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881|回复: 5
收起左侧

[文斗] 文群三月最新活动——穿越之后......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8-7 21:3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42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84
    发表于 2017-2-28 09:05: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ewwenyyan_ad_穿越2.jpg




    三月活动
    一、主题
    “穿越”
    假如你穿越到了历史上一个重要时刻,可以亲身参与著名事件。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你或是感到不甘,或是激动,或是不安,或是欣喜。是想发动三寸不烂之舌、折冲于樽俎之间,还是想躬行其中,扭转乾坤于胜负之间。如此种种都可以通过你的笔书写下来。
    你可以告诉袁绍守好乌巢、防范张郃高览
    也可以身率三军击破孤军深入的邓艾大军
    又可以怂恿华盛顿称帝建国
    还可以在大阪之阵扭转形势拯救真田幸村
    不要让无限的可能埋没在你的笔端,快来参加文群三月份活动吧
    二、注意事项
    ①穿越的时间、年代、故事、人物任选,但不得抄袭史书、笔记,复演历史事实
    ②要求文从字顺、条理清晰,逻辑合理,情节吸引人。不推荐和支持恶搞作品。必须以文言成篇,我们所说的文言是指以先秦口语为基础而形成的上古汉语书面语言以及后来历代作家仿古的作品中的语言
    ③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的要求,拥护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作品的价值取向必须是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
    三、组委会
    吴子玄(1320038733@qq.com
    四、投稿方式
    1、发送邮件至1320038733@qq.com,并在标题处注明是新文言活动投稿
    2、私信qq 新文言创作交流群——“子玄”;
    新文言(临渊节堂)——“野之遗贤”; 轩翰文社——“吴子玄”
    五、奖品及评选方式
    奖品:《文心雕龙》或《陶庵梦忆》精装图书一本及LAMY凌美 狩猎系列磨砂黑钢笔一支
    评选方式:以自荐和评委评选相结合。选定数名未参加活动的新文言创作群群友组成评委会,进行投票,并针对每篇作品写下评语。辅以每篇文章作者附带于作品的简短的对自己文章用心用工地方或优点的自荐以及澄清易误处的自注(均可不写),例如你可以附文说明为什么你的游说之词能被听从,为什么历史上事情不会再发生而是被你改变。
    六、活动时间
    1、征稿时间:2017年3月1日0:00-2017年3月31日23:59:59
    2、评选时间:2017年4月1日-2017年4月7日
    3、奖品发放时间:评选结果出台后两个工作日内发货,收到日期视获奖人及快递情况而定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8-7 21:3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42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84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3: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子玄 于 2017-3-12 13:26 编辑

    一号文章
    题目:越百年
    天宝年间,越入宫苑,落红铺地,朱墙萧然暖晞映珠悬,隔闻履音将近,倚栏娇盼,顾公也。遥思枫上题诗,公子潇洒,凌云难数,悄
    然豆蔻心悦,辄寄情红华。
    隔墙而扬,飘然上下难定 临檐而瞰,红华无踪 ,公子孑然执枫自喜,御沟之澈,可见云日。
    突怆然而卧,心所属者,睐为他家子。至暮,顾公兴发,澈水接映夕日若熔金。
    越数岁,安史之乱,公与他家子携臧,恍而欣然,越百千岁,睹得公子如玉,女子如华,诗斐然而枫寄,顷而心清甚,堪比澈水,冁然颜开 遂隐于周匝,观卿卿而自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8-7 21:3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42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84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0: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子玄 于 2017-3-12 13:27 编辑

    二号文章
    题目:平原津之谋
            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少子胡亥爱慕请从,帝许之。诏左丞相李斯从,右丞相冯去疾守。十一月,行至云梦,李斯染疾,旬日不愈。斯长子由闻之,奏请随行侍疾。帝嘉其孝行,许之。
           由自雒邑疾驰,七日与父会于琅琊。斯见子至,大悦,疾渐愈。
           时帝践祚已久,思海内并一,功业造极,于是遍访神人仙药,续延寿元。方士徐巿进言:“斩杀海中恶鱼,仙药可求。”帝惑其言,至芝罘,以连弩射杀巨鱼。是日海风肆烈,帝春秋已高,羸弱不能胜。至平原津,病危,驻跸于此,命左丞相李斯权摄政事。李斯受命,至三更不寐。
          李由巡行帐外,请见。入帐,见父微忧容,拜曰:“天行有常,人事亦如此,阿父何忧?今天下事决于阿父,愿阿父康健如松。”
       “人常言汝类我,汝以为当此之时,为父何忧?”
