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195|回复: 8
收起左侧

[文斗] 2016年8月作业:女权vs男权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发表于 2016-8-1 10: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思酒友 于 2016-9-8 07:49 编辑

    900-500.jpg
    一、主题:
    “女权vs男权”标题自拟。
    二、描述: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男权优势文化,霸凌家暴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随着现代女权主义的崛起,又引发了社会针对“怕老婆”“嫁妆废行”“女性上桌吃饭”的激烈讨论。
    请你描绘“性别主义导致的当今社会种种乱象”或申论“你认为什么是女权主义/男权主义”,并以此为角度,作出适当的分析和评价。字数须300字以上。
    三、奖励(欢迎赞助):
    (一)状元:三联书店《管锥编》一套,陈思酒友提供。
    (二)若投稿作品达到10篇以上,则前三名是“新文言”论坛注册会员的,第一名授予“状元”头衔标识;第二名授予“榜眼”头衔标识;第三名授予“探花”头衔标识;若投稿作品不到10篇,则只授予获奖得主“状元”头衔标识。
    (三)所有参与本期群作业活动的朋友,均可获得“新文言”论坛电子名片一张(须向文普提供联系方式)。
    四、投稿渠道及时限:
    请在8月31日晚24点前提交作品至本期组织者,或直接在论坛本帖中回复贴出,格式为标题、作者、正文。
    五、本期组织者:
    陈思酒友,2363869494 @ qq.com;文普,15152903@qq.com。。
    六、投稿作品注意事项:
    (一)提交作品必须原创,内容上不能与先前所投作品雷同,即使同一作者提交多篇也不能相互雷同,否则后贴作品视为抄袭。
    (二)若组织者参赛,其作品可获得正常的投票和评价,但自动取消获奖资格,奖品颁发对象向后顺延。
    七、作者须知
    为了切磋促进,共同提高,我们鼓励针对作品的相互批评,只要是诚恳的评论,哪怕篇评论中有偏颇的地方,也值得肯定。所以,在交流时候,一不要迷信别人的意见,二不要因为别人的意见有谬误,忽视了他的其他建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只有相互批评,才能砥砺相长!

    ===2016.9.8 更新评委评语===

    一号评委:
    [size=34.7708px]最喜欢文章4啦(∩ᵒ̴̶̷̤⌔ᵒ̴̶̷̤∩)

    1.以天喻男子,以地喻女子,而地始终不能与天齐,当今社会,虽然男女已经没有贵贱之别,但在作者心中仍然有一定高下之分,其强调男女各司其职,认清自己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定位。行文如宋时老儒,侃侃而谈。
    2.“假权利之公而谋不平之私”点破了当今很多所谓“女权主义者”的出发点,古有弃妇,今有弃夫,男女平等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相互扶持上的,而不是喜新厌旧、见异思迁。
    3.本文举不久前发生的老虎害人事件为例,欲论证阴盛阳衰的现象有害于自身,甚至有害于社会,但此文强调的其实是女性在家庭里应该有与其外表相称的素养。以赋的形式议论实事,文采盎然,新颖生动。
    4.用典和类比并用,论述如行云流水,文质相扶,鞭辟入里。强调要按照能力来选拔人才,消除职业上的性别歧视。男女应当没有尊卑之分和高下之别,在社会上公平竞争。
    5.文章站在丈夫、一家之主的角度来讨论女权,强调不能以色择妻,要注重女性的内在美。认为放纵女性,就会误事误家甚至误国,未免陈腐固执,大男子主义了些。
    6.“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作者以此戏言虚构了一个小故事,影射当今社会的“AA制”和“包养”,女权或者说对女性的尊重应该如何落实,男女的观点并不相同,这也是社会矛盾产生的原因之一。
    7.社会是不断发展的,男女地位平等,是大势所趋,“人所崇者,不在男女,在其能也。”是文章的核心观点,如今男性和女性都应按照自己能力所及从事职业,没有什么尊卑高下,少言论多实干才是正道。
    8.文章较为理性,行文老练,用词考究。强调提倡女权也不能损害道义,女性在享受与男性一样的社会权利的同时,也应当履行社会义务,尤其是不能损害他人的利益。点出有些女权主义者鼓吹女权其实不过是为己为私,而且欠缺法律意思、道德意识。


