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文言-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学习古文,现代人写的文言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891|回复: 1
收起左侧

[杂记] 血手白富美,憨头老码农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5-17 17:13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24

    主题

    101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338
    发表于 2017-10-19 12: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夫WePhone者,手机应用也。恃之短信五洲、电话寰球,而费极廉。肇创未久,即来八方拥趸,籍其号者三千万余。开发者以富。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凌晨三时,忽弹公告曰:“毒妻逼太急,吾将与WePhone共蹈黄泉矣!”又张绝笔于网络,白前后所以。四时许,执事苏君坠楼亡。
    闻其难而观其文者,无不瞋目切齿而扼腕太息也。瞋目切齿者,恨其妻也。扼腕太息者,怜其人也。

    苏君享茂,福建人,一九八零年生。少聪颖,负笈京师,为同窗翘楚。二零零三年,入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试,夺榜首。

    同窗沈君浪论其人曰:“苏君,椎讷大匠也!质朴如鉴湖,微澜弗起。生平不烟,不酒,不赌,不嫖,不置物,不旅游,所爱唯编程也。”

    享茂尝为公司差纽约,居则暗室,食则盒饭,一人一本,旦暮对屏开发。会浪亦在美,访之而异焉,问:“有户无窗,逼仄幽昏,此朱门仆佣所居也,君焉至此?”享茂笑,曰:“开发乐,不知所处。唯寂寥难遣。”

    后数年,享茂在京创业,以一人之力,就WePhone之功。悬诸苹果应用商店,执同侪之牛耳。虽域外四极,耽而落之者蜂至蚁集,至于拥塞网路,万机迟迟。而金来如决洪波。实良有以也。

    二零一七年春,享茂三十七,身家巨万而内室空置,亲友病之。享茂闻有网站曰世纪佳缘者,最能牵递红线,撮合男女,遂往籍焉。

    三月,网站引一丽姝与见,乃翟氏女也,顾盼生姿,窈窕修美,且出身名校,学至硕士。享茂身短,昂首立,不及其鼻,故自小而形秽,不敢生奢念。互言家境事业,诺诺数语而已。明日,翟氏微信享茂,自言一面苏君,芳心倾系云云。享茂喜出望外,遽结其好。

    或问翟氏所以多享茂者,答:“诙谐。”人惑之,以戏言戒享茂曰:“君寝小讷讷,伊人所爱者何哉?”享茂笑,不应之。

    初,翟氏谓享茂曰:“善哉!特拉斯!”享茂即市特拉斯与之。翟氏曰:“吾欲游海南。”享茂与游海南,至三亚。翟氏曰:“斯美,当置别业,记我名下。”乃屏享茂,独与牙行指点楼观,分说贵贱。享茂意分期,翟氏曰:“何其吝哉!”索三百万贾宅。继之,则席卷香江,扫荡澳门,采买甚巨。翟氏与享茂交,四十余日,费千三百万,日合三十万余。域内中人之家,一年所入,不足其一日之用也。

    既归京,相期六月二日至有司立婚书。

    一日,翟氏曰:“噫吁戏!吾有所梦耶。”问:“梦何如?”曰:“吾尝与某往民政局,朝盟而暮离。”享茂闻是语,如蜂虿入耳鼻,遽然惊起,曰:“卿再醮乎?务必实言告我。”翟氏踌躇视享茂,曰:“李君欲于京中置房产,而籍在乡里,乞妾与诈婚。事虽卒成,而芥蒂横生,至于法院调解云云。”享茂惑,求其详,翟氏恶其多事,大怫恚,口角再三。享茂六神失主,进退无措,曰:“待吾静思之。”遂驱车返居所。翟氏踵于后,捡其服帽坤包置于享茂处者,囊诸车而去。

    明日,享茂悔焉,微信谢翟氏,意甚切。已而,重归于好,相约六日立婚书。

    五日夜,享茂曰:“吾欲观法院调解书。”翟氏曰:“此我私也。岂能轻示人?君尚疑我耶!欲观之,赉我八十八万。无之,则何若各分其路,各扬其镳?”享茂懵然予之。翌日,取调解书,男方赫然刘君,非李君也。享茂悒悒不乐,诘之于翟氏,翟氏大怒,批其头,掴其面,噼啪交响,斥曰:“籍上所录,吾本未婚,今欲与君登记,而更之离异。君欲何如哉?”享茂默然,受领拳掌,缩首任之。翟氏曰:“今官家卷册录我离异,虽吾舅父不能易之矣!尔其必偿此孽也!”先索金四十万,再索五万八千。享茂懵然,与之。

    盖翟氏舅父,宦吏中人也,翟氏常恃此夸人。时之妖童媛女,因色立业,多讳我婚。翟氏醮之再三,而户册不志,未尝无其始末缘由也。今翟氏复欲醮,有司必的明其前姻了休,而后登记。诸籍对照,形无所遁,不得不更。或曰:其人醮之又醮,则卷册更而复之不知几何也已!实未见篡更之不易也。以此难人,苏君不亦太可欺乎?翟氏不争何以非李是刘,而怒户册之变,挥拳诘责,至于得金数十万,真异女子也!
    既得婚书,享茂莫之能喜而郁郁怏怏。痛思前事,觉翟氏心机幽深,唇齿每藏讹言,举投辄构罟阱,疑其非常人也。欲离分而不堪其损,欲偕老而不胜其恶,徒呼奈何。

    七月,翟氏曰:“尔所居也,噫吁嚱危乎十五层,吾恐高,不能胜。何不售之,易一大宅?”享茂不允。翟氏怒,曰:“不易居,则易妻!”享茂木然对:“易妻。”翟氏曰:“善!”旋索重金与海南房产,曰:“不予我千万,吾予尔囹圄。尔所事业,罪与非罪,皆在吾大人一言之间也。矧尔不完税赋乎?抄家问罪孰与破财千万乐?汝慎思之。”

    夫自互联网兴,因以谋利之途万千,虽新法影成于后,不能圭表周至也。盖WenPhone以电讯获利,不在今法纠绳之内,未知其非法耶?非非法耶?天渊之别,在上一言决之。

    享茂惧,对以乏资。翟氏着人威吓挟制,滋扰不绝,势颇凶蛮。

    七月,享茂不得已,与之海南房产,并金六百六十万。立契曰:余金三百四十万,三月内偿讫,逾一日,增十万。

    八月,翟氏催逼甚急。

    九月,享茂资财不敷周转。

    七日,享茂坠楼亡。

    其事初发,网络哄然,天下开发者大有兔死类伤之悲。洎今月余,斯案未立于有司,一言未发于翟氏,而议之者鲜矣!吾虽哀而惜苏君,未敢曰审其事之端末也。权且录其说,以待来日删补。


    夔鼓

    写于二零一七年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GMT+8, 2019-10-23 21:52 , Processed in 0.23607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新文言

    © 2015-2020 新文言-文言创作交流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