       “若果山陵崩,长公子立,天命人心俱归之。儿幼与长公子善,观其为人,非寡恩之主。阿父乃庙堂柱石,不失爵禄尊荣。阿父之忧在蒙氏耶?”
       “非也,自武安君自裁于杜邮,将门不足虑。陛下遣长公子监军上郡,其中深意汝详察之。长公子虽与蒙恬结交深厚,然私情不逾政事,蒙氏恩宠止于武备。非阿父自矜功伐,长公子嗣位,阿父三载内当屡加爵增禄,震耀都鄙。”
      “三载之后,阿父将重蹈商君覆辙?”
      “闻吾儿之言,老怀大慰,我李氏一族后继有人矣。昔日吾为上蔡布衣,已知商君之法:宗室非有军功不得为属籍,黔首弃灰于道则刑之。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望,闾左亦目为刻薄。逮孝公崩殂,惠文王立车裂商君。阿父所为,不及商君多矣,然陛下在朝,当为我功;扶苏在朝,必为我罪。扶苏不敢骤然诛我,只待徐徐图之。”
      “阿父见微知著,烛照万里。儿愚钝,敢问阿父缘何奏请不封王孙尺寸之地,构怨于宗室公子?继而颁行挟书律,构怨于天下士子?”
          李斯嘿然。良久,曰:“汝以为韩非死于谁手?”由大骇:“世皆言阿父妒己不如韩非,韩非在秦,阿父无立锥地,乃阴使人罗织构陷,迫死韩非。今阿父之意,竟替他人戴罪?”半晌,色颓,曰:“李氏何负于秦哉?秦负李氏若此!”
    李斯素知此子自束发以来,喜怒敛之,未尝形于颜色,今惊怒失色,忧阿父焉。乃缓言曰:“汝父自上蔡小吏蹭蹬转徙,辛苦备尝,非心如磐石不能有今日之位。自绝荣名,众恶归于身;尽施权术,威徳归于上。使朝野无妄议,宗室无掣肘,三十六郡之事,决于陛下一人。陛下酬我以高位,我报陛下以大恩。我不负秦,秦亦不负我。吾儿沮丧,小觑为父耶?”
          李由正色,曰:“不敢。儿在三川郡,亦尝深思苦索,终不得破解之道。若有,商君自可脱身,何致车裂徇世?唯愿陛下永享国祚,翼护我李氏族人。”
       “痴儿,一叶障目。汝为秦人,知秦法否?自孝公以降,秦法行六世矣。以诛死为轻典,以惨夷为常法。人臣战栗,孰敢非议?恩威皆出于上,于今,皆出于吾。”
       “阿父欲效周公?”
         “吾襁褓扶苏耶?”
       “阿父欲行废立事?”
       “陛下未立嗣君。虽朝野属意扶苏,然一日未昭示天下祭告宗庙,扶苏一日不得为太子。且太子不将兵,使之将兵,欲废之也。晋太子申生、楚太子建,殷鉴不远。扶苏居外监军,而少子胡亥随驾,料陛下意亦难决。吾察胡亥敦厚,明于法律,吾可一力辅之。然后以余生之力补阙秦法,疏塞导壅。”
       “阿父奏请蒙毅还祷山川,意在谋划此事?”