    二号评委:
    肆号作品——《何为“女权”?何以非“女权”?》——评为第一

    壹号作品——《物居其位论》
    论点大而无当,其主要内容已经于女权主题不甚贴合。前一段如穷儒论经,读之茫然如坠云雾,为文近半而不见“女权”二字,似从他文割裂而来。 文字思维跳跃,对恐龙灭绝、三年天灾等等的描述完全不知意义何在,令人费解。 内容脱离实际,其中与现实男女关系有关的言论不过数句,而通篇却在谈论天地阴阳日月云云,毫无可行度与感染力。  
    贰号作品——《徐生》
    作者文字颇有根基,但尚未大成,部分字句运用不当,行文偶有不流畅之处,但整体上可称文笔不俗。 内容戏剧化程度太高,读之者皆知为虚构,以此为寓言则可,以之相攻讦则适得其反。 以寓言而论,前面无关主旨的内容略多,徐生的生平、二人的结合等等均可数句间介绍完成,而徐生张媪的谈论流于浅显,未能完全展开论点。作者讲故事的能力还有提高空间。  
    叁号作品——《有虎伤人赋》
    作者文字与积累远过同侪,但以文笔而论可谓今世一流,无可指摘。 然而用一则未经证实的新闻作为论点,以猛虎伤人与女权相联系,极为牵强。对死伤者肆意嘲讽,对伤人事件庆贺高歌,亦非君子之道。观点过于陈旧偏激,使得全文本该有的幽默感大大下降,恐难以感染读者。价值观念。全文高谈纲常福祸,少谈现实,涉及现实者多为对新闻的臆测,恐为贤者不取。   
    肆号作品——《何为“女权”?何以非“女权”?》——评为第一
    积累和文字皆过同侪,论理详实,论据丰富而联系现实。内容以论理为旨,不以攻讦为能,谦退冲淡,有古君子风。愚以为此文可为第一。  
    伍号作品——《女性未可轻纵论》
    文字颇有功底,内容一无可取。给人的感觉是将中学生论战中的一部分截取下来翻译成文,无头无尾,不知所云。说句得罪人的话,这种直男癌言论就不该参与评选。  
    陆号作品——《请客解》
    短小精干,可称妙文。如此简短的文字便能将一件颇为复杂的事件叙述清晰,作者文笔当真不俗。用典精妙,适得其所,可见积累过人。所不足者,妲己赐周公之说已属诙谐,且均属高位,作为请客事件的男女主角并不十分适合。也许将男女主改为其他历史名人,亦或是将请客改为其他性质相同事件,更显趣味?  
    柒号作品——《男权女权小议》
    对于各方面意见作了总结性的论述,简短而全面,令人信服。文字温和恳切,如长者谆谆教诲,令人心向往之。   捌号作品 作者对于当代女权的了解较为深入,因此理论也比其他文字更加全面,内容切合现实,言语皆中肯綮。


    三号评委:
    我最喜欢第四号作品。

    1.作者虽行诡辩,才情不掩。只是第一段冗长拖沓,且与主题关系不大。文中极力从天地无法合并来论证男权女权不能对等,但复杂的人事和简单的自然现象不能完全混为一谈,况且以女为地、以男为天已经是人为的设限,为什么女性不能是天,必须困在一方院子里三从四德?文章论据单薄,不能以理服人。
    2.构思新巧,文从字顺。但秦氏嫁给徐生不是因为钱,第三段直接写秦氏抛弃贫穷的徐生有点突然,在第一段补写秦氏是爱慕虚荣的人似乎更合理。另外“所谓男权女权者,皆用于此矣”一句是作者观点有所偏颇,用一个例子就得出了绝对的结论。  
    3.吾未读此文,不知何谓“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今有幸拜读此等妙文,似有所悟。  
    4.读罢此文,不觉会心一笑。其条理之分明,辩驳之犀利,气韵之流畅,或可发彼因循守旧者以深省。  
    5.篇幅短小却将“女性未可轻纵”说得有理有据,语言简洁流畅,可惜分析到最后得出“为男而宠信妇人,殷鉴不远”的结论,而不是细究如何正确对待女性,虎头蛇尾。  
    6.此文脑洞大开,以小见大,但诙谐有余,古韵不足。  
    7.结构严谨,说理透彻,不失为一篇好文。  
    8.文章语言凝练,思辨性强。但阅遍全文,仅有一个极端的例子做论据,稍显单薄,也不能体现出“慎闻”和“深察”。



