘,举业不尝为族人所厚赖,日复以趋,争名在切,孙生尤以为间矣。然张生不意过垂爱戴,所重唯父而已,张父年迈古稀,治产虽积,乃将有生之际而望子登科,当榜长街,承降皇诏,璋显龙庭,此为死而无憾矣!
    4. 维闱在即,二生卒相赴京,不月,既入长安。长安制度伟丽,不可具状,彼时之景不为觉也,会科举场,长安上下,背行蹇驴,负笈持经者,比比皆然,此即时之大闻也,与无比焉。凡俊茂杰然有类书生者,人皆往观焉,拟或为他日登龙造就,位极人臣者也。待开科日,学子既集会场,而诸生遽容在颜,岂有所隐?张生面色自若,研磨以待,由吏部侍郎为主司,亲示题名,其题曰:“孟子云:事,孰为大?事亲为大” “大尊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张生方喻义,落笔行云,书至深,适然稍加思索。今上以孝推节天下,然父年近耄耋,期颐人瑞,却意于科举仕途, 我将弃举子业,奉养余年,岂非有喻于张哉?遂顿笔决思,不知所处。在侧孙生冥思无助,乃由机袭其半卷,累然成章。
    5. 待放榜日,缀行而出,孙山幸忝榜末,欢绝不已,不由使吏祝报,先敕告而遽奔乡里,苏州乡民于城设顿,奔集相率携鱼酒以庆,备诸佳肴,以俟来者,待孙山归来,其人于宴所,稍稍肆意,玄乎灌彻,所言事状,咸为自陈。张老见旬日不授报书,子亦久未归来,不知原由,乃诘情孙山,山恣情自乐,把酒对吟:慈恩寺碑漫卷开,金榜题名早早来;解名尽处是孙山,贤郎更在孙山外。言讫,诸席大噱。
    6. 城宴之外,张生泛舟湖夜,悠寄江濑,徕徊苏城,抚然奕奕有所得,时而戚戚若有失,彻不能寐,顷日离乡,皆拟为高中,乃由大义而失意于心,无名而嗤笑于人,怅然而太息。见外枫裟烈影,渔火粲然,山寺钟鸣,铮然哀切,感集之际,不觉油然而吟咏,其诗曰:夜落乌帝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7. 后记:孙山初仕他州,年不暇归,后丁忧三年,累官司御致仕,张生以孝名满其地,后于天宝十二年举进士,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洪州。
    复制代码
    评价收集:
    • 故事为“名落孙山”,颇有趣味,然文中主要人物刻画稍逊之,致使整体未有出彩处,且文辞尚有可修饰精简者。
    • 叙张、孙应考之别,间阐事理。笔构颇古,可媲史传也。
    • 故事、文笔可乱古人,高古令人服膺。首推此篇。
    • 此文之命意、框架,似宜于白话而不宜于文言。盖用白话则情长意远。用文言,则其情其理,皆难自然而出之。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6-11 10:5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0

    主题

    2

    帖子

    0

    精华

    默存

    Rank: 2

    积分
    129
    发表于 2016-6-11 10: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100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6-17 00:11
  • 签到天数: 46 天

    [LV.5]常住雅士I

    38

    主题

    197

    帖子

    9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660

    文群长老

    QQ
    发表于 2016-6-11 10: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饱谙世味,一任覆雨翻云,总慵开眼;会尽人情,随教呼牛唤马,只是点头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天前
  • 签到天数: 127 天

    [LV.7]常住雅士III

    58

    主题

    243

    帖子

    43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2130

    文群长老椽笔

    QQ
    发表于 2016-6-11 19: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大道得成心死後
    此身誤在我生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2-2 13:20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59

    主题

    178

    帖子

    6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283
    发表于 2016-7-1 20: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10-16 08:39 , Processed in 0.154424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