       “蒙毅若在,香饵不得鱼;蒙毅远行,直钩亦得鱼。”
       “鱼若反噬,奈何?”
      “阿父起于贫贱,熟谙其辈之心:犹泉行地下,见机而奋力;蚁食残羹,见利而忘身。今处动荡之秋,吕相国在世亦攘臂为之,区区刑余之人安能不动心?动心,则形不得潜,迹不得匿。阿父以尊位为饵,鱼必嘬之;既钩之,当不使其自脱。”
        李由知父意决矣,再拜而退。
       居五日,帝欲返咸阳,命车驾疾行。至沙丘,帝崩。遗命公子扶苏与丧会咸阳而葬。左丞相李斯以为帝在外崩,宵小环伺,秘不宣诏。中车府令赵高谒李斯,晤谈顷刻,斯乃从高之言,至咸阳,立胡亥为二世皇帝。
    诏命至上郡,扶苏讶然,拜而受之。奏请回京祭父,二世许之。礼毕,以长公子扶苏领嬴氏族长,终生不复出户,不与人接,唯李由时来问讯。
        蒙毅自雍城返,径入左丞相府,斯与之密谈良久。居七日,始皇帝大祭日,郎中令赵高路逢妄人惊马,坠车重伤,三日后卒于府。二世皇帝大恸,厚葬之。右丞相冯去疾年迈荣养,李斯奏请上将军蒙恬入朝协理政事,二世许之。明日,诏谕海内:“朕不及始皇帝英迈,唯愿宽缓,今准丞相斯所奏,废阿房,弛兵事,轻徭役,修律法,与民休息。”民闻之,欢声雷动,叩首不止。六国之余亦不敢稍动。
        二世十年五月乙丑,李斯卒于咸阳,年八十二。天下震荡,皆衔哀致诚。史书曰:“李斯长于谋划,且能缓商君法度,恩威并施,功当与周、召同列。向使斯不立朝,秦不得周定四极矣。”

    注:《史记》人物,吾最喜李斯、萧何。二人起于下僚,奋力遂志,不骛虚名,卒登高位。萧何至死恩荣不灭,而李斯竟以腰斩夷三族谢幕。察其一生转挒,在沙丘之谋。李斯周旋朝堂,韬略权术,冠绝群伦,何故败于赵高?后世多言李斯阿顺苟合,羁于权势,自入彀中。吾无意辩难,另撰斯文记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8-7 21:3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42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84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3: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子玄 于 2017-3-12 13:29 编辑

    三号文章
    题目:吴子玄智活蔡伯喈
          后汉倾颓,董卓暴起,以强兵凌于朝廷。王允乘其隙,以计诛杀,遂与吕布共领内外事。蔡邕哀卓,允不怿,下狱论斩。太傅马日磾苦谏不能止,乃召侍中吴子玄,委之以任。子玄许之,乃请见于王允。王允见之曰:“余尝闻谣言:‘辩才夺天吴子玄’云者,今君来得无为说余以活蔡邕乎?如此可退矣。昔董逆暴起不臣,残虐无亲,自负干戈以犯帝威,万死难当,有口能言者皆共讨之,天下并知。余从义而杀之,举国称庆不已。而彼公为之哭,意甚怀之。是欲挟尊上于虎口耶?亦灾上国于穷奇耶?况其乞命苟且,欲传谤于后世,必不能容也。可遽退矣。”