    四号评委:
    推奖第四篇作品。

    1:起句天地宇宙,势在铺排,下逮古今之辨,则气亏而力损,至遽止于“以小喻大”,是欲引“切题”之语,而不欲负“唐突”之名也。后虽援周易、假家事,以说物位之理,惜哉流于口号奋呼,未能析其本也。
    2:徐生一事,但见男子忧戚楚楚,罪咎在女必矣,思诱众口以过之,是立场不甚侔也。作者既摘女权之钻营者,而未申论女权其旨,述多而理少,是用墨不甚正也。虽然,故事精构,文字通达,讽指时闻,并有可采。
    3: “式求果因”之结论,未加释证,骤然成文,以“虎祸”言“妇人不义”、”牝鸡越职”,更引至“纲常”“六艺”,谤辞害重,恐难服人。词行句间,如“作倡”“ 蹈妄” “发长智短” “因果业报”,似忿忿然有所倾向,而辅以凑韵之用。全赋非独轻侮死者,更发“饲虎诫人” “庄生鼓盆”之语,令人涊然生怖,口舌之快,乃一贪若此耶!虽然,辞采亦有可摭处,笔杪灵动,堪为佳赋。
    4:精言密思,巧于辨物;高瞻博引,长于释理,盖系诘前文之驳论,列排异说,逐条答对,故能获声势之威。“男尊女卑”咎于“封建固疾”,“女权见欺”归于“女性尚弱”,其说皆有可信处。虽然,文字限于答问,外无自拓之构,是一憾也。
    5:史籍鲜载女子名,乃社会历史所致, 样本既少,故“弄权乱国多,扶倾匡谬少”系“幸存者偏差”, 不足以辅证 “性情有别”。全文视女子若货殖,将劝择优而居奇,窃为不取也。
    6:文析男女龃龉之因,在“见异而相用”,然衅隙之端,不止“AA”,亲疏之别,远越“家事”,结篇无有斡旋之术,“ 可少解之”恐非皆准之法。
    7:作者胪陈古今,并加推理,指出“男女无尊卑而世有所尊卑”,不淹物表,不泥旧训,实功于自思者也。芟裁成文,粲然有采;对策成理,阗然有实。结篇叹惋时俗难易,发善语以规世人,足见君子之风,但观点较保守。
    8:作者思现中外“女权”之异同,欲“触辟不道”“自由不讳”“颐指气使”而出离规矩之外,信非女权之真诠。然今虽有不自庄自护者,“不服而如其所如”则过之,知其错谬而不能辨明,亦无出补益之法,良为可惜。

    五号评委:
    1号:
    文首段阐发过多,久久不入主题,宣宾夺主,特别“逮乎近世,人心凉薄”以下,于主题无补。
    第二段中,“天地虽有高下之分,实无贱尚之别,男女亦尔。”有两个问题,1.天地 男女 二词组中字的位置虽是并例关系,但有先后之别,在叙述其关系时,相关的词组 贱尚 也应配合其位置改为 尚贱 。2.贱尚 虽反义词词义明了,但建议用 贵贱 ,因此为习语,不宜改动,否则与习语相乖,有做作之嫌。又,此句与下句逻辑上不衔接,位置不当。
    “辄其应如是”,辄 字疑误用。
    全文多言他之句,主题游离,如:今时之霾,此但地之雾露耳,民尚不堪,遑论天地之一乎;
    遣词过于猎奇,使人觉得神虚乏力,如:儿鲜睹母,莫可京焉,恒常驯进
    总体观点中正,文气畅顺,稍嫌后劲不足。

    2号:
    首段:“少儒学”须改为 少学儒 ,否则不成句;“寡于交通,不善交迎”意义重复; “乃问起姓名” 起 字疑衍或当为 其 。
    第二段:园亩佣佃,亩 字不当;
    第四段:子弗之悟 弗 应改为 不;遂病矣  矣 字宜删。
    第五段:况汝二子者 不明二字何指;

    全文立意以寓言见胜,然行文泛白,未得兼胜。

    3号:
    第二段:白虎有衔珠之贺,白虎 当作 白鹤; 是以黄人守日,是以 二字建议改成 昔在, 因与上文没有直接关系,不是因果,不是转折,不是递尽,故“是以”不妥;观虎兕之浮河 用典不祥,其义过涩;故害之及其身,之 字宜删。
    第三段:然则发长智短,则 字宜删;可怜柳质金闺,可怜 宜改为 惜 。

    全文见微知著,信手文章,然字词间欠斟酌,多苟且处,观点则不与论。

    4号:
    第一段:诚彼谬也,彼 宜删。
    全文理据得当,文词娴熟,势如破竹。好文。窃推为当期状元。

    5号:
    行文老到,观点偏颇,私不喜,故不取。

    6号:
    古白过多,盖言对之故。巧构故事,然有谤毁前圣之虞。

    7号:
    恒古 当为 亘古。
    持论中正,欠新意。

    8号:
    夫为人妇(而)通于人,不道之甚也。谋乎奸夫(而)杀其夫
    其称之也若巾帼(不通,本就是巾帼)
    十际女处末焉(十际用法不妥,十际是指人伦的五种关系,本意并非五种等级,也就是说 五伦中的夫妇 有尊卑,但与其他四伦没有分等级,因为不能说女人在十际中处于末流, 我们说 商为四民之末,这样是可以的,因为四民是分了等级)
    必从女权之目以目之(必以女权目之)
    凡说之所以惑人,必其辩口繁辞,其饰诈巧诋也类忠义。(其 删)
    承于古世而来之 推汰先世而来之,(之 删)
    夫欲自由,不讳,所入,自袒放,皆其可自为,而不可其外必(故作晦涩)
    慎始中防熟计虑终(乱来)
    寤寐所欲之(之  删)
    今挟之说以入之,免世之议之,无俗之讥之 故西人之讥之曰(全文 之 字已经很多了)
    论说高明,心思缜密,观点可取,行文老到,惜故作晦涩,有害文气,未臻精简,贅言横生。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6: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壹号作品

    物居其位论

    察夫天地之始,万物之元,必藉其本,方滋其末。天地居其位,日月布其德,准其法度而顺其时序,则寒暑往来,品物流行,民人乐业,社稷功成。故王有德而国有道,如车循轨而马识途,驾轻就熟,遐迩可致。国有道而民得其常,国有常法,家有常业,道有常理,故民有常心。常心者,成立之方也。日月常行而万物生发,江河常注而舟楫可运,诗书常读而圣贤可觐,功过常思而福慧可臻。故外仰其恒,内守其常,恒常驯进,则功不唐捐,为国者国昌,为家者家兴,为人者人厚,为己者己隆。逮乎近世,人心凉薄,江山仍易,风尚时新,故有刀兵之祸,流血漂橹,髑髅山积,冤恨未解,复有饥馑之劫,饿殍蚁聚,甚或人而相啖,复有疠疫之气,其来则如星火之渺然,其滋蔓则如灯烛之破暗,未数日而华夏萧索,市井阒然,店肆罗雀,野旷天清,人惶惶然。此其灾异之大端也,至若民人饮苦食毒,坐浸淫之细害而染疾,或不堪生计之艰,或难任胸臆之窒闷,往往而绝者,亦未可胜述也。原夫变乱之本,非止一端,详其腐蠹之由,实赖多方。凡情管见,未可高屋建瓴而全观,故有窥斑知豹,以小喻大,则斯文之所为也。
    今世尚女,且过于男,此恐变乱之一端也。夫男者,乾之象也,其犹天覆万物,清轻而远旷,察微匡谬,行其大权,宣明正气,莫可京焉。夫女者,坤之象也,其犹地载群生,忍负而不矜,含育滋养,达其大德,其功亦大矣。天地虽有高下之分,实无贱尚之别,男女亦尔。或曰,如是,则女不当与男同权而共事耶?噫,何见事之太迂乎。如彼地者,可与天齐乎?考夫亘古之初,天外来石而枪于地,地动而风作,遮天蔽日,宇内黯然,其时之骇龙踪绝,草木并湮矣。地无生息者,不知其几万年也。此特地之尘并于天耳,辄其应如是,果地齐于天,吾等俱为齑粉矣,宁无畏乎?今时之霾,此但地之雾露耳,民尚不堪,遑论天地之一乎。如妇人者,字而育之,乳而养之,上孝公婆,下护子息,主内而宽夫之忧,谦卑而处,此功类地也。地厚而万物滋生,则天清日朗,地亦得其宜,知道而行,其非如是乎。今颇有与男争名论功之妇,彼凭独立而傲世,每致分庭抗礼,夫亦无奈其何。然天地失其职,故万物不荣,家无即具,儿鲜睹母,或有天地离绝,万物摧折,为害则大矣。
    必居其位,可全其德,能致其功,竟成其实,此为人之道也。如国有君臣之别,家有尊卑之序,文有首末之语,药有佐使之伦,必居其宜,方仰其力。若月同于日,则二日燋然,若日同于月,则清冷乏绝,并未可也。故上善若水,为海则汹涌澎湃,为江则奔流运注,为泉则冽然清凉,为井则甘居幽隐,此从容顺适之德也,人可鉴焉。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6: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贰号作品