          子玄艴然作色,跪起曰:“视仆何人哉?岂有容附逆余孽苟全之理哉?今至此为除国家一贼而已。”王允奇而问曰:“大贼之谓谁?”子玄叱曰:“即汝也。若诚为汉室计,请自伏法也。”王允怒而奋声曰:“黄口竖子,不知实务,徒以怪丑惊世为美。余自少时有令名,面折王球,格杀赵津。张让善惑,三河纵饕餮之贪,则固义叱之,几死于狴;黄巾作乱,四海被虺蛇之毒,则随军平之,被坚冒死。后主上蒙尘,群臣散乱不知措,余亲骑左絻右戟迎之。董逆恣纵,篡僭之谋昭然,则乘衅灭之。平生所为汉室,不敢一日衿夸。虽然,万石之位,绶印之尊,绝然无受污见辱之理也。”即令左右收系之。子玄抗然对曰:“汝既以为无罪大功,何以遽令收系下罪,不若相质,以弭其谤。”允许之。
          吴子玄从容慨言:“仆所以谓贼者有其三。一曰斩朝廷之望,二曰陷上下于兵,三曰纵守臣自立。如此三者,不可谓国家之贼乎?”王允对曰:“余平生所为,厚望定祸,不能罪之以此。”子玄曰:“向者,蔡伯喈避祸十余岁,一朝见辟于董卓,三日遍历三台,极尽亲信。况卓多行其劝止之语,不禁感叹,以尽主臣之义。纵其失矩而亦可少原,纵固死不可,杀之则可。然今欲杀之,庙堂之内,知其有辜,天下广大,不可查察。当今天下郡国诸二千石及名士在野者皆跂望朝廷之德以待思谋,而伯喈文学之士,海内加望,反正初成,即诛杀之。及至恢复正朔,又何以复加?天下瞩目,又何以思之?有识观之,必远庙堂而轻公器。此所谓斩朝廷之望者也。
          况夫首恶伏诛,余从在侧。犹卧于圆木之上,方息火于下,余炭尚炽,岂能安眠!今其无动,是不明令公之意。然公今不能活一朝之名士,同僚知报其罪,彼老革短浅陋知,不能理喻,必以为朝廷一士之不容,遑及其属。震怖之下,生死之间,断然不可以常理度之,一旦将死志之师,进薄京师,冒犯帝威,臣等肝脑涂地死于京畿之野且不能当,而使帝威轻折于强兵,其后则反肘欲舐而莫及也。此所谓陷上下于兵者也。
          今公以为关东之众,袁氏子弟,皆宗令公之令以为凸,其实非也。主上巡幸西都,关东诸军则逡巡不敢西向以迎。矧袁术据南阳而不前,孙文台为术部前导,擅杀无度,杀王荆州张南阳而据东都,非朝廷之望;袁绍誓称讨董,然未尝逆敌,先吞冀州。韩文节不堪其辱,遁依陈留。王匡守河内,冀州是仰,捕诛妹婿,摇尾乞怜,不足为朝廷所用也。刘公山坐兖州,不思报公,而以其私怨,纵兵杀桥瑁于盟。孔胄之属,或无他意,然清谈高论,嘘枯吹生,不能用也。如此之流,势众而军弱,影从而心异,岂可为令名诛贼定乱之徒乎?况讨董大事,仅以一郡从事为倡,其诚不可信,其心不可测也。今先失天下众人之望,使其逃归方面;后乱关西诸军之意,使相攻有隙,三辅之地,整而后乱,稳而复动,则仆恐守臣见强兵为负,观其乱,伺其衅,乘其弱,效其故也。此所谓杀一人动二方而有三害者,亦后世留名国贼之以也。今仆至,即欲除此贼矣。惟明公察之。”
          王允愕然,良久复曰:“为汉室计,余一死不惜。然遗祸国家,允固不能为也。今听君言乃至原本,然计将安出?”子玄笑而对曰:“计之易也。先使天使宣慰关西,俾不至于立反,后以皇甫义真统其众。皇甫义真雅有威望于彼,可弹压之。复请上诏关东罢兵,诸守令国相刺史不得越境,以义名扼其喉。辅以忠诚知兵者掌三辅。然后辟征天下豪杰名士,以公车断其妄。则东西可安,京师得拱,帝望复宏,汉室可兴也。”王允奇而问:“诚用此计,天下复安,卿之大功也。然何干蔡之存亡乎?”对曰:“令公一时难以详尽,此计图安定天下,始于活邕。邕负天下望,今活而兼宣之以罪。则关西知其附逆而能活,方克受其宣慰,听其统率。死生之际,知其必死则更无忌惮不能制也,假指以生路,则死志顿释,易图也。而天下名士既知朝廷之爱,而心向焉,不得附力于地方。关东诸军知焉,然后晓朝廷之宽厚,且兴兵无名,可使一诏令而收之。纵有不听者,扬其罪愆,檄于天下,断其地方之供应,卒帅天下之兵蹈其地也。如此者,即仆所谓杀一人则杀,然其身系天下之安危,卒不可杀也。”