    徐生

    时有徐生,少儒学、美姿仪,博艺多方,而寡于交通,不善交迎。以其才而名于邑人间也。同乡女子皆慕之,以为好逑。一日徐生往城北市,见当垆有女,颜好而态娇,乃问起姓名。女自称秦氏罗敷,素闻徐生之令名,欲一见为快,而惜其缘吝,今尝夙志,感其幸而不能止。徐生遂与欢谈,私成约束。
    徐生家承园亩佣佃,资币巨万。故及反,乃贽见秦氏之父母,申达诚素,约聘以厚币。二老间问其女之用心,而秦氏私慕徐生,固愿归之。徐生大喜,不以资金为爱,重宝欢其妻,千金奢其婚。故家资强半荡靡,而无以继之。
    既婚,徐生不善殖货,而消费不能禁,日久而下,家益窭。徐生苦之,丰容渐损而无补其事。于是秦氏厌之,而思于逾矩之事也。
    事发,徐生怒,与秦氏辩。秦氏侃侃而语之曰:“古人所谓以贤以色云者,固皆有所求,而应于女子之身也。而今女权之日张,而余欲求乎男子之身,亦其宜也。彼有所予我,则我趋之事之;彼无所予我,则我去之弃之。是理之常,子弗之悟?”徐生不能胜之以辞,气郁于身而不发,遂病矣。
    坊有张媪闻之,乃造徐生欲宽解之。徐生见于榻,媪悲之,慰以言,坚不能听。则媪言曰:“我子姑恕之。彼女尚年轻,年轻则不免乎气盛,气盛则思易迁,及其餍,则自反也。况汝二子者,元配也。虽外多非分,安能相侔乎?彼女不通世事之理,我子何必与之较,而自伤乎?子不老,及至,方知两人相携伴之贵也,今与仳,老则将有悔而不可复者也。我子姑恕之哉!”徐生怒,奋呼曰:“是何理哉!是何理哉!”媪对曰:“我子勿急,不利于病。昔亡夫之在时,尝有事而泄乎余,余坚请离,而吾姑劝余云者,皆类此也。而左右以此为善,余听之,不亦至于此乎?彼辞尝用乎女,讥为辱女权,今用乎子,不亦可也。今为子说,子当有思。”语毕,媪辞去。初徐生闻媪来,强卧而见,及媪去,无以支持,乃仰倒,不能起矣。而病日笃,药石莫救,口呢喃“女权”不止而死。去媪之造生,止月余。
    xxx(作者之谓)曰:“呜呼!所谓男权女权者,皆用于此矣!向者,尊男而鄙女,故先达者奔走呼号,伸张女权,以宏大义。考其思之所来与归,则知其欲芟夷天下‘歧视’‘偏害’也。然则今有人呼号‘权’者,以求昔日之特权,是必害于大义至公也。而又存‘偏害’于天地间矣。不惟男与女相争其权,世之有别而不平者,如民族、人种之类,皆如是矣。倘小人假权利之公而谋不平之私,而不为之警,则偏害歧视不能绝迹于天下也。”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6: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叁号作品

    有虎伤人赋
    以“神州虎啸,气壮山河”为韵

    丙申之夏,帝都有虎食人,文群策以女权当否。时读《赋学微义》,囫囵一过,未得要髓。援引二事为一题,试为赋曰:
    尝闻白虎有衔珠之贺,孟光有举案之德。是以黄人守日,兽舞韶歌。乐大同之有信,观虎兕之浮河。祉瑞天生,履兽尾而无咎;阴阳参配,护家声以垂播。今值共和盛世,国梦呈祯,兆民普一体之赏,四海均同乐之恩。倏闻上林传讯,有虎伤人。爰稽真相,式求果因,曰:妇人不义而荣尊,牝鸡越职而司晨,纲常既坏,六艺难伸。阴盛于内,阳逼于外,故害之及其身。
    嗟夫!麟悲道德之丧,子曰小人难养。念天地之悠悠,独涕下而神怆。微言要义,经秦火而犹存;玉振金声,历千秋之景仰。既而西教东来,女权作倡。虽在孟子好辩,不敢挫其锋;女宪端操,无力承绝响。于是乎阴盛隔阳,不知其愚而自蹈其妄。若夫女者阴也,法当静肃。今乃越阴之职,专阳之务,是故在天格以迷雾风雨,在地应以狮王震怒。权者衡也,德力相辅。今之所谓女权者,德不能来宾,力不足缚鼠,焉能横行而无阻?或谓妇人如虎,验之则不然。迹其纵恣既作于一门之内,颐指气使于庭院之间。亲近之人,俯首偷安,非为力之弗胜,实乃恭让攸传。然则发长智短,识不及贤,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命于一室,一室有严,意犹未尽,率彼郊原。何期旷野斑彪,凌空一啸。身凛猛气雄威,素无仁德之教。抱打不平之事,露齿腮旁;代行正卯之诛,请斧太庙。王者之风,于兹克绍。可怜柳质金闺,花容月貌,德既不能感之,力亦不能剿之,身为虎所食,传为天下笑,乃知举头三尺,不虚因果业报也哉!
    呜呼!天道未尝徇枉,祸福缘所自求;人天之际,微妙难究。今虽一人饲虎,不足为万千人之诫;岂特万千人继踵,世人始知女权之无由哉?念天道常已矣,人心不可期,我之怀矣,乃为诔祭:两仪之生,有鉴神理。四德之兴,不废恩义。胡为异端,自举刚愎?百我之言,难消尔戾。彼苍者天,白额伺隙。呜呼哀哉,幽明成忆。至道无言,齐一生死。庄生鼓盆,歌以咏寄。

    韵依《中华新韵》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9: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肆号作品

    何为“女权”?何以非“女权”?

    夫今“女权”之论,甚嚣尘上,凡言男女性别之所,必龂龂然也。有男者非之曰:“甚矣,尔等女流,内不事公婆,外不谋家业,日以嚣张跋扈于内外,骄奢淫靡,诚可恨也!”女必应曰:“吾属虽为女子,亦可行之于商政教所,听政理事,何必居于室内,俯仰于椽柱之间,日以相夫教子,奉养公婆而为事耶?诚彼谬也。”是以各居论点,龂龂不休。
    余以为,内外之主,固无所定。男强,则男主于外,女主于内。女强,则女主于外,男主于内,此自然之理也。若夫上古之时,禽兽多人民少,禽兽侵人而时有之,男以其力而御之于外,女主于内,宜也。中古之时,构室营居,耒耜耕耨,男亦以其力而耕之于外,女主其内,亦宜也。今之时,世无禽兽之害而鲜于耒耜之劳,安于广厦之下,日营其业,则非独男子曰可,女亦可也。教子事亲,贤助于内,则非独女子曰可,男亦可也。世无百代之法,千载之则,内外之别,非天设地置,宜之也,权之也。若今再起禽兽之侵,耒耜之劳,则女子亦可馌彼南亩,而主之于内。夫大者天地,其次阴阳,其次夫妇,天覆地载,而万物群生,未闻其内外之别,相主之道也;阴阳相协,盈虚有数,亦未闻其宾主之争也;夫妇之节,唯和而可长久,夫妻相助,亦如天之于地,阴之于阳,相协而乐家兴邦也。
    或曰“今世尚女,且过男子,此恐变乱之一端也。”余甚惑之,夫以男尊而为正道,而不可尚女耶?曩者,弄璋则喜,弄瓦则恶,今则微有所易,则又言变乱之端。且此言非今有之,亦古之通病也。昔者汤擒夏桀,则书妺喜;武王弑纣,则曰妲己。盖为圣人讳而归恶于女子也。夫以汉高祖之智,不去吕雉;唐太宗之明,不杀武曌;而汉唐之盛,愈于四夷,传之千载,此乃变乱之端乎?且今尚女者,亦以昔之贱女也,女少则妇寡,妇寡则男鳏,是以千金求妇,时现于网络之间,非女自尚,而男子使尚之也。
    或曰“国有君臣之别,家有尊卑之序。”嗟夫,若此言余读于骷髅之经,则一笑而置之,然观之于今人,则何其迂之甚也?夫千年已逝,而言尊卑之别者,是不知所谓也。若家有尊卑,则女尊男卑如之何也?惟知其乾坤天地,不可转也;男女阴阳,不可逆也;日月交替,不可乱也。然则以昼为始,则言昼夜交替,若以夜为始,则非夜昼相更乎?世间万物,唯变者永恒,此天道也。今世之变,愈于古之千万,而习古者弗能以变,取古之规,度今之方,窃彼之矩,丈今之圆,是愚夫读书,枉存仁义之道也。
    或曰“今颇有与男争名论功之妇,彼凭独立而傲之于世,每致分庭抗礼,夫亦无如何也。”
    余应之曰:“夫男尊女卑之势,乃数千载封建之积疾也。自五四以降,时士渐明,乃一去其弊病,释女足,受教育,而始可伸眉昂首,兀然与男并坐而分庭抗礼也,斯乃今日女子独立之标,多之可也。虽男女体有殊而智有别,然其不待男而衣食者,即已自谋而养其身,辄为独立也,与男则无以异,而势相一也,何为而不可争之哉?然彼须眉,以封建固疾之心,恒持女子之意,行今之世,遇争之女,微有所措,则怏怏然不悦,是乃何德哉?
    噫,一业之为,男女皆宜,一事之行,阴阳无别,惟能陈力者任之,若以女强而易为乱,无乃为其无能而饰之之辞乎?不然何惧之甚也?昔者二人济水,一言其浅,而一言其深。夫水一也,何二者之论背焉?以其身不一也,长者临之则曰浅,短者临之则曰深,非水是也,女亦然也,若身长大,则何有于我哉?
    丙申八月,文群以“女权”为策,试之群中,余厕其间,仰观诸君策答,自觉生为女子,其罪甚殷,虽有百口,口有百言,不足辞其一端,解其一罪。然古语曰:“无的放矢。”今诸君皆男子也,虽有利镞,无的不能观其锋;虽有孟辩,无质不足窥其舌。然群中诸女君子又大抵默默,故余不揣鄙陋,聊试为文,虽有乖诸君之意,亦可为女子之一论,而成诸君之锋,以窥其舌也。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20: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伍号作品

    女性未可轻纵论

    物类有共通之性,然亦有殊能之辈,故捷言庆忌,力称乌获,此非中人所能,而万无一二也。善走如鹿岂常人之性,力可拔山亦古来鲜见,必推众庶之皆能,得无谬乎。男女之别,亦以常人为论,非论异等特出之伦也。女之性情,泛而论之,情重而理羸,故历览史籍,女弄权乱国者多,而扶倾匡谬者少,列女之传所载区区若干人尔,而士夫之传,汗牛充栋,未可卒览。此盖性情有别,故规模局度不同,非特时世之故也。古有曹大姑,帝室尊崇,此女流之懿范也。贤能膺敬,古今一也。然今世之尚女,尚德者少,尚色者多。此恐致乱之源耳。如优人王氏,论色而择妻,且委付信重,尊崇之至,竟至赀尽而人亡,准往古而知其不或免,诚可悲哉。故知女色妇见,未可轻纵。至若贤德,何论男女,孟光、乐羊子妻,此行此见,非女流也,亦非众女之可追也。虎兕出于柙,主岂无过?为男而宠信妇人,殷鉴不远,宁无畏乎。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21: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号作品