允复问曰:“一人之命,活之无伤,然下狱折辱,其必衔恨。意著于笔,留谤后世,则为之奈何?”子玄因抚掌大笑答曰:“令公岂不闻崔杼弑君为恶,太史昆仲三人死之,终著恶名于史。今公杀蔡伯喈,能绝其事乎?且是非之情在乎人心,蔡氏不能毁,令公不能文也。当今之势,平定大患,克成大功,汉室将兴,指日而已。功成之日,令公则为首,天下知之,纵蔡子笔墨非凡,无以污之。今杀之,反授人以柄,此殊不智也。故仆言活蔡伯喈,乃为隆汉室,卫私名而计也。愿明公听之。”允乃许,听其计,伯喈免官而活。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8-7 21:3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42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84
     楼主| 发表于 2017-3-31 22: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号文章
                     张生
           张生游瞩廛间,天忽晦如夜,大风骤起。张眯目缩项,但觉御风而行,如鸿鹄展翅而翔。
           风止,至一岛,闻商贾之声哜嘈,间有夷语。凝睛而视,乃见清人者马褂旗袍,夷人者红毛隆准,其中往来屑屑。张生大惊,前趋问讯,答曰:“此乃女王治下之香港也。”
          忽有马趹踶怒嘶,疾逸道左,踏跌酒瓮,且奔蹴人众。势危矣!而骑者羁失策亡,惶惑无计。张生素谙马性,急撮口为哨,作马声。马闻若应,蹄顿止。张前,抚马背,马惟戢耳。
           骑者,威廉氏,英人也。威廉乃大喜,感荷以夷语,且欲报百金。张曩习夷文,遂从容相答。固却金,不受。骑者故要至家,具酒馔,以为上客。
          酒数行,威廉谓张生曰:“香港乃深水港,罕有之贾市良地,其行将为大都会。君何不从贾?” 张患无母钱,威廉笑曰:“无妨。君既有意,吾且资之。” 遂助二百金。张即乘蒸汽轮,赴广州十三行,购绫罗瓷器,贩于港岛。不数月,积金五百,相抵母,乃盈子金三百。逾数载,累金数十千。张遂购宅第,起大厦,俨然素封也。
          一日,张生往谒威廉,曰:“今余宅第既修,家产乃赡,可谓惬矣。但忧官府相侵,其如之何?” 威廉笑曰:“世有此忧者,惟清国之属也。香港乃女王陛下之化地,何忧之有?”    张问:“小生愚陋,愿闻其说。”  曰:“ 私产与自繇者,天赋之权也。此乃我白人之共知。女王官府安敢犯之?若犯,人神共诛!”  张生大悟,颔首叹服。威廉又曰:“ 今闻日本福泽氏已得我西人三昧,锐意欲行大变革。如其克谐,日本辄势问亚洲之鼎。清国其亡乎!” 张默然不语。
          后张生以贾务为累,遂付之于女仆。张辄务坟典,治夷文,欲扬中西之美,而黜其恶也。不虞女仆奸宄,乃携巨资而遁。张遂罄囊欲再贩广州,海遇飓风,移时,被吹往故土。故居亭台,犹宛然在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8-7 21:3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42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84
     楼主| 发表于 2017-3-31 22: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号文章

    魏新败东关,诸葛恪为声望日隆。后间窥其衅,以军二十万众,薄合肥。魏偏将军张特、乐文等止数千人守新城,恐不能当。魏国震动,以太尉司马孚为帅,督众军往救。军至寿春,不复前。诸葛恪闻而疑焉,召诸将升帐。将军朱异言曰:“太傅天纵聪明,内合朝廷,外秉龙骧,允文允武,顺天下万民之望,讨诸贼魏,解民倒悬,此天下诚不能与之争锋也。而敌内有动荡,外猝遇敌,指应失当。且司马孚司马氏亲近也,未闻其将略。况兵法云:五十里趋利者军半至,百里而趋利者蹶上将;。故某以为敌必胆怯不复进也。”诸葛恪悦,面似许之。余适任参军,觇其色,意其志,知不言不可,而后出列言曰:“合肥,扬州所治,有淮之要冲,不可不谓之重也。贼所有而扼之,则我一步不能出濡须口,贼境遂安。若吾所有,则可北接青徐,西凌豫兖,犹利刃抵肋,不可安眠。固兵家之要地,进退之基业也。此国家与贼具明之。故贼不敢不救,救则不敢不进。况贼帅司马孚,司马昭之叔也,亲信任重之选,岂不战而惧者欤?今轻之,则恐他日有所不虞也。”诸葛恪不言,意似不怿。诸将皆退,以为如旧。余未随之退,仍留帐中,及其疑而答曰:“太傅内外一人,宇内加望,所不能绝者,朝廷奸慝群小也。今提举国虎贲,莫与之视,一旦逡巡顿兵于城下,不得有功,则吾恐亡无日也。况原先之所欲,以城为饵,诱歼其援也。今贼或惧或谋,皆不得遽前,所计不成。为今之计,宜乎使一偏师防卫大军,而主力拔破合肥,以为基业,克立功勋,则小人无以乘也。唯太傅图之。”
    明日,诸葛恪与诸将言,日夜伐木掘土,营造器具,约以五日为期,期满猛击合肥,务成全功,而将军朱异领本部共偏师一万人,军寿春南五十里与司马孚相拒。诸将皆诺。当攻城之日,得张特书,言魏法不罪围七日者,为家小计,请宽七日。诸将皆大笑,以为不战而可屈人之兵,皆欲许之。诸葛恪眉为之大舒,曰:“诚如此则群小不可惧也。”方欲许之,余喝曰:“此缓兵之计也。可杀其使,督诸军与战。”诸葛恪怫然欲作,余谢之曰:“太傅容禀,按今日之形势,是何异于先大帝之于张辽也。大帝以十万之众,观西凉之机,薄合肥之孤城,围之九垓。贼将张辽仅有七千人,而选健卒七百人陷阵突前,三军震怖混乱不能制,辽遂得大部出。贼焰日高,而我军为之夺气。以夺气丧胆之众击昂然斗志之寡,数十日不能克,遂退围,辽瞥得战机,几于冲突帝威。是战也,大军初未战志骄而气锐,一战不利,延宕持久,轻悍剽厉之卒不能耐之,而为敌所败。今之三军士卒,不耐气候,未染疾者十不能三四,能复战者十不能六七,况大军靡费一日巨万,诚不能淹留迟疑。不然,师老人敝,退围有衅,则三军危矣。顿兵持久,以众负败,则太傅危矣。”诸葛恪遂斩来使,忿恨不平,语诸将曰:“吾固知其奸诈,乃欲试于诸将也。不虞尔等为其所诓,入其彀而不自知。然其人奸猾小智,不能吾欺也。”遂擂鼓进军,遂四面围攻,以车运土,平其壕,驱羊马墙之卒,尽射杀之。树井阑数十,以劲弩俯射守卒。守卒遂无以制城下,诸军乘其机,以先登健勇蚁附。守军数寡,应付不暇,浸不能御。洎乎日中,吴军已夺城头。未及暮,既已肃清。张特自刭而死。
    当是时,司马孚欲发兵往救,为朱异军所扰,未及至而城下,还而复屯寿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8-7-20 01:26 , Processed in 0.15858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