    请客解

    周姬发袭纣,一毕其功,乃建封立国。其弟旦功大,为周公,赏赐优渥。先武王之伐纣,有咎于妲己,及成功,获之。武王见,果有美色,美艳过人,以赏周公。周公遂与妲己宴游欢娱不止。
    三月后,妲己与周公争讼于武王,武王异之,详问其由故。
    妲己曰:“妾蒲柳之姿,而归罪之身,幸而得事大人,不求恩宠殊加诸身,但得照拂一二,雨露点滴,则足以感德圣恩,安敢有所希冀。然大人贵至三公,位极人臣,而又一国之君,不料约会相聚,辄以均帐分负,各理其费。是财币之匮与?抑心恶妾身与?”
    周公对曰:“尔岂不知泰西之国哉。余尝游学焉,见彼国礼节之士,号为温柔(绅士gentleman),与人约会皆各负其帐,而与其相约者亦欣欣然,以示人之相与非附庸苟且也。男与女约,倘有庖代,则不怿,以为尚男而鄙女。余所以为此者,非悭吝心恶也,盖以示余之敬与怜也。”
    妲己曰:“昔先夫尚犹在,与妾身约,每至结款,一力承负。虽妾身偶欲相助,然先夫常怒而拒之,谓余曰:‘子莫我鄙,我尚有力为此。肯致子空乏哉?’今子狡然托于西夷之鄙俗,伪以我女子为敬,实不欲诚见,审可恼也。然妾身力微而言轻,无以卫其身,唯赖大王,请大王报之。”
    武王笑,执二人手曰:“此人见之异同也。吾弟旦以其之尊为尊,其之鄙为鄙。而妲己亦以其之尊鄙为尊鄙。故见异而相用,必有误也。虽然,吾弟之用心一也。可少解之。至于尊鄙见之不同,而取用何者,此家事也,不谷不得间焉。”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21: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思酒友 于 2016-9-2 01:28 编辑

    柒号作品

    男权女权小议

    男女有别乎?曰:有。其形有异,其能有别。
    所别者何?曰:盖男以力胜,女以巧胜;男长于探赜洞幽,女谙于感怀体物。
    男女有尊卑乎?曰:“无。男女有差别而无高下。
    前贤往圣有训:男尊女卑,天地之道也。今言无高下,不违圣训乎?
    曰:世易时移,何不释先贤之成训,法其所以为训也耶?
    初,生民力不能敌虎狼,智不能利工器,苟命于毒瘴之余,偷生于爪牙之下,常有亡群灭种之忧。狩猎不足用,裹腹赖乎藜藿果茹,存族仰乎生息繁衍。采集、生息,存亡之大事也,皆女所能,故尊母,人不知其父。
    而后民智蒙发,缮器利工。鸟兽在毂,厥食在垄。聚群成国,族类大兴。当是时,存亡之危日减,丰富之望日隆。孰可成所愿者?在耕与猎也,在治与戎也。夫耕猎与戎,唯力是尚;治国之道,唯理是用。故世俗易焉,乃尊男子,短女所能。
    食用有所余,不稼不穑者遂起,俯仰天地,察辨俗尘,有所悟,曰:“男尊女卑。”匹夫闻之,而后尊之、志之,守之、广之,以为万世不易之理。其实不然。人所崇者,不在男女,在其能也。其能适人之大求,则尊之,不适则卑之。故曰:男女无尊卑而世有所尊卑。前人不能明此理,误以男女之能为男女。
    而今时世大变,物用大昌。工器之利,恒古未有,其力胜男不知凡几,其巧胜女不知凡几。以人御器,其能之别不在男女,在乎器也,在乎御器之技也。人之大求者何?管子曰:“饱暖思淫欲。”马斯洛继管子之遗绪,曰:“饱暖,而后乐其乐,志其志。”今海内饱暖,人所乐所志者不一,男女各擅其场。男可胜女,女亦可胜男。尊卑之本不再,世所以尊男者,千年积习,不可以一朝而易也。
    若有知书君子,效匹夫匹妇之行,胶柱鼓瑟,弄鹦鹉之舌者,吾深为之不取也。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7-18 12:38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

    主题

    43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141

    文群长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01: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思酒友 于 2016-9-6 22:07 编辑

    捌号作品

    凡闻说不可不慎,察情不可不深。不慎,则白且黑矣 ,不深,则非可是矣。慎闻而后言,深察而后断,乃可与理辩也。
    事有古今所著闻,昔潘氏和奸于西门氏,其夫未几而觉之,潘氏因合西门氏而药杀其夫。夫为人妇通于人,不道之甚也。谋乎奸夫杀其夫,触辟之大也。不道之甚,触辟之大,此必死必耻之所归。古之人尝论之矣,耻之矣,近之人尝论之矣,耻之矣。今之日有人于此,剧谈横辩,引义奋书,其大之也以德,其伟之也以行,其称之也若巾帼,其说曰:“古者女贱而男尊,十际女处末焉,诸事及身者不获自,此不公之至者。而潘氏乃能遗一世之非,缘情以抗之,之其所欲之,之实女权之先走,而扞道之英雌。今之世,男女等矣,旧论之舛亦日见矣,不当复从其说以樊其目,必从女权之目以目之。”凡说之所以惑人,必其辩口繁辞,其饰诈巧诋也类忠义。人之情,鬼蜮万方,行之实,渊深难测,故其为私也若有道。是以说有多悖而若善,行有外笃而实慝。嗷嗷之不察,毁益闻风,以邀虚声,此小人所以常获售其奸,而笃实常披其害者也。夫今之世,承于古世而来之,糟粕之去者甚矣,男女之齐者几矣,识见之新者博矣。今世之所存,推汰先世而来之,然和奸,杀夫,此今之人犹所谓不义,德之必诟,法之必加。夫为说以害义,自仁而害人,必不成说及成仁,设女权而实若此,不若女权之无有。故挟此说以要名欺愚则可,以论女权则不可。
    吾国女权之说,本根乎泰西,肇始于胜朝,沉潜乎建国,浸淫于今日。流沫逾百载,其指概以性自主,平人权为要焉。而今国中之女权,有二过焉,一曰性自主,二曰平人权。夫性自主非所谓淫,平人权非所谓私,而今之持其说者,反其说者,两惑而咸犯。
    今有女权者之论性,为其阴而伸之曰:“吾欲自由”欲不讳”“欲谁入则谁入“”吾虽袒放,若不可淫视。“夫名为其阴说,而实喻所见。夫欲自由,不讳,所入,自袒放,皆其可自为,而不可其外必。今人有欲不服者,可也。不服而家处,是亦可,欲不服而如所如,则不可。欲不服而如所如而人不恶之,则益不可。故欲不服是其可自能,欲不服而游之而人不恶之,是其必不能。且天生人而使以口,口以言,言以中以漫污则伤物。伤物者不仁,众怒不仁则诛,诛则有以司其妄矣。是天赋其可以言,而不赋其妄以言。今为阴说者淆二物以为说,欲求性之自主也,可也。求性之自主而妄言行以触公守则不可,故其理未见乎明,而行以流乎淫,是其说之不入也必矣。不知而淆之是不通,通之而淆之是匿诈。不可不审也。
    又男女有方恋者,女过男家,将膳,男喻女以助厨,为养誉也。女哗曰:“是何言也,吾与君结,志为君妻,非为君佣,今未之婚,来为君客,已作佣奴而目我,则婚可知也。”未几,男过女家,膳毕,女呼男以涤具,男不为动。女哗曰:“是何为也? 君与吾结,志为夫妻,比以终守,何气狭也?今未之婚,来为我客,我言一二尚不能从,则婚可知也。”或闻之而二然其说,以为此女权之有觉也。又女有将为嫁者,有为女权者说之曰:“夫不可必,诺不必终,不必不庆而身为之縻,颜颓恩减则析殆有时,慎始中防熟计虑终,必长图之。””于是使索聘财甚厚,而具妆奁甚疏。嫁之,又唆令其日夜为私藏,结新交广,而家政勿与。未几,男怒出女,而果得夫财之半。夫养誉长着,所以睦家,此谓之孝,非为逢迎。以佣奴目之,是自外也。夫气使呼人,是奴人也,奴人而自高,非人权之本也,况呼其夫乎?以婚要之,是以婚为市也,婚而猜携,常为后计,不厌乎求索,此皆人之贪恶反复,左持园,右持方,遇方则弃圆,圆至而弃方,故无耻也。不可以女为之者,则强归女权而名之。而今之时,持气义而论者,不明其宗,驳其议而难者,不本乎理,益以立异为私,急进攻讦,好恶使气之所为,则女权之本者日以障,女权之挟者日以妄。夫欲不劳而多获,擅全利以奉己,是实人之所共愿,寤寐所欲之,而世俗之必谯,虽男女无别也。今挟之说以入之,免世之议之,无俗之讥之,而获利甚重,兼有先觉之高名,则谁不极思竭虑,饰辞惑名以图之?奸者悟之,日以冒之。闻者恶之而惑之,日以诋之。是言者非本女权言,讦者非本女权讦,而咸冒其名。故女权所以蒙恶而不免也,故西人之讥之曰:此所谓中国之女权。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7-20 01:26 , Processed in 0.173902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